《用了二十年的时间,终于成为最高公务员》
第70节

作者: 守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视了几秒后,麻子眼中的怒气渐渐消失了,发出了两声刺耳的干笑:“嘎嘎,都是朋友,何必呢?壮子,既然生意不好,那我今天就照顾你一下,免了。”说完朝下一个摊位走去。
  叫壮子的大汉脸上尽是洋洋得意的神色,冷哼了一声,仿佛并不领情,
  萧何吏却注意到这汉子有一瞬间像松了一口气的样子,脸上绷紧的横肉一下子也松弛了下来,甚至还悄悄抹了一把额头。
  看来他心里也是紧张的,色厉内荏罢了,萧何吏心中暗说可惜了,或许麻子再多撑一会情势就会改变。
  第二个摊位的主人是个三十多岁的妇女,生的尖嘴猴腮,一看就非善类,旁边还有个七八岁的孩子,这时见麻子走过去连忙说:“崔哥啊,今天生意太差了,你看,还没开张呢!”又搂过孩子,可怜兮兮地说:“孩子因为欠学费都被赶回来了。”
  “少废话,我还不知道你!几头猪?”麻子腰杆硬了起来,掏出了那本破烂不堪的检疫证。
  “崔哥,你别撕票,你撕了我也没钱。”那妇女依然可怜兮兮请求着麻子。

  “几头猪?”麻子装模作样的比划了一下:“得三头吧?”
  “三头?天啊!你啥眼神啊,我这连一头也不够啊!”妇女蹦了起来,表情夸张的喊道。
  麻子又扫了一眼:“恩,两头吧。十元!”说着就要撕票。
  妇女扑上来按住麻子的手:“崔哥,我不要票了,真是一头,三元算了。”
  “你以为这是菜市场呢,讨价还价!赶紧的!”麻子终于有了点执法人员的气概。
  “那我没钱。”妇女干脆坐回案板后的凳子上,把左腿向右腿上一搭,两手扶着膝盖,头扭向了后面,不理麻子了。

  刚才看热闹的人群还未完全散去,不少人还在围观着。麻子被看的浑身发热,估计是想尽快了结这个妇女,便走了过去低声说道:“三元就三元吧,快点。”声音里透着不耐烦和无奈。
  萧何吏实在看不下去了,有点悲哀地摇摇头,吃肉的食欲一点也没了,只想赶紧离开,不再看自己的这个同事在这里丢人现眼。
  那妇女立马转过头来,脸上堆满了笑容,但不可思议地是,那笑容就跟变魔术一样马上又消失了,冷冷地说道:“刚才给你,你不要,现在想要,没了!”
  麻子一愣,顿时呆在了那里,随着后面围观的人群爆发出一阵揶揄的笑声,不禁有些恼羞成怒,那笑声对他来说太刺耳了,壮汉搞不定也就算了,如果连这个娘们也搞不定,以后自己别想在这个市场混了。想到这里,麻子一个箭步窜了上去,一伸手揪住了妇女的衣领,大吼道:“耍我呢?你再说一遍试试?”
  那妇女脸上的害怕一瞬而过,马上就换上了一副无赖的神情,滚到在了地上死死抱住麻子的小腿大喊道:“来人啊,快来看啊,不敢收壮男人的钱,专门欺负孤儿寡母啊,大家来评评理啊。”声音拖的很长,明明带着哭音,却又感觉有点像唱歌。
  围观的人群指指点点,有个小伙子喊道:“你还是爷们不?有种先收了刚才那家,再来欺负人家娘们。”
  那妇女一听有人支持,更加的撒起泼来,抱着麻子的腿开始打起滚来,最要命地是,她把孩子也拖了过来,摁到了地上。孩子满身是土的躺在地上,瞪着一双惊恐地眼睛看着发生的一切,
  萧何吏脸色有些发青,他最忍受不了难为孩子,看到这里再也按捺不住,一个箭步就窜了上去,伸手就把孩子抱了起来:“孩子别怕,有叔叔呢。”
  那妇女见有力的武器没有了,用一支手死死抱着麻子的腿,松开了另一支收想过来抓孩子,却被萧何吏一脚给踢了回去,不由疼的大叫了一声。麻子也趁机摆脱了妇女的纠缠,逃回到了马路上。妇女一见,麻子也跑了,孩子也被抱走了,自己还挨了打,更是在地上打滚撒泼痛哭起来。
  孩子挣脱了萧何吏跑向他的妈妈,惊恐地用小手晃着发疯般的妈妈,带着哭音喊道:“妈妈,妈妈,你起来,你起来。”孩子的举动让不少人感到心酸,纷纷指责麻子和妇女。

  萧何吏走过去,抓住妇女的胳膊就把他提了起来:“别闹了,检疫费我帮你交!”他实在搞不懂,就为了那区区几元钱值当的么?
  妇女却依然不依不饶:“你今天帮我,明天还能帮我呢,一天三元,一年就是好几千啊。”
  萧何吏没弄明白这个摆摊卖肉应该会算账的妇女是怎么算出一天三元一年是好几千的,但却明白了她是想借这个机会闹一闹,这检疫费就从此不再交了,一劳永逸的事,怪不得这么下本!
  麻子看起来也挺怵头这个妇女,恨恨地说了句:“改天再找你算账。”便向下一个摊位走去。

  萧何吏禁不住摇头,在心里叹息了一声,像这样收费,能收到才怪呢!
  果然,第三个摊位的摊主也死活不交,理由很简单,别人不交他也不交,别的摊位都交了他才交。
  萧何吏看着麻子从这排摊位这头走到了那头,最后只收了两个摊位的钱,一个摊主是个老头,另一个摊主是个年轻的妇女,这个妇女看来是新手,开始也想不交,可想撒泼,撕不下脸皮,想耍横又不会,脸憋得通红,最后在大家的哄笑声中连羞带恼地拿出了三元钱气呼呼地扔给了麻子。
  麻子碰了这么二十几鼻子灰,却丝毫没有一点灰头土脸的模样,尤其收到了这两份钱,甚至有点得意洋洋起来,转头对一直跟在身后的白净年轻人说:“走!去白屯市场。”
  那白净年轻人依然一副羞怯的样子,低着头“嗯”了一声,继续跟在麻子身后。
  麻子在经过第一个摊位时还不忘向那个叫壮子的大汉打招呼:“壮子,我们走了啊,今天照顾你了,下次可得交了啊。”

  萧何吏看着麻子那副嘴脸,从心里替他羞愧,怎么有这样的同事呢,真是丢死人了,把农林局的脸丢光了!
  叫壮子的大汉冷哼了一声,想摆出一副酷样,却还是忍不住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望着麻子的背影对其他人说道:“看,就这德行,软的欺负硬的怕,见了硬的喊爸爸。”
  旁边那个妇女也撇撇嘴说道:“就是啊,也不看他们那熊样,人家执法都开这汽车,就他们骑个破自行车,也冒充公丨安丨。”
  叫壮子的大汉撇了撇嘴说道:“听说没,这帮小子前几天刚被老虎放倒了两个,宰了也白宰,现在老虎还不定在哪逍遥呢?要是惹毛了我,也**的给他放倒几个!”
  听到这些话,萧何吏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同事死了这帮人不但不同情,还讲这些风凉话,不由表情复杂地向麻子望去。

  麻子应该也听到了这些话,但只是身形略微顿了一下,又继续若无其事地向前走去。倒是那个一直跟在麻子后面的白净年轻人忽地转了身子,狠狠地盯着叫壮子的大汉。
  萧何吏心里一惊,这目光太冰冷了,真是像书上写的那样:双目射出两道满含杀气的寒光。
  叫壮子的大汉也被白净年轻人看得一愣,不过随即就缓过神来,有点张狂地叫板着:“看什么看?有种过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