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了二十年的时间,终于成为最高公务员》
第68节

作者: 守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苗苗变化很大,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小女孩了,打扮很合体,穿一件黄的耀眼的羽绒服,雪白色的翻领,映衬的那张粉脸更加艳丽,虽然是臃肿的棉衣,但那纤细的腰肢和丰满的胸部还是一览无余。
  “萧哥。”苗苗搓着手,满脸通红,略显的有些手足无措。
  听到这声“萧哥”,萧何吏又重新找回了自信,眼前这个矜持艳丽的小老板没有变,还是以前那个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小姑娘。他信步走了上去,张开双臂把苗苗紧紧地抱在了怀里,抱怨地说:“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打个电话,让我担心。”

  “对不起,萧哥。”两个人分开的时候,苗苗眼里淌出了泪花:“我放行李的朋友搬家了,一直联系不上。”
  看着这亲热的一幕,受到冷落的柳青香表情有些复杂,这时便走上来说:“亲热的机会有地是,外边这冰天雪地的,你们想冻死人啊。”
  萧何吏和苗苗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挽着胳膊进了酒店。苗苗引着萧何吏进了一个很精致的小包房,笑着说:“萧哥,今天天气这么冷,咱们吃火锅吧?你喜欢吃吗?”
  萧何吏一看房间内装饰得挺漂亮,估计菜不能很便宜,不过来时已经把办公室里所有的钱都带来了,心里也有几分底气:“我什么都行,你跟柳总点菜吧,今天算萧哥给你接风。”
  苗苗抿嘴一笑,并没说话。柳青香插嘴进来:“这酒店是苗苗开的,她能收你的钱吗?”
  坐在这不大却别致的房间里,看着眼前的两个女人,萧何吏有点惭愧,柳总月收入过十万,自己还能用年龄来做遮羞布,可苗苗这点年纪,居然也拥有这么一个自己连想都不敢想的酒店,真是令人汗颜啊。如果不是因为刚成功竞争了队长,内心也有几分豪气,恐怕还真有点无地自容。
  这顿晚餐很精致,却又异常的丰盛,明明是吃火锅,却又摆满了可口的小凉菜,看得出是精心安排的,萧何吏有些感动,也有些过意不去。
  “苗苗,一会你算算账,萧哥请你!”一瓶啤酒下肚,萧何吏酒意已经很浓。
  苗苗也陪着喝了半杯,俏脸已经是满面红云灿若桃花,听见萧何吏这话,很真挚地望着萧何吏说道:“萧哥,我很小就没了父母,也没上过什么学,但我知道谁是好人,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你和香香姐对我最好了,我请你吃顿饭一直是我的一个心愿,怎么会让你拿钱呢?”
  柳青香虽然已经喝了三瓶啤酒,但却是三个人中最清醒的人,看不出丝毫的酒意。这些天眼睁睁开着苗苗苦撑着赔钱等着萧何吏,良心的煎熬终于让她难以忍受,这才约了萧何吏,但对苗苗千叮咛万嘱咐不要谈她们的过去。这时听到苗苗称呼香香姐,不由吓了一跳,生怕萧何吏想起往事来,偷瞄了两眼没发现异常,赶紧插话道:“苗苗的酒店一直赔钱,苦撑到现在,就是为了要在她自己的酒店请你吃顿饭,怎么会要你的钱呢?”

  萧何吏听了,心里百味杂陈。对有的人,你付出很多,却得不到什么,而有的人,你几乎没有付出,她却对你充满感激,把所有的真心都给了你。
  苗苗听了柳青香的话,却是另一番感受,烈日暴晒下的水果摊,城管围堵中奋力逃离,赴日打工的种种辛苦一起涌上了心头,一时不由千般委屈万般悲苦,眼泪不争气地如断线珠子滴滴答答落个不停,原来所有苦苦支撑的坚强可以在瞬间崩塌。
  眼前梨花带雨的苗苗,就像一朵柔弱娇嫩的花,萧何吏悲悯之余,一股豪情冲了上来,他握住苗苗荣软的小手:“苗苗,萧哥以后会好好照顾你,不会让你总受苦的。”这些天深埋于内心深处的踌躇满志都浮了上来。
  苗苗也抓紧了萧何吏的手,哽咽道:“萧哥……”
  柳青香在一旁看着,心里有些诧异,一直以为萧何吏是个循规蹈矩、小气吝啬的安分人,虽然没有锋芒但却可以托付终生,但今天却发现原来萧何吏也可以如此意气风发神采飞扬,那一瞬,柳青香直觉得眼前一亮,竟然有些呆住了。
  三个人吃完饭从饭店出来,萧何吏深深呼了一口气,借着刚吃完火锅那热乎乎的感觉,深吸一口凛冽的寒气,那种舒服从口中一直爽到肺里,顺手掏出一支烟点上,美美地吸了起来。
  三年了,心中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了。虽然不是常常想起,但每次偶尔想起远赴日本毫无音信的苗苗,萧何吏都会觉得胸口特别的沉重。如果不是他,苗苗或许还在安稳的呆在酒店里端着盘子,就不会辛苦的蹬着车在烈日去贩水果,也就不会受粗暴城管的委屈,或许也不会孤零零一个人去了日本。如果苗苗万一出点状况,那他这一生都要背负一个难以承受的包袱。现在终于好了,苗苗终于回来了,他那一直不安、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苗苗也很开心,店已经盘了出去,下周就要更换主人了,没有想到就在这最后一周竟圆了自己一个心愿。
  两个人正在想着各自的心事,柳青香已经把车开了过来:“别傻站着了,上车吧!”
  萧何吏一愣:“去哪?”
  “去家里坐坐吧。”柳青香若无其事地说。
  “你不是喝了酒不开车吗?”苗苗疑惑地问。

  “没事,都快点上车吧。”柳青香有些不耐烦。
  萧何吏本想拒绝,可看了苗苗一眼,还是上了车,总觉得刚吃了人家一顿就马上拒绝人家的邀请不太好。
  “去谁的家啊?”萧何吏上了车,心里有些疑惑。
  “香香姐的家,我临时在香香姐家住。”苗苗解释道。
  “哦。”萧何吏没再说什么,闭上了眼睛假睡,脑子里却出现那天早上从柳青香家里离开的时候碰到一个女孩的情形。
  进了家门,三个人坐在沙发上闲聊。
  苗苗坐在了萧何吏的对面。她已经把羽绒服脱掉,里面是件紧身的黑色毛衣,三年前苗苗的胸部就特别大,现在好像更加高耸了,显得那盈盈一握的腰肢更加纤细,看得萧何吏渐渐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萧哥。”苗苗红着脸喊了一声。
  萧何吏这才意识到自己有点走神,赶紧把目光转向了别处。酒精有时候确实能消弱人的自控能力,萧何吏越是约束自己不看,眼光越是不自觉地向那里飘,羞愧之余,在心里狠狠地骂了自己一句,索性闭上眼装着不胜酒力,斜倚在沙发上打起了瞌睡。

  苗苗见状,很体贴地说道:“萧哥,你困了啊,要不去床上躺一会吧?”
  萧何吏心里一动,嘴上想说不用了,但心里又有个声音说去吧。
  正在犹豫,苗苗又说:“香香姐,你扶萧哥去你房里休息吧。”
  萧何吏一愣,旋即明白了,那天早上碰到的女孩就是苗苗,看来她误会自己和柳青香的关系了,张口想解释,却又不知该如何解释,最后索性站了起来:“时候不早了,你们早点休息吧,我回去了。”

  见萧何吏说得很坚决,柳青香和苗苗也没再挽留,两个人一直把萧何吏送到了楼下。
  萧何吏打车走了,苗苗问柳青香:“香香姐,萧哥今天怎么走了?是不是我哪做错了?”
  “哦,没事。”柳青香含糊地说道,她也清楚苗苗误会了两个人的关系,可是却不愿意多做解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