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了二十年的时间,终于成为最高公务员》
第66节

作者: 守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了,可老朱还是不同意,看来是铁了心了,不过语气听委婉也挺客气,说确实身体不好,辜负局里的期望了,希望局里能准他两个月的假期。”
  “哦,”一听朱兆强不那么激动了,乔玉莹稍稍放下了点心,这个时候不管是谁,她都不想发生矛盾。
  “老苏,来,你坐下,还有个事情我想听听你的意见。”乔玉莹招呼苏银祥坐下,又起身把门关上,这才回身坐下慢慢地跟老苏谈起了李青云的问题。
  苏银祥听完,轻轻地摇了摇头:“这个事还真不好办,放平时也就罢了,可这个节骨眼正是关键时刻,你禁不得半点闪失啊,何况这一得罪就是一帮人。”
  “是啊,”乔玉莹叹了口气:“老苏,你看这样行不行?人事局虽然下文了,但我们局里可以内部调整嘛,聘李青云为一队队长怎么样?”
  苏银祥沉吟了半响,慢慢地说道:“于公呢,这个萧何吏确实没有那个能力,我担心他把执法队搞成了一锅粥。而李青云跟我干了两年多,据我的了解,能力绝对没有问题,”顿了一顿,压低了声音说:“于私呢,确实也能对你现在的处境大有益处。”
  乔玉莹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脸上挂着一丝笑意。
  “这事于公于私都该这样做,只是……”苏银祥有些吞吞吐吐。
  “只是什么?”乔玉莹焦急地问。
  “班子打分你也看到了,就怕他们几个不同意啊!”苏银祥担忧地说。
  “哦,这样啊,”乔玉莹稍稍松了一口气,她知道李青云的父亲与任永书是老关系了,心里有点底气:“我去说服任书记。”
  “那就没问题了,只要我们三个同意,剩下他们两个估计不会反对的。”苏银祥点点头,又问到:“萧何吏怎么办?”
  “他的问题在会上讨论吧,没合适的地方就原地不动吧。”乔玉莹很有些轻描淡写,在她心里,萧何吏的事情只是个无关紧要的小事情罢了。
  任书记听乔玉莹说完,淡淡地笑了笑:“行啊,我看这样挺好,也是为萧何吏负责嘛,这么年轻担任这个职务,一时把持不住很容易抱憾终生的。”
  乔玉莹真有点喜出望外,一来没想到任书记答应的这么痛快,本以为会费点周折的,二来是经任书记这么一说,调整的借口更充分,更冠冕堂皇,也更人性化。
  “任书记不愧是黄北区第一支笔啊,不但站得高看得远,而且更善于抓本质抓要点啊。”乔玉莹嘴上恭维着任书记,心里却在想:“不愧是玩文字的,就算天理不容的事到了他嘴里也立刻变成了天经地义。”
  任书记自嘲地笑了笑:“乔局长啊,咱们就别客套了,能为乔局长的副区之路尽点绵薄之力,也是我的本分啊。”

  乔玉莹觉得脸有点发红,这个老狐狸,不愧在黄北区的最高权力机关浸淫了二十几年,鬼精鬼精的,什么都瞒不了他的眼。
  乔玉莹掩饰般地打了个哈哈走了,任永书一个人站在窗前,心里波澜起伏,久久不能平静。虽然久在书记身边,早已见惯了暗箱操作和见不得人的伎俩,只是身上那股文人的清高还是阻挡着他陷入,对那些事情总是报以不屑不耻的态度,否则他也不会是今天这个位置。
  其实答应乔玉莹是件一举三得的事情,乔玉莹满意,李青云感激,更重要地是,给乔玉莹扫清晋升副区道路上的障碍,在很大程度上也是为自己扫清障碍,乔玉莹走了,那局长的人选很有可能是自己。
  对没有原则的人来说,这绝对是一件美事,可任永书没有感到丝毫的愉快。有追求就会有痛苦,尤其是追求原则、追求完美的人,会更加痛苦,而无疑,任永书便是这样有良知讲原则的人,也正因为如此,他才更加痛苦。

  任永书站在窗边,神情凝重,眺望着外面久久地伫立。
  寒冬,天上飘着雪花,东州今年的雪好像特别的多。
  农林局会议室里的气氛不是很热烈,稀落地端坐着班子里五位局长和负责记录的陆春晖。
  乔玉莹先开了口:“今天的办公会只有一个议题,就是讨论下人员的内部调整,尤其是几个重要科级岗位的人员调整,春晖,你把调整名单给各位局长都发一份。”
  “哦。”陆春晖应了一声开始把早已印好的调整名单递给几位副局长,各位局长也漫不经心地接过开始扫视名单。

  名单有两列,前面一列是人名,后面一列是拟调整职务,名单上第一个名字是李青云,拟调整职务是执法一队队长。其余的还有几个无关紧要的职位也进行了调整,朱兆强和萧何吏的名字后面的拟调整职务都空着。
  苏银祥看了看名单率先发话:“我看这个调整很好,很切合实际,尤其是李青云的调整,大家都知道,一队的工作高度敏感,打交道的全是些区里的重点企业,还有一些是省属、市属的企业,如果没有这方面工作经验,我担心会出乱子,与其倒时候被动地换人,我看不如未雨绸缪,变被动为主动。”
  冯连才轻轻地把名单向桌上一摔,虽然力道很轻,但动作却很明显:“我们凭什么判定萧何吏能力不行呢?如果我们能明确,那还搞什么队长竞争嘛?这不是自找啰嗦吗?当初直接任命李青云为队长多好多省事?”说完猛地往椅背上一靠,半响又说了一句:“当然,我对李青云的能力没有任何怀疑,我只是针对这个事,不是针对哪个人。”
  乔玉莹对冯连才笑了笑:“冯局长,你先别激动,我们今天就是商量、讨论,不是还没有最后定嘛。”说完看了看任永书:“任书记,你的意见呢?”
  任永书淡淡地笑了笑:“我看这个调整可以。”然后端起杯子喝茶再不言语。

  乔玉莹略有点失望,本以为任书记能说些很冠冕堂皇的理由出来,结果却只有缺油少盐的短短一句,看来只能自己讲了。略微思索了一下,乔玉莹不紧不慢地开了口:“其实,这次调整,大家或许觉得对萧何吏不公平,但我看正相反,这次调整就是本着对年轻人关心爱护的原则进行的,萧何吏还年轻、阅历浅,没有工作经验,万一疏忽铸成大错,影响了以后的人生,我们也于心难安。同志们,不要以为这是危言耸听,这是很有可能发生的事情。”乔玉莹说的很真诚,也很动情,说完她环视了一下众人,目光最后落在正闭着眼仰着身子靠在椅背上养神的刘文正:“文正,你有什么看法?”

  刘文正睁开了眼,似笑非笑地挠了挠头,然后把身子坐直并向前靠了靠:“我看行。”
  乔玉莹一听心里挺高兴,刚想说话,刘文正却又接着又说道:“就有一条不好,萧何吏是人事局任命的副队长,咱们聘李青云为正队长,竞争失败的是正的,竞争胜出的是副的,会不会让同志们觉得咱们领导班子没有正事啊?”
  “恩,文正说的有道理。”乔玉莹点点头,这个问题她也在心里反复掂量过,确实是难以让大家接受信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