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2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片欢乐的气氛中,我却是没想到,这第一次展露自己的风水学知识,却给以后埋下了祸患。

  后事暂且不提,却说乔迁仪式之后的第三天,就是我要出发去大学的日子了。
  原本只是父亲为我送行,准备送我到县里的火车站,早饭后,临出门的时候,却意外看到我大舅开着小轿车来了家里。
  我大舅是公务员,县里林业局的副局长。我家里就这么一个有势力的亲戚,不过因为我舅妈的关系,跟我家的走动不多。
  我大舅这人有些妻管严,舅妈又是嫌贫爱富的性格,再加上我爸妈也要强,关系就这么不咸不淡的疏远了,之前家里的乔迁仪式上,通知了大舅,他也没来,今天却主动上门了,而且还说要开车送我去县里。
  虽然关系疏离,但毕竟是亲戚,听说要送我去上学,爸妈自然很开心,没有拒绝的道理。
  坐着大舅的车,到了县里之后,大舅却没往火车站的方向开,而是先往县城中心去了。
  我心里奇怪,问了之后,我大舅说,有点事情需要我帮帮忙,要带我去见个人。
  我爸有点生气,说,“我娃今天下午的车票,现在去帮啥忙,要是耽搁了去大学报道,那咋办?”
  谁知我大舅却不在乎的摆摆手说,“耽误不了,三娃不是大后天才到最后一天的报道日期吗,我已经给他订好了后天早上的飞机票,咋也不会迟到。今天这事儿要是三娃能帮上忙,回头他大学的学费就能给解决了。”
  我听了心里大惊,居然给我定好了机票!要知道,那个年代里,别说农村人了,城里人也没几个坐过飞机的,说起来坐飞机,在我爸眼里,恐怕是国家领导人才能有的待遇。
  这是要找我帮啥忙啊,又是机票又是学费的,下这么大血本?
  大舅开着车,一路来到县城中心的黄金海岸大酒店。这是我们县里最好的四星级酒店,站在门口,就能感受到一股金碧辉煌的奢靡气息。

  我爸哪里来过这种地方,下车之后,就局促的不知道该往哪里站,有些不安的看着我大舅。
  我看我爸实在是不自在,干脆就跟他说让他坐车里等着,我跟我大舅去一趟就行了。
  有大舅在,我爸自然也没啥不放心的,松了一口气,就回车里了,我则是跟着大舅,进到酒店中。
  四星级酒店里的富丽堂皇,是当时的我从未见过的,不过年轻人自有一股朝气,也不会太犯怵,跟着我大舅,坐着电梯,来到了顶楼的豪华套房外。
  敲门之后,一个穿着黑色制服的年轻女子过来开门,平时不苟言笑的大舅,脸上对着笑开口说,“许小姐,刘总在吗?我跟刘总约好今天见面。”
  大舅客气的甚至有些谄媚的语气让我有点奇怪,他是公务员,虽然不算太大的干部,但好歹也是林业局的副局长,跟这个什么“刘总”有必要这么客气吗?
  这年轻女子显然是类似于秘书之类的角色,对我大舅倒是挺客气,点头笑着说,“刘总已经在等着里,你们快进来吧。”

  进门之后,在酒店的套间里,我见到了一身西装革履的刘总,四五十岁的模样,看起来保养的很好,脸色很和煦,但却给人一种很威严的感觉。
  从面相来看,这个刘总额头丰隆平满,光润开宽,有纵骨微微隆起,与鼻骨相连,贯穿印堂。
  额头正中乃是官禄宫,生有这种面相的人,官运或事业运亨通,非富即贵。很显然,这个刘总不是一般的商人,手里的产业肯定不是个小数目。
  只不过让我有些奇怪的是,这刘总官禄宫两侧部位却有些诡异。
  我打量刘总的时候,刘总却是疑惑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就问大舅说,“侯局长,这位……”
  “这位就是我昨天说的周先生,布了能让枯草生花的风水局。”大舅热情洋溢的拉着我给刘总介绍,最后还补充了一句说,“也是我外甥。”

  刘总显然是对我的年龄有疑问,不过也没再多问,听完我大舅的介绍之后,就转头对我伸出手,笑着说,“叨扰周……先生了,今天实在是因为有点事情,想让周先生来帮忙看看。”
  生意场上的人,即便有啥问题也绝对不会在脸上表现出来,刘总热情的态度,让我觉得如沐春风。
  略带紧张的跟他握了手之后,刘总安排我和大舅坐下,还特意吩咐让刚才那个漂亮的女秘书给我们泡好茶送了过来。
  初次跟成年人坐在一起,用成年人的礼节跟人交往,我心里还是有点局促,不过刘总很会调节气氛,坐下来之后,也不着急说找我做什么事,只是随口说些生活上的小事,聊一些他跟我大舅的交情之类的话题,慢慢的,我也就放松了下来。
  通过他俩的谈话,我大概了解了,刘总并不是我们县里的人,而是市里的一个大企业家,跟我们县长的关系很好,在我们县有很多投资项目。

  了解到情况之后,我心里也清楚了,我大舅估计是讨好巴结县长呢,这才巴巴的带着我,过来给这个刘总帮忙。
  寒暄了好一会儿,这才终于言归正传,不过刘总并未直接告诉我他遇到了什么问题,而是先问我说,“周先生,不知道你来了之后,有没有看出来什么问题?”
  关于称呼的问题,刚才寒暄的时候我都说了让他叫我“小周”就好,不过刘总却说请先生必须得叫先生,这是规矩,不能乱改,我也只好任他叫了,只不过听着四五十岁的人这么叫我,心里还是有些别扭。
  听了他的问题,我知道他这是故意要考我,毕竟我这年龄实在不让人放心。

  我也没在意,只是沉吟了一下,跟他说我要现在房间里看看。
  刘总笑着给我伸伸手,开口说,“小先生但请无妨。”
  起身在房间里转悠了两圈,我并没有去看房间的布局、门楣、正堂等阳宅风水的关键地方,因为这里不是刘总他家,只是暂居之所,看阳宅风水并没有什么用。
  转悠了两圈之后,一直到我看见房间储物柜下面的一个保险箱的时候,我这才终于确定了心里的想法。
  “方才进门时候,我就看到刘总额头丰润宽阔,面相极佳,不过美中不足的是,额头两侧却有些凹凸不平,而且色泽晦暗。额头两侧,从命相来说,乃是父母宫,主父母先祖康宁安健。所以,仅从面相看,刘总或是父母长辈身体欠佳,或是祖宅祖坟近日遭了凶煞,致使祖宗神灵不得安宁。”
  说完,我又指着刚才看到的那个保险箱,对刘总问道,“刘总,这保险箱里面,应该有你们家祖上传下来的东西吧?”
  日期:2016-06-08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