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29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三是发马。在立柱的头天晚上,木匠师傅要供鲁班、主家要用一只斗装满粮食给木匠插鲁班牌位,牌位安好点起香灯后才去发马,发马时木匠手端净水,从发马方向到十字路口面向东方,喷出一口净水念词。
  “一喷东方邪魔鬼道躲四方,二喷西方邪魔鬼道往外钻,哪里来的哪里去,哪方来的回哪方,姜太公在此,诸神回避。”

  念完之后,把碗破了,然后把鸡头垫在木马角上,一刀把鸡头砍掉,往前方丢出去,如果鸡头朝前方证明马已发开,如果鸡头方向朝后,证明马未发开,主家还要抱只鸡来重发。
  四是立柱。立柱前用一块青布包住榔头,木匠左脚踩二柱,开始念词。
  “前元亨利贞,对厕莫雄边,砍水促波涛,镇地管天门,吉入中宫柱,江海护吾身。不是铜锤,不是铁锤,鲁班师傅传下用木锤。”
  念完之后,木匠师傅对准左二柱打一锤,大喊一声,“起!”然后其他人一起抽柱子立柱。

  最后则是上梁。
  上梁前要典梁。农村人盖房子按老话说,“爹差姑娘一根梁,姑娘差爹一只羊。”盖房子时候,来送梁的大部分是由岳父家送来。
  梁口开好后要敬师傅茶酒,木匠师傅喝酒茶后贺奉:
  “喝主家一杯酒,主家辈辈有,喝主家一杯茶,主家辈辈发。”
  然后主家要抱只雄公鸡请木匠师傅典梁,木匠提着鸡念:“紫梁、紫梁,生在何处,长在何方?”
  念完之后自答:“生在老龙背,长在老龙腰,千人过路不敢摸,万人过路不敢砍,鲁班师傅哼一声,你一跤跌在地岩层,滩也滩不光,冲也冲不亮,鲁班推你上毫光”。
  典完后开始上梁。先把梁抽到大窗上,让亲朋挂上红布之后,再一抬一抬抽到顶。
  木匠用梯子上去,口中再念祝词,“脚踩天梯,手把银梯,爬了大川爬二川,子孙出来做高官,一中爬在大梁头,子孙出来做诸侯。”
  梁上好之后,还不算完,要有两个木匠一人一边坐在中柱上,一个提茶壶装满水,一个提箩筐。箩筐里面装有圆宝、硬币和食物等。
  主家夫妇站在正堂下,用床单接圆宝,木匠师傅先将圆宝丢在主家床单里,问,“要富还是要贵?”
  主家答,“富也要,贵也要。”

  丢了三次后,另一人倒水下来,主家要喊,“财也来水也来,金银财宝滚进来。”
  最后由提箩筐的木匠师傅抓起食物往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抛洒出去,口中高喊吉利。
  至此,建房的仪式才算是圆满结束。
  深入了解了建房的仪式风俗之后,我跟《死人经》里记载的家宅风水一一论证,发现有些仪式跟风水有关,有些则无关。不过所有的仪式,都包含着对美好的向往,以及对主家的祝福,一路跟着木匠师傅看下来,觉得特别有意思。
  农村人建房虽然讲究多,但毕竟格局小,一群师傅忙活了一个月,一处崭新的宅院就立了起来。
  很快到了跟王泽坤约定好的“开灶门”之日,爸妈前几天的时间便通知好了亲戚四邻,前来吃酒。
  一大早,亲戚四邻便赶到新家,庆祝乔迁之喜,我爸妈也忙活了一上午,收拾好了丰盛的食物。
  临近中午十二点的时候,王泽坤到了家里,礼节性的说了几句庆祝的话,然后他便到灶房,拿着罗盘,开始计算“开灶门”的方位。
  开灶门不同于其他风水方位的确定,大门和东西四宅方位,都有规律可循,一般即便不找风水先生,按照别人家的方位跟着来都不会有太大差错。但开灶门却是必须根据主家的综合情况来确定。即便是王泽坤,此时也动用了罗盘。
  没用多久,他就收起了罗盘,伸手在灶房的东南边指了一下,说那里便是灶门适宜之位。

  开灶门仪式上,盖房子的泥瓦匠自然也在,当即便在王泽坤指的地方,开出了一个小门。
  随后,亲戚四邻便开始给我父母道喜,我爸妈也是一脸喜气的笑着,给人一一道谢。
  只是我这时候却笑不出来。
  王泽坤指的灶门方位,在东南方,按照八卦来排,是巽位。而先前王泽坤给我家灶房定的是乾位。
  根据《死人经》上所说,乾灶配巽门,乃是金、木刑战之局,名为“天风姤”,有损人伤畜,妇女疯亡之相。

  里面的断语是,“媚卦阴人苦死,官人庞妾淫生,妇女邪淫生疯,瓦解水消准定。”
  这跟之前东西四宅的风水局不一样,乃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凶灶!
  虽然看出来这个灶门立的不对,但我也不敢开口说。《死人经》上记载的东西毕竟是一些死知识,我以前也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事情,而王泽坤是远近闻名的风水先生,看过的阳宅也不知道多少,说不定其中有些我不明白的道理存在,我说出来自己的看法反而贻笑大方。
  此时亲戚四邻已经道过喜,只剩下最后一步“挂平安绸”,乔迁仪式便算是结束了。
  “挂平安绸”,顾名思义,就是把红绸布做的平安符,挂到主屋门楣上,象征家宅平安的意思。
  爸妈早就准备好了大红绸子做的平安绸,拿出来交给王泽坤,等王泽坤念了几句喜气的话之后,再交给一旁的木匠师傅。
  此时我爸已经把新红木梯子靠在门旁,木匠师傅满脸喜气的举着红绸,跨上梯子,把红绸挂在了门楣上特意钉好的钉子上,口中念道,“家宅平安,富贵吉祥……”
  平安绸一挂上,我爸妈脸上终于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
  农村人不容易,盖套新房就是一辈子的事。虽然我考上了大学,以后可能会在外面工作,可这套新房,爸妈实际上就是给我当婚房准备的。十八岁盖新房,这是村里人的传统。
  前后操持了这么多天,此刻眼见圆满,爸妈自然是高兴的只见眉毛不见眼。

  可就在这时候,人声鼎沸的院子里,莫名却刮来了一阵风。没刮到院子里的小樱桃树,也没刮到桌子上新铺的桌布,偏偏就刮到了刚挂到门楣上的平安绸。
  木匠师傅还没来得及从梯子上下来,红布做成的平安绸就先一步被风吹到了地上。
  爸妈脸上的笑容凝固住了。
  平安绸落地,这可是大凶之兆!
  人群里一阵喧闹,木匠师傅眼见不对,赶紧把平安绸捡起来,三步两脚的爬上梯子,重新挂好,嘴里补救道,“风来赐福……”
  这回他也不敢轻易松手了,双手在那里扶了半天,确定没有什么意外之后,这才吐了口气,松开了手。
  “呼呼……”

  木匠师傅才刚松手,又是一阵莫名的风吹过来,平安绸再次摇晃起来,在众目睽睽之中,飘落坠地。
  这下所有人面色都变了,木匠师傅瞪着眼,一脸的不可置信,我爸的脸色也阴沉下来,我妈更是急的差点哭出来。
  村里有见识的老人们脸色都变了,纷纷开口议论说,“平安绸坠地,这是凶宅之兆啊!”
  挂平安绸本意是为了保平安,可现在平安绸根本挂不上去,显然是预示着不祥。
  我这时候也终于确定了,不是《死人经》里面记载的不对,而是这个王泽坤根本就是半吊子风水先生!那个灶门开的方位肯定不对!
  《死人经》上,开篇便有一句话:“庸医之误,不过一人;庸师之误,覆人全家。”
  王泽坤这种半吊子风水先生,居然也能闯下偌大的名头,真是害人不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