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39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在吴勉、归不归二人条件反射向后退的时候。大火中突然现出来一个人影,这人的身子一窜,到了大火中心的位置。手里面不知道什么东西。对着火焰的中心打了过去。随着一声凄厉的嚎叫声,那股铺天的大火瞬间熄灭,一只身高几丈似犬似虎的怪兽倒在了地上。怪兽倒地的一瞬间。他身边的人影也显出身来,正在刚刚消失在黑暗当中的席应真。
  “梼杌……”这次没等归不归说话,吴勉已经抢先一步说道:“想不到还真的有人把它关在下面,如果这里真是一座监狱的话,最应该关在里面的就是他了……”梼杌是神兽中的四凶之一,本来是恶人入了魔道。死后幻化成的。想不到徐福连这样的凶兽都能捕获,更想不到席应真解决掉它竟然不费一丝气力。
  不过看到了梼杌的尸体之后,席应真再说话时的语调,明显不如之前狂妄。似乎他也感觉到了这件事可能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看着老术士再次远去的背影,吴勉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向着被他拖过水潭的归不归说道:“那么储天珠呢?徐福在地图中说过一定要带着它来,如果这里真是监狱的话,他让我带这颗珠子干嘛?如果说是宝藏,用来破解什么机关还能说通,不过是监狱的话,那让我干嘛?砸破监狱把里面的囚犯救出来?”
  “这件事你想的简单了。”归不归说话的时候,摸了摸再次藏在他肉皮底下的储天珠。心里有了底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能救的话,徐福那个老东西早就把他救出去了。这次他让你拿着储天珠来到这里,绝对不是救人……”

  就在两个人一说一答继续往前走的时候,就看到席应真已经停住了脚步,站在两扇巨大的石门前。几个人走了这么久的路,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工打磨的用具。
  看到吴勉、归不归到了身后之后,席应真抬头看了归不归一眼,说道:“不管里面有什么,我们马上就知道了。”
  席应真说话的时候,两只分别搭在石门上的胳膊发力。随着“吱嘎…….”一阵声响,石门被席应真慢慢推开。老术士顺着缝隙向着里面看了一眼,这一眼看过去之后,席应真的身子怔了一下,有些纠结的低头犹豫了片刻之后,他做出来近乎于耍赖的动作。又将两扇石门重新合上……
  不过这个动作也暴露了刚才赌局的输赢,归不归在后面嘿嘿一笑,随后说道:“这又是何苦?两扇门而已。早晚也要打开。不过话说回来,老人家您刚刚看到什么了?不是真被我蒙对了吧?我就是瞎猜,随口那么一说。这也能让我蒙对……”

  归不归有些得意忘形。他凑到了席应真的身边。一边探头想从门缝里面看到点什么,嘴里一边没完没了的嘀咕道:“其实我心里也没底,和您说句实话,我都做好跟随徐福那个老东西东渡的准备了。等到一年之后再回……”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家伙盯着门缝的眼睛突然瞪了起来,就好像在里面看到了活鬼一样。本来已经到了嘴边的话瞬间被归不归扔到了九霄云外。生怕自己的年纪大了看花眼,还特意的揉了揉眼睛。确定无疑之后,归不归扭脸看了席应真一眼,说道:“我记得你们俩见过的,泰山顶那次你们就应该见过。后来你和徐福每次动手,他都在旁边的。”
  “你猜术士爷爷会不会去注意这样的人?”这个时候,席应真已经默认自己输了赌局。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跟着徐福的人多了,如果术士爷爷都注意到了的话。后来你装作小娘们儿的时候,我也不会那么容易就上当了。”
  “你们在等着两扇门自己开吗?”这个时候,抱着小任叁的吴勉也走了过来。将还在昏睡中的小任叁交给了归不归之后,吴勉学着刚才席应真的样子,双手发力将两扇石门缓缓的推开。
  随着石门被推开,就见面前十几丈的位置,坐着一个满头白发的男人。这个人一动不动的痴坐在地上,他低着头,满头的白发挡住了他的面容,也难得归不归是怎么认出来这个人的。再往男人的背后看去。就见几串碗口粗细的铁链一头钉在后面的墙上。另外的一头拴在白发男人的身上。随这男人时不时微微的转动身形,吴勉这才能看到男人的脖子、双手双脚都被套上了一层铁箍。这时候,吴勉明白过来这个男人为什么一直坐着不动了。这些碗口粗细的铁链拴着他。男人就算起身原地走几步都要花费极大的气力。

  在男人的面前是一副不知道什么人的尸骨,这些骨头早就散落。又被这个男人重新拼成了一副骨架。
  “一百多年前,我就以为你已经死了。想不到徐福会把你藏在这里。”这时候,归不归凑到了吴勉的身边,看着呆坐在地的男人继续说道:“不止是我。当时所有的人都以为徐福对你用了家法。原来他是把你送到这里来享福了……”
  “是归不归大哥吗?”归不归的话音刚落,坐在对面白发男人的身体突然颤抖了一下。随后他颤颤巍巍的抬起头来,透过散落在面前的头发缝隙。看着站在大门口的几个人。最后将目光停留在归不归的身上:“归大哥,你是来带我出去,还是来送我再入轮回的?”
  “别叫归大哥,我是你哥哥的弟子,就说被他一脚踹出来了,不过这个辈分在这里摆着。”归不归的话吓了吴勉一跳。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面前这个这里唯一的囚犯竟然是会是徐福的弟弟。那么说来,徐福要他带着储天珠来,应该就是要用这珠子里面的力量,放了他弟弟的。不过现在这个珠子已经空了,那怎么办?
  “我那位大方师兄长之前说过,我和你单论,不用跟着他走的。”几句话说完,男人重重的喘了几口粗气,随后继续说道:“现在能说了吗?不管这么样。我在这里待得够久了。只要能从这里离开,不管是死是活我都认了。”
  “这个你就要问他了……”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将手指向了身边站着的吴勉,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这里是你哥哥临出海的时候,把这里的位置告诉他了。对了,还给了他一个小小的物件,嘱咐了千万要把那个小物件带到这里来。”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吴勉已经配合着他。将已经打空了的储天珠取了出来,在白法男人的面前比划了一下。没有想到的是,男人见到储天珠的一瞬间。突然仰天狂笑起来。笑的拴住他的锁链都跟着一起颤抖了起来。笑声慢慢的停止之后,白发男人看着吴勉说道:“他终究还是不肯放过我,本来以为将我囚在这里这么多年。他的气差不多也该消了。想不到最后还是派你过来了……”
  “徐福派我来做刽子手了,是吧?”吴勉没有搭理对面的白发男人,直接扭头对着归不归说道:“你早就知道了。是吧?”
  “比你知道的早不了多少”归不归陪着笑脸,对着吴勉说道:“我也只是猜到了这里是座监狱,不过真的没有想到徐禄也在这里。他失踪小两百年了,本方士一门差不多所有的人都以为他死了。谁能想到徐福会把他这个宝贝弟弟送到这里来享福的?”
  日期:2016-05-02 08:3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