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热,嫂子穿得少,我没忍住……》
第11节

作者: Ny763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成的话,让我一下子就傻了,我不知道是我的脑子出了问题,还是他的脑子出了问题,明明我就去找过他,为什么他会不记得了。
  我看到王成的身边有一个派出所的警察,赶紧又问警察他肯定看到过我的对不对,我第一次去找他的时候还被他当成叫花子赶出来了。
  但是让我失望的是,那个警察也摇了摇头,说根本就没有见过我,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我这下是真的懵了,王成不记得见过我,为啥这个警察也不记得见过我?难道真的是我的脑子出了问题?
  这个时候又是一个重重的耳光扇到我的脸上,但是这次打我的不是王成,却是柳若兰。

  我有些不解地扭头看向柳若兰,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打我。
  “原来你根本就没有去镇上,根本就没有找人救我,亏我还这么相信你!”
  如果说眼神能够杀人的话,这个时候我已经被柳若兰杀了一百遍了,看到柳若兰看我那恨不得生吞活剥了我的眼神,我知道她误会了,正要解释,却突然看到王成的嘴角闪过一丝笑意。
  一瞬间,我完全明白了,不管是这个王成还是他身边的警察,根本就不是不记得我,而是他们商量好了要陷害我。
  只要王成和警察一口咬定没见过我,那我说什么都没用了,柳若兰是根本就不会相信我的。
  这个时候王成又直接把我摔在地上,对我拳打脚踢起来,说我居然敢撒谎,居然敢骗柳若兰,还敢睡她,我是活得不耐烦了。
  柳若兰在一旁说我并没有睡她,昨天晚上什么都没有发生。
  王成并不相信,和柳若兰说他并不介意她被别人睡过,只要柳若兰乖乖地嫁给他,他一样会对她好的。
  柳若兰似乎被王成的这句话给激怒了,直接一脚踹在王成的身上,本来不重的一脚,但是却将王成直接踹倒在了地上,并且王成腿上被柳若兰踹的地方还渗出血来。
  柳若兰估计都没想到她的这一脚会有这个大的威力,一下子愣住了。
  一旁的警察这个时候赶紧解释,说这段时间为了找柳若兰,他们一起差不多走遍了镇上还有隔壁乡镇的所有村子,王成腿上的伤是不久前一次寻找她的过程中摔伤的,但是因为要着急找她,所有就没有回卫生院处理。
  柳若兰这个时候似乎有些感动,含着泪水问王成为什么不早点儿说受伤了,一边说着话,一边柳若兰还主动帮王成包扎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看到王成和那个警察在那里演双簧,我算是彻底明白怎么回事了。
  这个王成应该确实是柳若兰的未婚夫,只不过柳若兰却并没有答应他,所以王成才会冤枉我,用来体现他为了救柳若兰所付出的艰辛。
  不过难道这个王成真的不介意他的未婚妻被人睡过?如果介意的话,昨天我都跟他说得那么严重,随时都可能被人睡了,他还拖延时间不来?

  还是说,他原本就是打着让柳若兰被人睡了声明扫地,好死心塌地地嫁给他?如果他是抱着这种想法的话,那他又怎么可能对柳若兰好?
  我觉得事情可能比我想象的还要复杂。
  这个时候柳若兰已经完成了对王成的包扎,临走的时候看到我,又回到我的面前,一字一句地问我,我是不是因为贪图她的美色,想要占她的便宜,所以才故意说去山下求救了的?
  我坚决地摇了摇头,只不过马上又换来了王成的拳打脚踢,然后王成还和警察说,说我涉嫌诱骗强暴妇女,让警察把我抓回去。
  警察好像很听王成的话,王成这么一说,他马上就将我铐了起来。
  警察押着我往山下走,路过村里,我看到王刚等人在路边观望,马上指证说就是他要欺负柳若兰,柳若兰这次也没有反驳我,说王刚应该抓起来。
  但是王成和警察却无动于衷,跟柳若兰解释说他们已经调查过了,王刚并不是要真的欺负她,而是我故意请他们演戏,为了英雄救美博得柳若兰的欢心。
  听着王成的解释,看着王刚脸上得意的笑容,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愤怒过,柳若兰对我的误会一次一次的加深,估计她再也不会原谅我了。
  我一时间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从警察的手里挣脱开,从地上捡起一块大石头就朝着王刚的脑袋上砸去,王刚来不及躲闪,脑袋一下子被我砸得鲜血直流。
  估计王刚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向胆小如鼠的我,这次的胆子会这么大,居然敢对他动手,他在那里愣了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倒是王刚身边的李超先反应了过来,大叫一声小子你找死,然后拿着一根棍子朝我头上砸来,这次我学聪明了,砸完了王刚就赶紧往回跑,跑到警察这边就停了下来,在我想来,这边警察在这里,王刚他们总不敢跑到这里来打我吧。
  但是事实很快证明,我错了,并且还错得很离谱。
  几个警察并没有要保护我的意思,反而是拿起了手里的警棍,看到我跑了回来,直接用警棍狠狠地在我脑袋上砸了一棍,我一下子就瘫倒在了地上,脑袋都有些迷迷糊糊的了。

  迷糊间,我看到李超拿着棍子已经到了我的面前,又狠狠地砸在了我头上,还有人拿着石头往我身上砸,我最后仿佛听到柳若兰在劝打我的人别打了,说再打就要出人命了,然后我就失去了意识。
  我以为自己这下就这么死了,但是却没想到还能醒过来,当我睁开眼睛,看到自己正处在一个三面是墙,只有一面是铁栏杆封住,而头顶也被封的死死的时候,我还以为自己是死了来到了地狱。
  不过头顶上微弱的灯光告诉我,我应该还没死,我估计是被关了起来,因为地狱是不可能有电灯的。
  “新来的?来,给爷捶捶背!”

  角落里突然传来一个声音,我扭头一看,才发现这应该是监牢的地方里边还有几个地铺,几个人正或坐或躺地待在那里,跟我说话的是一个四十多岁脸上还有一道疤的家伙,看上去有些凶神恶煞的样子。
  我扭动了一下身体,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是身上似乎伤得有些重,剧烈的疼痛传来,让我不得不又重新跌倒在了地上。
  我叫刚才那个中年人大叔,说我确实站不起来,以后再给他按摩行不行。
  虽然从来没有进过监狱,但是不管到什么地方,对里边的地头蛇起码的尊重肯定要有的,我也听说过有进监狱不听招呼,被人直接打死的例子。
  并且我不管在什么地方,都是被人欺负的份儿,我这个时候只能期待自己表现得听话一些,不被这些人欺负得太惨就谢天谢地了。

  “草泥马的,你喊谁大叔?老子有这么老么?”
  我原本以为自己表现得还算不错,却没想到第一句话就已经出了问题,中年刀疤脸从地铺上站了起来,蹬蹬蹬几步就跑到了我身前,脚直接朝我头上踢来。
  “你他妈不是起不来么?老子就让你永远起不来!”老家伙一边踢着我,一边嘴里还在骂着。
  旁边围观的几个人,似乎看习惯了这种场景,不仅没有人来制止,还在那里大声鼓掌叫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