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热,嫂子穿得少,我没忍住……》
第8节

作者: Ny763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我也有些好奇,这个女人到底把剪刀藏到了什么地方,为什么之前在库上我和她没穿衣服抱着滚了几圈都没有发现。
  在我前边的老家伙看到自己的儿子被割了下边,明显也是愣了一下,然后像发疯了一般,大嚎大叫着朝着柳若兰直接扑了过去,一把从柳若兰的手里夺过剪刀,拿着剪刀直接朝她身上扎了下去。
  而柳若兰这个时候就像是傻了一般,眼睁睁地看着老家伙扎她却躲都没有躲一下。
  还好我在老家伙扑向柳若兰的时候就感觉不对,这时刚好在老家伙的身边,虽然力气没有他大,但是死死地拉住老家伙的手,一时间他还是没有办法扎下去。
  我赶紧喊柳若兰快躲开,但是柳若兰却一动不动,好像是打算认命就这么死了一般,我顿时有些无语了。
  “狗日的,你放开我,我要杀了这条母狗!”
  老家伙朝我吼着,我却死死地抓住他的手不放开。
  我一边喊旁边的村妇快过来帮忙拦住老家伙,一边劝他说这样下去是要出人命的,老家伙说就是要弄出人命,杀了柳若兰他给她陪葬。
  我又说杀了柳若兰对事情也没有什么帮助,这个时候更重要的是赶紧将傻子大哥送去医院,要是晚了可能他的命就没了,并且傻大哥只是那个东西被割了,赶紧拿到医院去接没准儿还能接上。
  老家伙有些将信将疑,最终看到傻大哥在地上都快要晕过去了,这才暂时放过了柳若兰送傻大哥去医院。
  临走的时候老家伙要我一定要看好柳若兰,等着他回来再好好收拾她。
  等所有人都离开后,柳若兰一个人呆坐在库上,看她的样子已经完全放弃了希望。
  虽然我不能感同身受,但我完全理解她现在的心情。
  一开始这个女人好几次逼我放她走,害我被老家伙打的时候,我还有些怨恨她,不过现在想来,我根本就没有怨恨她的资格,她只不过是出于一个女人在被拐卖到陌生环境之后本能的反应罢了。
  其实在她的眼里,我和老家伙还有傻大哥都是她的仇人,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以前在我眼里,柳若兰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美女老师,甚至在她被卖到我家里之后,我还依然觉得她是一个很强势的人,就算是要我放她走也是命令的语气,而我却依然只是一个随便谁都可以欺负的对象。
  但是经历了昨天晚上她无助时候的哭喊,刚才滚库时候她无声的眼泪,还有现在那绝望的眼神,我这才发现,不管她多么高高在上,不管她多么颐指气使,但本质上,她依然只是一个女人,一个需要男人保护的可怜的女人。
  现在等待她的,是老家伙的报复,是被王刚等人带走后三天三夜的凌辱,是下一次的被转手拐卖,不要说她一个弱女子,我相信,就算是一个男人,在这种情况下,也会直接崩溃掉。
  “你走吧!”
  我看着库上双目放空的女人,感觉到自己心底某处最柔轮的地方被触动了一下,一时间都忘记了说这句话之后的后果,直接说到。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觉得自己这辈子从来就没有这么男人过,在这个时候我的心底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一定要保护好这个女人,一定要让她逃出去。

  我突然的话,让女人愣了一下,抬头看着我,似乎有些不敢置信,她一直都在求我放她走,甚至昨晚都愿意把身子给我我都没有答应,可是我这个时候却这么说了她一直想听到的话。
  “你确定?”
  女人犹豫了一下问道。
  “确定,你赶紧走吧!”
  我已经想好了,老家伙回来打我就打我吧,只要不把我打死就行,如果柳若兰跑不掉,她可是真的会死的。
  女人眼睛一亮,似乎是终于看到了希望,一边嘴里说着感谢并夸奖我算是个男人之类的话,一边赶紧从库上下来,收拾了一下自己,也不说跟我告别,直接朝山下跑去。
  看着女人远去的背影,虽然有些开心她终于逃走了,但我同时又有几分失落,我知道,她这一走,我这辈子可能再也见不到了。
  只不过没过多会儿,刚跑出去的柳若兰又跑了回来,见我有些不解中还带着惊喜的表情,柳若兰解释说山下被王刚的人堵住了,她跑不掉了。
  我说那怎么办,要不我去报警吧。
  柳若兰说报警没用,山里买卖媳妇很正常,警察要是管早就管了。
  柳若兰问我村里有没有电话,让我帮她打个电话,她自己找人来救她,只不过现在村里不要说电话了,连电都还没通,柳若兰这方法自然行不通。
  最后我俩商量,干脆我下山去镇上,做两手准备,去派出所里报警,还有去帮柳若兰打那个电话。
  我拿着电话号码连夜下了山,临走前为了鼓励我,柳若兰还主动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这让我兴奋不已,我告诉柳若兰明天晚上之前一定找到人来救她。

  在村口的时候遇到了王刚的小弟李超,问我干什么去,我说去镇上医院照顾傻子大哥,李超倒是没有难为我,也没有任何的怀疑。
  从村里到镇上的路很不好走,更不要说晚上了,我走的时候天还刚黑没有多久,等不知道摔了多少跤,身上沾满了泥到镇上的时候,离天亮都不远了。
  而事情也果然不出柳若兰所料,我去派出所报案,警察一听是山里人买卖媳妇的事情,直接就把我撵了出来,说我们镇民风淳朴,大家都安居乐业,根本就不可能有我说的这种情况。
  并且派出所的警察还怀疑我是不是叫花子,找借口进派出所报案是想混一顿饱饭吃。
  不幸中万幸的是,虽然在派出所报案没有成功,但是最后那个电话却打通了,不仅打通了,电话那头的那个男人还主动找到了我。
  不过我有些奇怪的是,按照柳若兰说的,这个号码的主人应该是在县里才对,不知道为什么居然会就在镇上,好像早就在镇上等着了一般。
  对方是一个非常帅气的男人,年纪二十多岁,和柳若兰差不多大,男人自我介绍说他叫王成,是柳若兰的未婚夫。
  本来我刚才还看他比较顺眼,听到最后这句,一下子就看他不爽了,并且我对他柳若兰未婚夫的身份也有些怀疑。
  而且更让我不解的是,这个王成的自称是柳若兰的未婚夫,但是对于柳若兰的事情却并不是那么着急,有些不紧不慢的,一开始还问一些柳若兰到我家后有没有被人睡过,被睡的时候是不是很主动之类的奇怪问题。
  在我好几次明确表示再不去救柳若兰就来不及了的情况下,王成才问了我一些关于我们村位置的基本情况,然后拉我去了派出所。

  派出所刚撵我走的那个警察看到我,又打算撵我出去,不过当看到我身边的王成之后,马上就换了一副嘴脸,卑躬屈膝地在那里讨好着王成,还喊着王少。
  当王成说了来意,派出所的警察马上就做出了一副同仇敌忾的样子,都说在现在这样的法治社会居然还有这样的情况,简直是无法无天了。
  派出所的人跟王成保证,一定会马上派人去我们村,把柳若兰给救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