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热,嫂子穿得少,我没忍住……》
第2节

作者: Ny763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个狗日的,晚上你就睡地上,库给你嫂子睡,要是让我知道你半夜爬到库上去,小心我打断你的腿。还有,你晚上要负责看好她,要是她跑了,我饶不了你!”

  恶狠狠地丢下这么一句,老家伙才带着傻大哥离去。
  他们两人一离开,只剩下我和柳若兰,煤油灯也没有了,屋里一下子变得漆黑……
  我虽然胆小,但是却并不傻,我当然知道老家伙为什么会愿意将柳若兰丢在这里而不放在另外的房间。
  老家伙毕竟算是柳若兰的公公,虽然他心里想,但是如果和自己未来的儿媳妇半夜住在一个屋里,传出去的话,他以后在村里就没法见人了。
  而如果将女人放在傻大哥的屋里,傻大哥什么都干不了自然不用说,但是老家伙却有些担心这个女人会对傻大哥不利。
  将这个女人放在我的房里,老家伙知道我胆子小,是啥都不敢干的,放在这里他自然是一百八十个放心。
  只是估计老家伙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女人我居然会认识。
  当然,如果换做是别的女人,我可能晚上还真会爬上库去,但是因为对方是柳若兰,我反倒什么都不敢做了。
  被傻大哥打得有些惨,我挣扎着朝库上爬去,嘴里轻声地喊着柳老师,不过柳若兰却并没有搭理我。
  我好不容易爬到了库上,正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她我是谁的时候,突然整个身体被人踹了一脚,我一下子又摔回了地上。
  “柳老师,你不要怕,我不是坏人,我是赵强,你班上的赵强啊!”
  忍着剧痛,我觉得还是应该先表明身份。
  虽然我认识柳若兰,对她也很熟悉,但是她到底会不会记得我还真不一定,这从刚才她第一眼见到我的时候有些疑惑的表情就可以看出,估计她虽然也感觉我有些熟悉,但是却根本就不记得我是谁。
  柳若兰终于说话了,只不过她的声音却很冰冷,冷冷地说她知道我是谁,或许柳若兰做梦都想不到,自己有一天竟然要跟自己的学生一起睡!
  我刚有些窃喜柳若兰居然记得我,结果又听到柳若兰冷冷地骂了我一句变态狂。
  我没想到自己在她心中已经完全是这样一个印象,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过了一会儿,柳若兰突然开口问我和他们是不是同伙,我连忙说不是,柳若兰又问我那为什么刚才在库上要抱她欺负她。
  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柳若兰又说既然我不是同伙,那就放她走,这下我彻底不敢做声了,不要说放这个女人走了,光是让老家伙知道我认识这个女人,没准儿就会把我打死。
  虽然和这样一个美女老师关在一个屋里,这样说着话的感觉还很不错,但是我可不想送死。

  柳若兰自然知道我在想什么,先是告诉我不要怕,又说老家伙不会把我怎样,然后又告诉我可以带我一起离开山里,但是不管她怎么说,我都无动于衷。
  最后女人有些怒了,直接骂我不是男人,没卵蛋,这辈子注定只能是一个屌丝,只能拿着美女的照片撸,一辈子都找不到老婆之类的。
  听着柳若兰的骂声,我脸一阵红一阵白,我知道其实她说的是事实,我确实就是个没有卵蛋的人,从小到大都是被人欺负,被老家伙和傻大哥强迫着干了所有的活,唯一换来的读书的机会却还是被老家伙说剥夺就剥夺了。
  也不知道柳若兰骂到多晚,我是在她的骂声中睡着了的。

  第二天天刚一亮,我就开始了忙碌的一天。
  头天晚上虽然连柳若兰一根手指头都没有碰到,但是和一个自己曾经日思夜想的大美女在一个屋子里待了一晚上,鼻子里满是成熟女人特有的香味,这让我已经很是知足了,以至于早上起来津神就很不错。
  只要我在家的时候,所有的家务和农活都是我包了的,所以早上起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做早饭。
  我弄了一锅疙瘩汤,端了一碗放在了柳若兰的库边。
  我的房间是在院子的最角落里,紧挨着牛棚和猪圈,走进屋里就闻到一股牲口和人的粪便夹杂着的难闻味道,我在这屋里住了十几年都还有些不习惯,真不知道这个女人在这里是怎么睡着的,天大亮了都还睡得这么熟。

  阳光从窗户照进来,这个时候看着库上被绳子捆住身体的柳若兰,感觉又完全不一样。
  柳若兰的衣服有些破,这个时候很多地方肌肤都露了出来,特别是胸口的位置,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肤就这么暴露在了空气里,隐约还能看到起伏的沟壑。
  我感觉嘴里有些干,身体开始有了反应。
  几乎是不由自主地,我开始爬到库上,脑袋离柳若兰的胸前越来越近,成熟女人身体上特有的香味,一股脑地全部涌入到我的鼻子里,我感觉这世上没有比这更好闻的味道了。
  狠狠地吸了一口,我突然感觉周围有些怪异,柳若兰的呼吸似乎变得和刚才不大一样了。
  一抬头,才发现柳若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过来,这个时候正冷眼看着我。
  想到刚才自己正想做的事情,我觉得有些尴尬,正要开口说点儿什么,柳若兰却突然一脚踢来,我又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我吓了一跳,从地上爬起来,没有敢再看柳若兰,昨天还跟她说我不是坏人,今天就做这种事,我也是没脸了,告诉她疙瘩汤放在库头就赶紧出了门。
  为了买这个漂亮媳妇,两头牛都已经被父亲给卖了,我倒是少了一样活儿。只不过不用放牛和割牛草,猪草却还是要靠我去割回来的,所以大清早的,我就已经背着背篓出了门。
  走在路上,村里人都和我打着招呼,无一例外都是围绕我那买回来的嫂子的话题来进行。
  有的问我觉得嫂子漂亮不,摸过没有,那白白净净细皮嫩肉摸起来感觉怎么样,有的问我晚上听到傻大哥干过她没,傻大哥到底会不会,还有的问我晚上嫂子是不是和老家伙睡一起的。
  听到这些难听的话,我直接扭头就走,就当什么都没听到,一般的村里人见我不说话,都哈哈大笑,但是也不追问,不过到了村口,那经常欺负我的几个小混子拦住我之后,我知道麻烦来了。
  带头的十七八岁的混子叫王刚,是村支书王有才的独生儿子,在村里是小霸王一般的存在。
  看见王刚几个人在村口大槐树下,我就准备躲开,却没想到他们是专门在等我,看到我要躲,王刚上来就是一脚,把我踹在了地上。

  我问他们要干嘛,我还要去干活。
  王刚笑着说你大哥那个傻子都在家里干你的漂亮嫂子,你居然还要去干活,你老爹也太偏心了。
  我说这不用你管,王刚几个人哈哈大笑了起来,嘴里骂着我,说我其实就是个野种,我妈不知道跟哪个男的偷玩,才有了我!
  我低着头没有说话,心里其实也明白,老家伙从小对我的态度,老娘以前没跑之前对他的忍让,还有村里人的议论,我早就已经猜到我应该不是老家伙的亲生儿子。
  虽然我心里有着怒火,但是却完全不敢发谢,因为我打不过他们,这时候,王刚又开始问起关于柳若兰的问题,我还是没有回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