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928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很奇怪的名字。
  叶少阳看了两个人的生卒年月,慕山山生于一九四五年,死在一九九五年,正好五十岁。
  温华娇生于一九六八年,死于两千零五年,三十七岁。
  “乖乖,这才是老牛吃嫩草。”叶少阳算了一下,道:“这老祭司,比老婆大了整整二十三岁啊。”
  吴瑶道:“续弦嘛。也正常,这一位才是他正妻。”
  在温华娇墓碑的前面,还有一座坟墓,是老祭司第一个妻子,叶少阳看了下年纪,跟老祭司差不多。
  “对这老家伙来说,续娶一个比自己小二十多岁的老婆,是正常,但是站在温华娇的立场,我实在搞不懂她为什么要嫁给这老家伙,难道他比周润发还帅?”
  叶少阳心想,可惜墓碑上没有照片,不然真的要好好看看,这老家伙到底哪里迷人。

  在温华娇的坟墓周围点了几只红烛,叶少阳让吴瑶注意周围,千万要注意,万一让十八寨的人看到自己在挖他们家族的坟,估计会跟自己拼命。
  “你真要挖坟啊?”事到临头,吴瑶有点退缩。
  “我跟你闹着玩呢?”叶少阳把手电交给她,自己操起扁铲,开始掘坟。
  这是自己唯一的线索:如果温华娇真的死于某些巫术、邪术,就算时隔十年,尸体上也会留下痕迹。
  最重要的是,她魂魄留在人间,而且似乎被人拘拿,自己只要找到她的尸体,用拘魂术,或许可以把她魂魄招来,直接问个清楚,直接就真相大白了。
  掘坟验尸,是自己现在唯一能做的事。

  扁铲刨地铲土可以,但是挖太深的坑并不好使,不过由于连续多天下雨,泥土已经完全浸湿,非常好挖。
  叶少阳一个人用了不到十几分钟,便挖到了棺材。不过自己双脚上也沾满了泥,走起路来都难受。
  棺材是柏木的,入土十年,已经腐朽的不成样子,用扁铲一撬就开了。
  “里面不会有什么问题吧?”吴瑶望着黑乎乎的棺材,心中泛起一种本能的恐惧。
  “我也不知道,先看看再说!”
  叶少阳用沾满泥土的双手,握住撬开的棺材,用力提到一边去,让吴瑶用手电照进去。

  数件完全风化的衣服,还有一些金银珠子,摆在棺材里,却是不见尸体。
  叶少阳当场呆住了:
  自己已经做好了准备,不管是见到僵尸还是什么邪物,都能接受。
  却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有棺无尸,这是闹哪样?
  两个人都有点懵比。
  叶少阳索性跳下墓坑,用扁铲把棺材整个挖出来,在下面检查了一遍,还是没看到尸体,也没发现别的东西。
  沉默片刻,叶少阳跳上地面,把挖出来的土掩埋回去,基本上恢复原样,然后与吴瑶一起下山。

  从陵园出来,叶少阳解开了捆在那两只纸人邪灵身上的朱纱线和灵符。
  两人震怒,朝叶少阳扑过来。
  叶少阳打出一道灵符,将他们震开,带着吴瑶头也不回的下山去了。
  “现在咋办?”到了山下,吴瑶问道。
  “先去开个房间。”

  “开房间……”吴瑶思维迟钝了一下,表情有些异样的望着叶少阳。
  “开房间,去洗澡,不是睡觉。”叶少阳指了指自己的双腿,膝盖以下,糊满了黄泥,两只手上也是。
  吴瑶身上也好不到哪去。
  “我要是这一身回去,慕清风会怀疑的,我总不能说自己是下水摸鱼去了。”
  回到镇上,吴瑶去超市买了两套睡衣,然后带叶少阳去了一家招待所:一栋三层的小楼,已经是小镇上最好的酒店。
  好在房间还算干净,也有热水。

  吴瑶把自己买的睡衣塞给叶少阳,让他先洗澡,然后自己再去,好半天才出来,手里提着叶少阳换下的湿衣服,已经洗干净了,在房间里晾起来。
  叶少阳很有点不好意思。
  尤其是两人身上穿的睡衣还是情侣的,一个胸前是灰太狼,一个是红太狼。
  “我随便买的,你不要误会。”吴瑶也发现这一情况,红着脸说道。
  叶少阳当然不在意。

  两人在床上并肩坐下,讨论方才掘墓的发现:
  温华娇的尸体,不在墓中,这大大超出了叶少阳的预想,不过也是说明了,她绝不是正常死亡
  “这件事,绝对跟慕清风有关!”
  吴瑶皱起眉头,道:“你怎么知道?”
  “温华娇死的时候,他已经成年了吧,至少有十几岁,虽然不是温华娇亲生,但毕竟是继子,而且是家里唯一的男丁,继母死亡,他肯定要扶棺下葬。
  结果下葬一副空棺材,别人可以不明真相,慕清风是最后下葬的人,他不可能不知道。”
  叶少阳想了一下,接着说道:“他既然知道,但是没有闹出什么事来,说明他一定知道尸体的去向,并且默许了这种结果。
  至于清雨,当时还小,又是女孩,这件事多半不知情。如果她知道,必然不会同意这么做。毕竟那是她妈妈。”
  吴瑶缓缓点头,“你要不要去问问慕清风,这件事的真相?”
  叶少阳瞪了他一眼,“这一切如果是他所为,我不是正撞在枪口上吗,现在只能暗中调查。”
  “你是说……慕清风害了温华娇?”吴瑶震住。

  “很有可能。”
  “天呐!”吴瑶捂住嘴巴,“那可是他继母啊,我听姑妈说,他们母子感情很好的,毕竟老祭司死的早。慕清风算是被温华娇带大的,没理由啊……”
  “有没有理由,不会是表面这么简单。”
  叶少阳突然想起了慕清风逼清雨嫁人时的表现,那种铁面无私的感觉,令叶少阳丝毫不怀疑,他是一个果敢冷静的人。
  这种人做事谨慎理智,为了达到目的,往往杀伐果决、六亲不认。
  “既然你怀疑他,不能去找他验证,那你怎么调查下去呢?”
  吴瑶愁眉不展,“你一个外人,在这里举步维艰,就算当地人知道什么,也绝不会告诉你的。”
  “至少有一个人,或许会告诉我真相。”叶少阳道,“你姑妈口中那个温华娇最好的朋友,素洁。”

  “她啊,那是个疯婆子,我知道。”
  吴瑶解释,素洁家,离自己姑妈家不远,自己小时候,姑父就去了外地打工,姑妈一个人孤独,经常接她来这里住。
  她跟几个邻居小孩打得火热。因为素洁是疯子,家里从不关门,所以他们经常去素洁家院子里捉迷藏,因此对她家很是熟悉。
  “不过,你找她可问不出什么来,温华娇死后,她伤心过度,已经疯了。”
  叶少阳笑了笑,“她们俩关系再好,也只是朋友,就算是亲姐妹,也不可能因为其中一个的死,伤心欲绝。
  退一步说,真正伤心过度,会死人,但绝对不会把一个正常人变成疯子。”

  吴瑶愣了愣,也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喃喃道:“难道是装得不成?”
  “能装十几年吗,怎么可能。不过这件事必有蹊跷。”
  叶少阳询问她素洁的家庭情况,吴瑶告诉他,素洁一个人在家里老宅子住,他儿子也在镇上,与老婆孩子在新家住,不过每天都会给素洁送饭,媳妇偶尔还会给她理发洗澡,也算不错了。
  日期:2016-07-08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