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了二十年的时间,终于成为最高公务员》
第63节

作者: 守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方凌推了几次没推开,转头对陈玉麒说:“你看他啊。”
  “萧大队长,来,喝一杯。”陈玉麒轻声喊道。
  “你看这人,真是地。”陈方凌一边埋怨着,一边想把萧何吏扶着躺到沙发上。
  看着陈方凌吃力地样子,陈玉麒心里酸酸的,慢慢地起身走了过去,帮着她把萧何吏弄上了沙发,又坐回后面默默地看着陈方凌忙活。

  陈方凌半跪在沙发前,用蘸过热水的毛巾仔细地给萧何吏擦着脸,那细细的腰身和丰满的臀部一览无遗。
  陈玉麒的嗓子渐渐有些发干,在心底涌起了一股冲上去抱住陈方凌的冲动。
  然而陈玉麒毕竟不是萧何吏,内心里的怒波汹涌,人却一直静静地坐着,酒一杯接一杯地喝着,脸色也越来越苍白。
  陈方凌给萧何吏擦完脸,这才抹了一把头上的汗转过头来:“怎么让他喝这么多啊!”言语中隐隐有责备的味道。
  陈玉麒一笑:“或许是压抑得太久了吧,心里也够苦的了。”转头看了躺着的萧何吏一眼:“我还是第一次见他这样,你呢?”
  陈方凌脸一红:“我当然更是第一次了。”
  陈玉麒若有所思地说:“是不是他觉得当了大队长,能配的上你了?”
  陈方凌脸更红了,掩饰般地端起杯子来喝了一口:“我才不嫁给这种人呢,一点都不正经,得意忘形!”
  陈玉麒放下杯子,笑着说:“我见他这样是第一次,见你这样也是第一次!”
  “我怎么了?”

  “今天晚上脸红至少十次以上了。呵呵,你看,又红了。”
  “你胡说什么呀?”陈方凌摸了摸自己的脸,觉得有些发烫。
  陈玉麒叹了口气,把杯子放在了桌上,眼睛盯着陈方凌,脸色苍白的没有一点血色:“方凌,以前我问过你一个问题,今天我想当着萧何吏再问你一遍,在你心里,我和萧何吏到底谁更好?”
  陈方凌甚至没有看沙发上的萧何吏:“当然是你好了。他总欺负我,你总照顾我。”
  陈玉麒摇摇头:“我是问我们俩更适合做丈夫?”
  “你今天怎么了?”
  “方凌,我一直想当着萧何吏的面问你,但总是开不了口,今天这个机会这么好,我不问可能会后悔一辈子。”
  陈方凌思索了一会,抬起头说:“还是你好,萧何吏做朋友好,你做老公好。”
  陈玉麒眼睛里闪过一丝光亮:“真的?”

  “我说的都是真的,都是发自内心的。”陈方凌笑了笑,笑容竟然有些苦涩:“不过理智清醒的认识很多时候并没有多少用,人总爱跟着感觉走,不知道你有没有这种感觉,那个人只要对你笑嘻嘻的,你就无比的开心,那人被领导训一顿,比你自己被训了都难受。”
  陈玉麒眼中的光亮渐渐暗淡了下去:“我了解,我了解得比你深。”
  气氛一时有些沉默了,陈方凌倒上了一杯酒:“来,咱俩喝一杯。”
  三杯两盏过后,陈方凌的脸灿若桃花,陈玉麒的脸却如梨花般“洁白。”
  “你还不回家?”陈玉麒问道:“我送你回去?”

  “不用,我跟妈妈说晚上再同学家住。”陈方凌的酒量不小,萧何吏三杯就躺下了,而五杯下肚的她,除了眼神略有些迷离并没有其他异常,口齿仍然很清楚。
  陈玉麒心里翻江倒海,冰火两重天,欢喜地是能与陈方凌一起呆一个晚上,悲凉地是她居然早就计划好要与萧何吏共度一夜。
  两人一直喝到后半夜,萧何吏醒了,挣扎着起来要回家。
  “方凌,你去哪?”陈玉麒望着陈方凌,目光中有些担心。
  “这个点了 我还能去哪!白跟我妈请假了!”陈方凌叹口气:“只能去我同学家了!”
  “用我送你俩不?”陈玉麒问道。
  “不用了,我送吧!”萧何吏摇摇晃晃往外走。
  “行吧,你俩慢点。”陈玉麒脸上闪过一丝低沉。
  萧何吏和陈方凌也没再多说,下了楼,萧何吏拦了辆出租车,刚想坐在前排,却被陈方凌拉住,两个人一起从后门上了车。
  陈方凌把头靠在萧何吏的胸口,萧何吏握住了陈方凌的手,两个人十指交叉,谁也没有说话。萧何吏用另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陈方凌的发、额、鼻、唇,当手指抚摸那柔软的唇时,陈方凌突然一张口狠狠地将指头咬住了。
  萧何吏没有心理准备,又惊又疼,忍不住“啊”了一声,司机诧异地回过头来:“怎么了?”
  “没事,呵呵。”萧何吏忍着痛强装着自然,等司机回过头去,赶紧将嘴趴到陈方凌耳边轻声说道:“疼,疼啊!松开,松开啊?松开吧?……”

  任凭萧何吏命令、生气、哀求等各种口气用了个遍,陈方凌就是不松口。
  萧何吏正感到无奈,突然感觉手凉了一下,心里一惊,连忙挣开另外一只手往陈方凌的脸上一摸,全是冰冷的泪。
  陈方凌松开了口,把头深深地埋进了萧何吏的怀里。
  萧何吏的心一点点沉了下去,他最受不了女人无声的冰冷的泪,这会让他有一种强烈的负罪感,以前蒋小凤就总爱这样,乔素影也这样过,没想到这个开朗活泼的小丫头居然也这样了。
  到了地方,两个人下车,陈方凌摸出电话告诉同学她已经到了楼下,然后回过头来抱住了萧何吏狠狠地亲了一口:“下次再有庆祝,你要还敢叫上别人,我就把你手指咬断!”
  萧何吏不自觉地把手指往后一缩:“不会的,下次只有我们两个人。”
  目送陈方凌上了楼,萧何吏打车回了到小破屋,往床上一躺,本来以为如此疲惫,会很快地睡去,谁料躺在床上脑子却越来越清醒。
  这本该是一个美滋滋的夜晚,但床上的萧何吏翻来覆去,心里却总是有一种隐隐的不安,仿佛被一层淡淡的不祥笼罩着。陈方凌冰冷的泪水,反常的举动,乔玉莹愕然失望的表情,朱兆强快意又失落的神态,李青云阴沉似水的脸庞,任书记复杂的眼神,一幕幕如电影般纷纷在脑海中闪现。
  今夜,在这同一片星光下,他们在做什么呢?
  萧何吏想的没错,这个夜晚,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的人不止他一个。
  乔玉莹也没有睡,她穿着睡衣皱着峨眉坐在沙发上。从第一眼看到竞争结果,她的心就异常沉重。
  乔玉莹的担心不是多余的,从回家的路上到现在,电话几乎就没停过。有委婉的,有直接的,有恼羞成怒气急败坏的,有冷言冷语讽刺挖苦的,有旁敲侧击暗暗威胁的。
  “乔局长,我服你了!这么点事你都办不利索。”与乔玉莹关系很好的清河区水利局局长的口气透着无奈失望和埋怨。
  “乔局长,一个科级竞争也能翻了盘子?你是不是成心的啊?”市财政局计划处处长一点也不掩饰心中的不满。
  “乔局长,竞争结果出来了,虽然我们都不愿意看到,但事情毕竟是出了,这个时候不要埋怨谁了,下一步怎么办?可要考虑周密一点,不要再出意外了。”分管文教卫生的副区长语气很和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