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了二十年的时间,终于成为最高公务员》
第62节

作者: 守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冯连才又说到:“估计文正局长和任书记也给你打了高分,一会去表示下感谢。”
  “好的。”萧何吏点点头,告别出来转身就进了任书记的办公室。
  任书记见萧何吏来,笑呵呵地坐着,一脸的笑容却没有说话。
  “任书记,谢谢你。”任书记不开口,萧何吏略有点局促。
  “谢我干什么,我又没帮什么忙!”任永书心里也有点乱,本以为萧何吏的分会很低,所以就给李青云打了个低分,本来是想缩小差距,谁知道竟然是这么个结果。昨天李青云去他家里坐的时候,他嘴上答应了,东西也收下了,可现在……

  萧何吏站在那里,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任书记笑笑:“何吏,领导打分这一块,说心里话,我没想到!”顿了一顿,盯着萧何吏的眼睛说:“或许你已经想到了,但是我没想到,这个分差,已经不是某一个领导给你打高给他打低的问题了,应该是至少一半以上的班子成员都是这么打的。”
  “我也没想到。”萧何吏也有点感慨。
  “呵呵,公道自在人心,你别想太多了,这次选得好,前提是你做得好,如果你不好,人家谁还选你?回去吧。”任书记挥了挥了手,仿佛在赶萧何吏走。
  萧何吏应了一声,转身刚要出门,又被任书记喊住了:“最近几天不宜庆祝,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平静,越要谦虚,越要谨慎,越要夹起尾巴做人,明白么?”
  萧何吏感激地点点头:“我明白。”
  出了门,正碰到刘文正,萧何吏刚要开口说什么,刘文正摆摆手示意不用说了。

  “挺好。”刘文生边说边一脸严肃地走向楼梯下楼去了。
  萧何吏回到综合科,看到陈方凌也在,便朝她笑着点了点头。陈方凌只与与萧何吏点了一下头,然后继续与王叶秋说着话。
  王叶秋笑呵呵地对萧何吏说:“想好了没?晚上在哪里请客?”
  萧何吏刚要推辞,陈方凌抢着接话道:“请什么请啊,过两天再说呗,这种事要等下了文才为准呢,那时候再请客也不迟。”然后又回头对萧何吏说:“听到没有?”
  萧何吏默默地点着头,尽管已经对陈方凌有了一些重新认识,但心里还是微微有些诧异,这小丫头变得太快了,好像一下子比他成熟很多了。
  冬天的黄昏总是来得特别早,也特别短,常常是夕阳还没等把那几缕昏暗的金黄渲染开,渲染透,就已经被夜的黑色吞噬。
  而今天,仿佛根本没有黄昏,或者说没给夕阳撒播暗黄的机会。天色阴沉地吓人,萧萧的北风划过树梢,发出凄厉地哀号。
  对农林局来说,今晚注定是个纷乱的夜,有狂喜,有懊悔,有惆怅,有迷惘,有感激,有痛恨,有祝福,有诅咒。

  夜幕将上的时候,飘零的雪花开始变得浓密起来。
  萧何吏走在纷纷扬扬的大雪中,心依然跳动地有些剧烈,片片雪花落被北风席卷着打在脸上,有些冰凉,但却是凉得那么多舒服。
  萧何吏尽量想让自己表现出一副平静的样子,只是难以做到,嘴角总是不停指挥地把笑意勾起。
  手机突然响了,萧何吏拿出一看,是陈玉麒打来的:“厉害啊,成队长了啊,萧队长,晚上有安排没?没有的话给你庆祝庆祝。”
  “……好吧,哪里?”萧何吏犹豫着想拒绝,但那狂喜在外表平静下的胸中一直在剧烈地激荡着,让他也很想找个地方发泄一下。
  “这个时候不宜太张狂,在我家里吧,我去买点熟食。”

  “好。”萧何吏扣死电话,居然有点迫不及待地感觉,不去坐公交车了,打车去!
  正在等车,手机又响了。冯连才打来的:“何吏,晚上没活动吧?”
  “没……没有啊。”萧何吏有点结巴。
  “恩,别急着庆祝,事情还没定,要稳住。”
  “我知道了,冯局长,谢谢你。”揣起电话,萧何吏心里有点犹豫,到底去不去呢?在家里应该不会有事的!人总能很容易地为自己想做的事情找到借口。
  电话又响了,萧何吏有点好笑,今天电话怎么这么多?拿出来一看,是陈方凌发来的一条短信:晚上庆祝,我去找个偏僻地方,找到我给你打电话。
  萧何吏犹豫了一下,回了一条:去陈玉麒家吧?

  陈方凌很快回复过来:也行。
  一张小桌,桌上摆着猪蹄、鸡爪、大梁骨、花生、毛豆等荤素小菜,桌子的两边坐着两个面红耳赤喋喋不休的人。
  似曾相识的一幅画面,人没变,菜也基本没变,变得只是喜事的主角。当年两个人在租屋内喝酒庆祝的时候,正是萧何吏最压抑的阶段。虽然也高兴,但两个人总难免有那么一点点不尽兴,而这次就不同了,是没有任何负担的喜事,萧何吏不用像上次陈玉麒那样担心自己的意气风发会伤害到对方。
  陈方凌进门的时候,两个人已经醉眼朦胧东倒西歪了,但仍在坚持斗嘴。陈玉麒见陈方凌来了,好似见到援兵:“方凌,萧何吏现在已经不知道姓什么了,你赶紧教育教育他。”
  萧何吏躺在沙发上:“鄙人免贵姓萧,听清楚了,姓萧,不是姓焦。”
  陈方凌脸一红,萧何吏平时虽然喜欢开玩笑,却很少带黄,不过看他那伸胳膊蹬腿大言不惭的张狂样,心里却又感到好笑,压抑太久了,发泄发泄也好。

  陈玉麒一副夸张的不屑表情:“你就是捡了个漏,俗话说二虎相争必有一伤。”
  萧何吏一脸鄙夷地从沙发上艰难地爬起来,,先坐到陈方凌旁边,把那柔若无骨的小手抓在手里:“应该说三虎相争,一死一伤!”
  “那一虎呢?”陈方凌好奇地问。
  萧何吏夸张地轻抚着陈方凌的小手:“陪小母老虎呢。”
  “去你的。”陈方凌脸又是一红,把手抽了回来。表面虽有些嗔怒,但却没拒绝萧何吏语言与动作的越界。

  醉醺醺的萧何吏好像有点生气,一把又将陈方凌的小手捉了过来放在自己腿上并按住:“怎么了?摸手都不行啊?”
  陈方凌满面通红,生怕他再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轻轻地抽了抽手,却没能抽出来,只好装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笑着对陈玉麒说:“看他,喝上一点酒就开始耍疯。”
  陈玉麒笑了笑,笑容里仿佛有些苦涩,他没有说话,却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我没耍疯。”萧何吏一点也没有注意到陈玉麒的表情变化,觉得眼皮越来越沉,便把头靠在陈方凌的肩膀上。
  陈方凌笑道:“你不喝酒会这样啊?”
  萧何吏闭着眼睛,含糊不清地说道:“遥想那晚,滴酒未沾,沟壑山川,美景尽览……”
  陈方凌心里一震,一直以来,他们两个人都避谈那晚的事,尤其是萧何吏,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原来他都在心底装着呢,一想到这层,陈方凌脸上也更浓了几抹绯红,怕陈玉麒看到,赶紧把头低了下去,但萧何吏腿上那双十指交叉的手却握得更紧了。
  陈方凌推了推萧何吏:“去你的,再不正经我咬你。”

  昏昏欲睡的萧何吏死渐渐软瘫,倒进了陈方凌的怀里,竟然睡着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