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了二十年的时间,终于成为最高公务员》
第60节

作者: 守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样一来,得罪人的决定就必须由乔玉莹来做了,同意呢,李青云方面不满意,不同意呢,朱兆强方面没完没了。近些天来,乔玉莹被被各类说情或者邀请的电话弄的心烦意乱,虽然也预见到了一些,但作为局内部一个科级岗位的竞争,牵扯人员如此之多还是远远出乎了她的想象。
  对乔玉莹来说,这两个人几乎没有远近亲疏之分,谁竞争上都没有太大关系,但根据她的推测,李青云的把握要更大一些,因为不论是在群众还是领导,比起朱兆强,他的口碑明显好很多,而且据她收到的说情电话来说,给李青云帮忙使劲的人要更多一些,另外,更重要地是,这些人大多还依然活跃在台面上。乔玉莹思前想后,决定找朱兆强谈一谈,劝其退出竞争。
  谁料朱兆强听完,头立刻摇得跟拨浪鼓一样:“乔局长,我必须要参加竞争。”
  乔玉莹叹了口气说道:“老朱,依我看,你争也没多大希望。”

  朱兆强勃然而起:“乔局长,我即便争不上,我也要争,被人把资格取消算怎么回事!那局长办公会还不如一开始就别提名我,那样我也不会这么难堪。”
  谈话不欢而散。
  乔玉莹无奈,只好去找分管区长姚子辰。
  姚子辰也没有料到一个小小的科级竞争,竟然搞得动静这么大,给李青云帮忙的电话打到他这里的也不少。
  两个人商量了一下,最后决定先给朱兆强报上名,挽回一些面子,然后让他在竞争后期主动退出,直接任命为执法二队的队长。两个人达成一致意见后,姚子辰亲自给朱兆强打电话做思想工作。
  朱兆强见自己最倚重的人居然也说了话,心里清楚逆势不可为,只好不情愿地同意了。
  就这样,文件上的原则被突破,朱兆强顺利地报上了名,而萧何吏也被稍带着具备了竞争资格。从有资格到没资格,又从没资格到有资格,远远地站在一旁的萧何吏身不由己地被变幻的风云卷起放下又卷起。
  萧何吏怔怔地看着这一切,眼睁睁看着红头文件的字个个如铁钉一般,又眼睁睁看着铁钉一颗颗如豆腐渣一般,心里很是感慨,在心中一直认为代表权威和不容侵犯的红头文件,居然也可以如此儿戏,一时心里很有点灰灰的感觉。
  一切都在按照预定计划进行,朱兆强被任命为二队队长,从而退出了竞争。
  对单位大多数人看说,这一系列的变化简直让人眼花缭乱,但局内人却是一个个心如明镜,。
  萧何吏当然不能算做局内人,他的一切消息除了任永书和冯连才看似不经意的几句话以外,其余几乎全部来源于陈方凌。

  陈方凌把听到的或真或假的消息不加分辨地一股脑传递给萧何吏,使得萧何吏的心情也随着消息的好坏而起伏不定,忽而飘上云端,忽而摔在地上,当然,摔的次数远比飘的次数的要多得多。
  有时候,在一个小时内,心情就能完成数次转换。萧何吏深刻理解了什么是度日如年,他隐隐有些后悔,本来就没希望的事情,弄的自己如此煎熬,虽然输了没什么,但输的太难看毕竟不好。
  就在萧何吏还没拿定主意是否到局长家里坐坐的时候,竞争已经不疾不徐地来到了面前。
  为了将这次竞争搞地更正规,更好看,正让群众满意,局办公会决定将竞争分为四步:笔试、面试、群众打分、领导打分。
  底气很足的李青云只是一笑而过,并不十分介意,萧何吏自然也不会有异议,他只是案板上的白条鸡,只有任凭随意摆弄的份,更何况这样的程序也并没有伤害到他。
  一个阳光很好却依然寒冷刺骨的上午,笔试开始了,进小考场前,李青云依然很和蔼很亲热的样子,拍了拍萧何吏的肩膀:“兄弟,多让让哥哥。”
  萧何吏点头笑笑,没有说话。
  笔试只占总成绩的百分之二十,李青云几乎没放在心上,甚至提前搞到的几份模拟题他也没怎么细看,因为阅卷的正是人事局职称考试科的哥们。
  很快,两个人就交卷了。时间尚早,而且只有两分考卷,人事局的一个科长就很随意地说现场阅了吧。
  任书记接话道好啊,正好我也看看咱局里才俊的答卷。
  科长有点后悔,不过也没往心里去,李青云已经提前知道大部分题目了,应该不会太差。但随着一道题一道题的阅着,科长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这个李青云,看来考前根本就没看啊,有心想给他将错就对,但任书记还笑嘻嘻地在旁边看着,心里不由一阵气恼,都是你自己找的,怪不得别人。
  一念至此,手下便不再留情面。

  成绩很快出来了,李青云四十三分,萧何吏八十四分。成绩没有公布,表面上只掌握在了乔局长、科长和任书记手上,但还有一个人也已经知道,那就是李青云。
  中午的时候,科长偷偷地把李青云约到个偏僻的地方,把笔试成绩告诉了李青云,并着实地埋怨了他一顿。
  李青云心里窝着火,还埋怨我?这么点事都处理不利索,人事局独立阅卷哪会发生这种事?要放平时,李青云真能骂科长一顿,这么大的事处理的这么儿戏,不过在这个关头,还是别计较了,自己也有责任,他拍了拍科长的肩膀:“兄弟,别多说了,下午的面试怎么办?”
  科长从兜里拿出一张小纸条,动作极小地递给了李青云:“这是下午的面试题目,为了让你拉大分差,专门新换了很难的题目,你必须好好准备了,笔试落下的分数不少。”
  李青云点点头:“打分的时候就靠你们了。”科长笑笑,打了胜利的手势:“放心吧,让形势逆转。”
  下午的面试,形势果然发生了逆转。
  萧何吏的少年时代曾经遇到过一位极其不负责任的老师,那次面试的失败在他心里留下了浓厚的阴影,使得他对面试一直有种莫名的恐惧,当年放弃考研,担心面试也是其中一部分因素。没想到,人生何处无面试,该遇到的永远也逃不过。
  萧何吏坐在长条会议桌的一端,对面是三位人事局的面试考官,乔局长、任书记、苏银祥坐在会议桌的右,冯连才、刘文正和陆春晖坐在会议桌的左侧,外围是靠墙而坐的密密麻麻地百十号单位人员,整个房间的目光都聚集在萧何吏身上,
  这是萧何吏有生以来第一次见这么大的阵势,心里不由开始有些发慌。面试还没有开始,手心里已经纂出了汗水,心也怦怦地跳着,仿佛要从胸口蹦出来。
  面试开始了,人事局的人员给了萧何吏一个密封的信封,萧何吏打开一看,是两道关于执法的问题:遇到情绪激动,暴力抗法的人员如何处理;执法中,与领导意见不一致,你会怎么做?

  看着两道题,对执法几乎一无所知的萧何吏脑海中霎时一片空白。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萧何吏头上的汗水慢慢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刘文正忍不住提醒:“可以先在纸上列个大纲。”
  萧何吏条件反射般地从桌上拿起了笔,但那支笔却艰难地停在空中,始终落不到纸上去。在众人异样的目光中,萧何吏难堪地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科长咳嗽了一声:“三分钟考虑时间到,请答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