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2029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爸当然是明白易湿的恐怖身手,所以我爸才会放心大胆的将我交到易湿的手上。

  “我还以为你对那小子的身手问题不放在心上呢。”易湿喝着苦丁茶笑眯眯的对着我爸说道。
  “你放心吧,这小子应该是遗传了你的优秀基因,学东西都很快,下午教他的东西现在就已经基本掌握了。当初我学这套剑法的时候光是熟悉它都用了两天的时间。”
  听到易湿的话,我爸微微点了点头,眼神之中闪过一丝赞许,开口说道:“有你在,我放心。”
  易湿笑了笑说道:“这玩意儿得看那小子的悟性,其他的都不重要。你当初不也是自学成才吗?没有一个好的名师现在依然强大,大法师那个傻帽儿还想要找你,报仇他恐怕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吧?”
  “这种事情是说不定的。”张鸿才看了看易湿说道。

  “嘿!这就不是说不说得定的事情,有些事情是天注定的。”易湿轻笑了一声说道。
  “你也信天吗?”张鸿才诧异的看了易湿一眼。
  “怎么不信?上天他老人家要让人三更死,他就活不到五更。”易湿摇了摇头笑着说道。
  年轻的时候易湿也不信所谓的天意,所以才会最终酿成大祸,以至于易湿变成如今这个样子。
  “不聊这个话题了,无聊得紧。”易湿摆了摆手说道。
  “这边的进度实在是有些慢,而且也不知道线索到底是不是正确的,我怎么感觉哪家都有可能是幕后黑手?”
  听到易湿的话,我爸眼中闪过一丝精光,握住茶杯的手掌也不由得紧了紧,不过很快便松开了。
  “你觉得让夏老爷子单独与我见一面有多大的可能?”我爸转过头看着易湿问道。
  “你要听真话还是假话?”易湿奇怪的看了我爸一眼说道。
  “算了,你不用说了。”我爸摆了摆手说道。
  易湿再次笑了笑,对着我爸说道:“就你当初做出的事情,夏老爷子怕是得将你记到骨子里面去了吧?再加上夏长江那个瘸子在里面阻拦,所以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爸微微叹了一口气,将茶杯递到嘴边抿了一口这才说道:“如果能够见这个老头子一面,或许很多事情的答案都能够解开。不过我倒是觉得张成应该可以帮我达成这个愿望。”

  “哈哈,他肯定是可以的,只不过这小子在这方面实在是太愚蠢了,谁都看得出来局面这小子到现在还没能反应过来,老张,这一点他可没有遗传到你啊。”易湿将双腿盘在椅子上面,笑嘻嘻的说道。
  “只希望这小子到时候别负了人家才好。”我爸瞥了易湿一眼说道。
  “放心吧,这小子别的方面不怎么样,人品还是不错的,也重感情。等到事情真相大白的那一天,他应该不会做出让人失望的事情。”易湿再次笑道。
  想到过不了多久,就可能会上演一场大戏,易湿眼睛也眯了起来。
  真是期待啊。
  “希望如此。”我爸一口将杯子中的茶水喝完,然后便起身朝着房间走去。
  易湿则准备起身将大院门给关上,感觉到膀胱的尿意,易湿直接走出了大院子,准备找个地方就地解决。
  正当易湿尿得正欢的时候,眼神一凛,突然间出手,一件黑色的物体以肉眼难见的速度朝着身后射过去。

  易湿则赶紧拉起裤子闪到了一边,等看清身后站着的人的时候,易湿这才松了一口气。
  “大晚上出来吓什么人?差点尿到裤子上了。”易湿没好气的对着来者说道。
  突然出现在易湿身后的苦大师眉头皱了皱,显然对易湿这样的语气感到很不爽。
  将手中拦截住易湿甩出来的小石头扔了出去,苦大师拍了拍自己的手,这才看着易湿开口说道:“师弟,这么久没见,你的暗器功夫还是没长进啊。”
  苦大师看上去面如冠玉,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袍,长长的头发被挽成一个发髻,看起来就如同古画中走出来的一个浊世佳公子一般。
  而易湿则一脸胡渣子,头发乱糟糟的,走到街上估计人家好心人还会给他扔上一两块钱。

  无论怎么看,两人的画风都不一样,而看上去不超过三十岁的苦大师却叫易湿为师弟,这样的场景怎么看怎么让人感觉别扭。
  “切,我没事儿专研这个干什么?也就你闲的蛋疼练习了一辈子。”易湿撇了撇嘴不屑的开口说道。
  “我说你怎么出来了?不是说好二十年不出山的吗?现在距离你所定的期限怕是还有一年多吧?”易湿上下打量了苦大师一番,笑着开口问道。
  “我要是不出来,我那徒儿就已经被张家小子给害死了!”苦大师冷哼一声说道。
  “你这话我就不爱听。”易湿说道。
  “林伟的事情我也听说过,那小子非要这样做你难道还要强行阻止他不成?”
  苦大师瞥了易湿一眼,再次冷声说道:“所以你当初才不会听师父的话,然后变成如今的这个样子?”
  听到苦大师的话,易湿脸色微变,眼睛也眯了起来。

  苦大师的目光也直勾勾的看着易湿,像是根本没有发觉到自己刚刚说出的话里面让人讨厌的语气一般。
  良久,易湿脸上再一次挂上了笑容,看着苦大师说道:“师兄,不远千里跑到我面前来,不会就是专门为了说两句风凉话吧?”
  苦大师的眼神也收了回来,瞥了易湿一眼说道:“这能算得上是风凉话吗?”
  “当然算。”易湿无奈的苦笑了一下。
  “当年师父将我给赶出师门,从那以后我就没有再见过他老人家了,你难道不是为了嘲笑我一番?”

  “我有那么无聊么?”苦大师眉头皱了皱。
  “怎么没有?”易湿当场就反驳。
  “当初在师门的时候,多少次我费劲很大心思抓来俩野鸡野兔,刚生火你就给我放走了,为这点小事你跟我打多少次架了?这还不够无聊?”
  听到易湿提及当年的那些陈年烂事,苦大师脸上也有些挂不住。
  “我那是为你好,让你不要沾惹过多的杀气从而影响命格。”苦大师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去你大爷的,说得这么好听,你没有杀过人?而且我捉的还只是野鸡野兔,要是抓来一只野猪什么的,你不得上天啊?”
  “我杀的都是可杀之人!”
  “你怎么知道那些鸡就不是可杀之鸡了?我看你就是虚伪。”
  易湿撇了撇嘴与苦大师顶了几句嘴,从小的时候他们是兄弟俩小矛盾就不断,这么多年没见,再次见面还会没事儿斗上两句嘴,这让易湿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了年轻的自己在昆仑山上跟随着师父学艺的时候。
  日期:2016-05-01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