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27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帛布最上方,是用一种弯弯曲曲的字体竖着写的三个黑色大字,我勉强能够认出来,这三个字应该是“死人经”。
  我在历史书上看到过这种字体,印象中似乎是叫大篆还是小篆。
  而在那三个大字的左边,还有几排扁平的小字。
  “载我以形,劳我以生,佚我以老,息我以死。”
  “善吾生者,善吾死也。”
  “吾爱古真人,死后方成经。”
  刚经历过地宫里种种恐怖,现在陡然看到这布帛上一个又一个的“死”字,心里莫名有些恐惧,但转念一想,这东西是红影子特意留给我的,肯定有她的用意。
  我忍着不适,把这布帛从木盒子里取出来,铺展到床上。
  这布帛也不知是什么材质,很是纤薄,看起来薄薄的一叠,似乎还没有我的课本厚,但铺开之后却非常大,还有两层没有揭开,就已经比我睡的床更大了,要是完全铺开,怕是不比一个房间小。

  我坐到床上,扯着布帛,从卷首的几个大字开始往下看。
  通篇的古文,而且是繁体字,即便从初中开始已经学了文言文,但看这些东西完全看不明白。前前后后翻了一遍,最后也只能确定上面的内容是风水玄学相关的东西,具体根本看不懂。
  布帛分为两面,正面写的是“罗经堪舆,龙穴砂水”,背面则是“巫卜相术,玄学内经”。
  这是前后两面最上方的总纲类目,这几个字倒是能认出来。
  当时我根本不懂这些,只是隐约觉得上面记载的知识学会之后,大概就会像何老头那样有本事了。
  这个想法足以让当时的我很兴奋,翻着对我来说如同天书的布帛,从头到尾的研究了一晚上,一直到天亮,才恋恋不舍的重新叠好,装到木盒子里藏了起来。
  毕竟这东西是红影子给我的,就像脖子里挂的那个玉环一样,轻易还是不要给别人看见的好。
  一晚上的研究成果,大概可以总结成一句话,就是,一个字也没看懂。
  第二天天亮之后,我心里记挂着胖子,虽然明知道他被何老头带到了县城里,但还是忍不住想去他家看看。
  胖子从小便跟他爹相依为命,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人了,也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我作为他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心里很是为他担忧。
  早饭之后,我去了胖子家,等了一天也没见他回来,这才作罢。

  因为县城高中距离家里很远,周末过完之后,一般在周日下午就得回到学校,而且晚上还要上两节自习课。所以这天下午,我就回到了学校。但在学校里,一直等到晚自习上完,也没见到胖子出现。
  心里很是担忧,但也不知道该怎么联系何老头,以至于晚上回到宿舍里睡觉时候都没睡安稳。
  不过回到宿舍之后,却也得到了一个好消息,前几日一直在昏迷中的郭明明已经醒过来了,身体没什么大碍,过几天就能来学校了。
  我觉得挺神奇,那天对付那个血婴的时候,郭明明的魂魄都出来了,事后我都以为郭明明已经遭遇了不幸,却不曾想,今天得到了他平安的消息。
  我想起来那天从宿舍离开的时候,何老头用了个什么纸人,把郭明明的魂魄收了起来,现在郭明明既然恢复了,想必是何老头用了什么方法,让他的魂魄归位了。
  这么说何老头肯定去过郭明明家里,我问了下传给我消息的那个同学,他却摇头不知,说自己只是下午来学校的事情去了下郭明明家里,只知道郭明明身体无碍,别的情况根本不知道。
  宿舍里当日已经被何老头清理过了,前几天我们已经重新住了回来,只不过这天晚上因为担忧胖子,我怎么也睡不着,一会儿想起来那日的血婴,一会儿想起胖子父亲,一会儿又摸着脖子里的玉环,想起红影子。
  我也不知道为何那天晚上心情如此失落,一直到第二天,胖子回到学校,跟我说他要转学离开的消息时,我才明白,多半是我提前预感到了与胖子的分别。

  胖子跟我同岁,这一年虚岁也才十六,还是个小孩,父亲去世之后,就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孤儿。第二天见面之后,他告诉我,他暂时会去跟着何老头生活一段时间,所以会转学走,大概在一周之后就会离开。而且这一周时间,他也不会留在学校,而是跟何老头一起,回到我们村半山腰的坟地里,寻找他父亲的遗体,之后再处理一下他家祖宅里的事情。
  简单道别之后,胖子便离开了,本来我们说好他要走的时候再通知我,到时候我们再见一面。可那个年代也没有手机这种东西,何老头当日用过的大哥大还是我见过的第一件移动通讯设备。最后我跟胖子也错过了再会面的机会。
  等这周末我回到家里的时候,胖子家的房子已经挂了锁。我还特意跑到山里他家祖宅去了一趟,却发现那里已经只剩下一堆燃烧过后的灰烬。
  我不禁想起了当初胖子跟我复述过他父亲的话,九代仵作,九具棺材。等九具棺材都装上人之后,祖宅封门,一把火烧了,九代人的命运也就从此画上了句号。
  当时听的时候,还觉得这是一个距离遥远的故事,却没想到,仅仅十天时间,当日的那番话语,便一语成谶。
  胖子父亲去世之后,村里也没了新仵作,似乎对村里人也没什么太大的影响,此时国家已经开始号召实行火葬了,村里人虽然抵触,但真有白事要办的时候,也不敢大张旗鼓的找仵作上门,有祖坟的悄悄埋进祖坟,家世浅的一般都是随便找个地方就埋了。
  几千年传承下来的丧葬文化,在这个被科技冲击的年代里,似乎显得一点都不重要了。
  我也跟之前一样,每天按部就班的上课,不过对语文的兴趣比之前浓厚了许多,准确来说,是对古文的兴趣。
  随着学习,逐渐我也能看明白那布帛上写的东西了,那上头是一套完整的玄学知识传承,堪称包罗万象,而且异常艰涩深奥。
  换做以前的我,从小接受的教育,让我对这些东西完全嗤之以鼻,但经历了先前那么多事,现在我很相信,这些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绝对不是所谓的封建迷信,而是另一种科学。
  或许这种科学的逻辑,不如西方科学体系那么浅显明了,一看便知,但深入研究之后,你会发现,这里面绝对有真理蕴藏。
  就像中医和西医一样,西医能列出来你的细胞病变,列出药物的化学构成,会用一套严密的逻辑,让你相信它的科学性。中医做不到这些,不是中医没有这种严密逻辑,而是中医的最基础逻辑很多人都不能理解,一旦你知道中医最基础的理论,再去看中医的病理学知识,你就会发现,它的精密程度,一点都不比西医差。

  日期:2016-06-07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