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29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百姓固定觉得早拿钱更实惠,但这不是主要的。”楚天齐摆摆手,“他们也是尽量不想得罪聚财公司,担心聚财公司在付款时不痛快,担心聚财公司因此报复他们。而且我觉得,聚财公司很可能为此找过法院,也许这个方案就是聚财提出的。”
  曲刚表示赞同:“嗯,很有可能。法院就那样,平时总是摆出一副公正无私的样子,其实好多时候都想做好人,尤其不愿得罪一些有实力的公司。”
  楚天齐换了一个话题:“老曲,对于山林租赁纠纷一事,你怎么看?”
  想了想,曲刚道:“其实我也在琢磨这事,总觉得有些事解释不通,就拿合同造假这事来说,就很蹊跷。聚财公司费了老大劲,就是为了坑村民租金?就是为了少花一百五十万?这些钱对于一个公司来说,真不算太多,尤其还是分九年支付,那每年也才分摊十多万。正常情况下,就是县里每年压给这些公司的摊派,也远不止这些。

  更蹊跷的是,聚财公司为了达成造假目的,光是‘借’给何喜发就达六、七十万之多。这些钱即使真是‘借’、真准备收回的话,那么有这些钱就够支付四、五年租金了,聚财公司又何必绕这么大弯子,压了这么多钱呢?另外,何喜发被打一事发生的时间也很巧,是不是和某些公司有牵连?如果要是有牵连的话,那他们更是大题小做,就更值得怀疑了。”
  楚天齐点点头:“是呀,确实蹊跷。从现在看,何喜发被打一事,他们的确有很大嫌疑。如果真坐实了有他们参与的话,那这事恐怕就更不简单了。对了,何喜发可是说过对方想借公章,他们究竟要干什么?开证明一说,纯属是无稽之谈。”
  “蹊跷,的确蹊跷。”曲刚连连点头,然后道,“我们是不是现在查查他们,悄悄的查。”
  “不可,没有证据,我们肯定不能轻举妄动,既使悄悄的查,也不行。还有,现在这个猜测,也不能对别人提起。”楚天齐阻止了对方,“你想啊,为了一个合同造假,他们都能想出那么多花招,弄的那么周密,想必其它事也肯定有好多种应对方案。”

  “嗯,好吧。”曲刚站了起来,“要是没有其它事,我先走了。”
  “好。”楚天齐点点头,“对了,抓紧盯着那个神秘拉闸人。”
  曲刚也答了声“好”,走出了屋子。
  看着曲刚的背影,楚天齐陷入了沉思:真不是他?

  其实楚天齐自从来到许源县的那天起,就多次听到过聚财的名字,就怀疑上了这家公司,他现在的这种怀疑更重。同时,他还觉得这家公司肯定上面有很硬的关系,就是在公丨安丨系统也有他们的人。最开始楚天齐怀疑曲刚和他们有牵连,其实他刚才和曲刚探讨这家公司,就有试探的意思,但从曲刚最近的表现以及刚才的回复看,似乎又不像。
  哪会是谁呢?
  对了,何喜发现在的失忆究竟又有几分真呢?
  是不是自己想多了?
  下午快下班时,高峰来了。
  楚天齐用手一指对面椅子:“坐。”
  高峰依言坐到椅子上,但仅坐了一半在上面,身体挺的笔直。然后说道:“局长,找我什么事?”
  “何喜发怎么样?”楚天齐问道,“能想起以前的事吗?”
  何喜发的安全,现在依然由许源镇派出所负责,副所长高峰更是直接负责此事,因此,楚天齐才有此一问。
  高峰回答:“还那样,能认识他媳妇,但以前的事想不起来。”
  “你怎么看?”楚天齐反问。
  想了一下,高峰道:“我也说不好,只是感觉他的失忆好像有点不对,更像是不愿想起似的。可能他心里还藏着什么事,要不就是他不敢说。”

  楚天齐点点头,示意对方继续说。
  高峰说:“我觉得他更像是不敢说,担心别人的报复,或者是担心给他带来新的罪名,也不排除他在躲避现在应该承担的责任。从他的录音来看,当时聚财公司所谓‘借’钱给他,其实更像是‘送’。后来让他打借条,更多的也是一种威吓,最起码当下是不准备让他还,否则应该直接向他逼债才对。不过这么一弄的话,何喜发的罪名就小的多,或者光从这条看,并不存在犯罪。那么,接着问题就来了,既然是借,那他就该还钱了,可是现在那些钱早都花的差不多了,他没钱还,所以失忆可以躲避一时的债务。

  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只要他想不起来以前的事情,这些事情就不会暴露,就暂时不会给他带来麻烦。只要他想不起来一些事,可能有的人或单位也会因此而太平无事。不管是哪种可能,只要他这是人为失忆,那么他就是在逃避或隐瞒一些东西。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就有了一个危险,随时可能因为说出某些事而带来的危险。这些危险也许来自他自身,也许来自法律制裁,也许来自外界或他人。因此,他的安全还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无论是哪种情况,何喜发的危险依然存在,所以你要时刻注意他的安全,也要尽可能的让他说出心里话。当然,如果他是真失忆的话,那也要帮他唤起记忆。”楚天齐叮嘱道。
  高峰干脆的回答:“是,请局长放心。”
  “你坐这来儿。”说着,楚天齐在电脑上点出一个录像视频,“看看这个。”说完,站起身,离开了自己的座位。
  高峰马上站起来,看了局长一眼,绕到了桌子另一面。站在那里,点开了电脑上的视频。
  看着看着,高峰按了暂停键,眉头微皱起来。过了一会儿,再次开始播放视频,并双眼紧紧盯着画面。
  连续看了三遍同一关键处,高峰停止播放视频,抬起头来:“局长,您是让我认这个人?”
  楚天齐点点头:“是,我让你过来,主要就是这个事。”
  高峰指着电脑上画面:“这个人应该是程绪。”
  “程绪?看守所综合科副科长?”楚天齐反问。
  高峰笃定的说:“应该是他。从我调到看守所开始,一直到去年冬天,我和程绪都是室友。有一次,我从外面回来,他没在宿舍。在我开衣柜准备放东西的时候,锁子怎么也打不开,我就使劲拧动钥匙,同时还摇动衣柜。我和程绪共用一组四开门铁皮衣柜,每人两个柜子,就在我打开柜门的时候,他的一个柜门也被晃动开了,估计是他没锁住吧。结果从他柜子里掉出一个透明塑料衣服袋子,袋子里面装着一件冲锋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