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586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至于魏文长,那就更加淡定了,眼中别无外物,枯寂如竹。
  他们没动。
  御堂纱织和御堂久美子动了。
  两姐妹赤手空拳,冲入一众如愤怒公牛的山口组黑-帮成员中间。
  两姐妹的身材,都极为瘦削,个子也不高,充其量一米六左右,都是那种娇俏玲珑的体格。
  虽然这帮日本男人个子也称不上多高,但普遍都在一米七往上的,且还有不少肥头大耳大腹便便的,单从体型对比来看,两姐妹挑战这群山口组黑-帮成员,无异于螳臂当车。
  但结果却是完全反了过来。
  两姐妹成了冲锋车,而这群山口组黑-帮成员,变成了一群自大愚昧的螳螂。
  两姐妹的动作,都是无比简洁和流畅,没出一次手,必然折断一条胳膊,没踢一次腿,也必然踢断一条小腿。
  人体骨骼兼具刚度和柔度,要掰断踢碎,是需要极为强大力量的,谁又能想到,看起来文文弱弱不禁风的两个女人,手上脚上,随意发力,竟是有几百斤、甚至上千斤的力量?

  对于武圣来说,所有凡人都是蝼蚁。
  而对于暗劲巅峰、身体各项机能已经达到人体极限的武者来说,没有武学根基的普通人,都是蝼蚁。
  非常遗憾,御堂家的两姐妹,可都是实打实暗劲巅峰的武者,武道小宗师。
  她们任何一人,要掀翻这十余个普通的黑帮成员,都不费吹灰之力,更何况是两人联手?
  大概十分钟后。
  这十余个山口组成员,便俱都躺在了地上,哀嚎不止,惨哼不绝。
  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战斗,真正意义上的虐菜。
  因为这一场混战,本来还乌烟瘴气、群魔乱舞的一个酒吧,已经彻底混乱起来。

  音乐早就停了,客人有围观的,也有报警的,更有拍照的,更大一部分,则是选择了明哲保身,直接离去。
  酒吧的保安们,刚开始还想冲向来制止这群人斗殴,不过在见识过御堂家两姐妹的实力和手段后,很机智果断的选择了闭嘴。
  大多数都是眼神畏惧、畏畏缩缩的躲在人群后面,看着满身血迹的御堂家两姐妹,没一个敢上前的。
  池田一夫躺在地上,捂着自己被御堂纱织生生撤下半截的手臂断口,剧烈的疼痛,让他满脸蜡黄大汗,而过多的失血,已经让他连惨叫的声音都没有了。
  这一刻,他心里无比的后悔。
  觉着自己出门一定没有出黄历——如果日本人出门也有看黄历习惯的话。
  这家酒吧叫炎龙酒吧,是歌舞伎町最大的酒吧之一,是歌舞伎町最能赚钱的酒吧,没有之一。
  这当然不是问题的重点。
  问题的重点是在于——
  这不是一家日本人开的酒吧,而是中国人开的。
  歌舞伎町是日本最大的红灯区和销金窟。
  这么大一块蛋糕,肯定会产生许多利益纠纷。
  显而易见,作为日本最大黑帮的山口组,能容忍歌舞伎町最能捞金的酒吧,居然是中国人开的么。
  显然不能。
  所以日本山口组驻新宿区的大佬池田康怒了。
  他要搞臭这家酒吧。
  池田康采取的套路其实一点都不复杂,就是派人去炎龙酒吧闹事。

  今天已经是他们第三次来闹事。
  前两次,炎龙帮的大龙首郑先生,都选择了隐忍,息事宁人。
  因为郑大先生一味退让,山口组的人,也可不能做得太过。
  虽说歌舞伎町是黑帮的天下,但毕竟名义上,还是要服从政府领导的。
  事实上日本的企业或多或少都会逃税,而逃税率最低的,就是黑帮名下的产业。
  这第三次,池田一夫这个山口组大佬池田康的二儿子主动请缨,把这个活儿揽了下来。
  本来这种脏活儿累活儿,还有可能有危险,池田一夫作为山口组最大的太-子-党之一,是不屑于来的。
  不过池田康年纪大了,关于选择继承人的事情,也就提上了日程。

  池田康有两个儿子,大儿子池田俊,小儿子池田一夫。
  本来池田俊是钦定的继承人,池田一夫不如自己哥哥聪明,手段也远远不如自己哥哥,开始是没打算跟自己哥哥抢位置的。
  只是前段时间,池田俊莫名其妙惹到了一个华夏人,吃了一个大亏,亏了组织足足三千万美金。
  因为这件事,池田康开始有些不怎么喜欢池田俊了。
  池田一夫觉着,自己的机会来了。
  所以这段时间,他难得变得勤奋起来,最近他要做出一些实事,拽取一些功劳,培养一些心腹,拉拢一些元老,好跟自己的哥哥争位置。
  因为前面两次,炎龙帮的郑大先生表现的都很怂,池田一夫觉着,这次肯定不会有危险,便亲自带队来了,专门挑选了认定可以被肆意欺凌的一帮客人下手——魏文长一个头发都开始灰白的中年人,陆羽一个一看就是病痨鬼的小白脸,还有两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娘们——能有多大的战斗力?
  更何况,这四个人里面,两个男人,可都是华夏人。
  什么时候,愚蠢的支那猪,都敢泡大日本的女人了?

  池田一夫很生气。
  所以他佯装喝醉了,主动来挑事。
  本以为是四个任由他宰割的猪,哪知道这四头猪,摇身一变,就成了远古时代的霸王龙?!
  这一刻,池田一夫很忧郁。
  任何人,突然失去了一只手,因为失血过多,今儿能不能保住自己小命都是问题时候,都会变得很忧郁。
  “你们谁是管事的?”
  见御堂家两姐妹把这帮犯贱挑事的日本人收拾得差不多了,陆羽淡声问道,冲着其中一个家伙。
  御堂纱织用日语帮陆羽翻译。
  此人听了,咬咬牙,骂道:“八嘎,支那猪!”
  陆羽冷笑。
  努了努嘴。
  御堂纱织没动,而是跟御堂久美子递了递眼色。
  御堂久美子冷冷一笑,跨步上前,小脚直接踩在一个家伙的手腕上,突然发力,喀拉一声,骨骼碎裂的声音。
  此人的手腕,直接被御堂久美子踩成了一团血糊糊。
  接着一脚,踹在了此人脑袋上,倒是没有踢碎,而是一脚踹飞了两米远,脸上鼻血狂飙。
  他惨哼起来,凄厉无比,就如屠宰房马上就要被下刀子的肥猪。
  “谁是带头的?”陆羽继续问,冲着第二个家伙。
  此人嘴唇阖动,想要开口,似乎又不敢,眼神时而畏惧,时而闪躲。
  陆羽继续努努嘴。
  御堂久美子继续上前,噗噗两脚,一脚踩碎手腕,一脚踢碎鼻梁,动作干脆无比。
  日期:2016-10-14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