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673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在最后这弥留之际的那种眼神孙亚俊是可以理解的,萧老大一定是想到了他的儿子,那个身在海外的萧博翰,萧老大或许在想,这臭小子现在干什么呢?一定是一手拿着一本诗书,一手端着一杯红酒,正在那摇头晃脑的给同学们显摆自己文学修养的深厚,是的,他应该就是这个吊样,卖弄风雅,装腔作势。
  孙亚俊就看到萧老大笑了起来,他的唇角在勾起那笑意的同时,还流淌出一缕血痕,血在一点点,一滴滴的滑向了地面,他一点都没觉得,在他整个的脑海中,或许唯有儿子萧博翰的头像在不断的重叠,不断的变换吧。
  但这一些幻觉总归还是都烟消云散了,孙亚俊抬起了头,看着柳林市夜的美,夜的色,夜的幽,夜的甜.让这暮色像一张黑色的大网,悄悄地撒落下来,笼罩了整个大地,也笼罩住了萧老大冰凉的身躯。
  孙亚俊看了那乞丐一眼,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乞丐走进了孙亚俊,从他手里拿过了那把海淌着血的军刺,默不作声的刺入了孙亚俊的腹部,不过以他老练和专业的水准,这一刀是不会让孙亚俊送命的,其实这个乞丐心里也很不以为然,为什么不让自己直接这样刺死孙亚俊呢,他死了岂不是事情更隐秘。

  孙亚俊当时也有这样一个念头,他们会不会杀人灭口,过河拆桥呢,但当时的他已经别无选择,妹妹还在对方的手上,就算今天明明知道他们会刺死了自己,自己也无法反抗........。
  不过现在 孙亚俊算是明白了,当时没有灭自己的口,不过是为了今天对自己的再次利用。
  孙亚俊直到今天为止,还经常的回想起当时萧老大那最后的微笑,每想到一次,孙亚俊就会多一份自责,多一份内疚,而今天他又一次的接到了同样的电话,孙亚俊就彻底的奔溃了,他茫然的看着前方,好久都感觉到自己的脑袋里空空的。
  萧博翰一点都不知道这个危险在悄悄的临近,他今天得到了一个让他大为心动的消息,刚刚柳林市工行的李晓行长来了一个电话,说最近柳林市的汉江制药厂准备出售,这个是个不错的企业,虽然现在暂时有点困难,但药品的利润和未来发展空间都很大,他动员萧博翰去了解一下,要是可以的话,恒道集团把这药厂收购回来,以后肯定会一本万利。

  萧博翰就开始心动起来,这是一个不错的机会,自己一直都想要把恒道集团改革转型,让恒道以后的利润点不再依赖于街头巷尾的收费,更不是靠逼~良~为~娼的豪夺,而是要走向正规,走向正常,制药厂就完全附和恒道未来发展的方向。
  萧博翰就叫来了全叔,历可豪等人,一起筹划商议起来.....。
  而在柳林市的另一个地方,还有一个人也在动着制药厂的脑筋,他就是大鹏公司的吕剑强,前一两天,国资委的马主任带给了吕剑强同样的这个消息,吕剑强也心动了,今天他就专门宴请了葛副市长和马局长等人,在酒热耳赤中,葛副市长和国资局马主任,也就口头答应了帮他这个忙,争取让他拿下这个汉江制药厂。
  吕剑强的想法有两个,一个是改制,重组,靠这个厂子为自己挣钱,还有一个想法就是先拿下这个企业,转手卖给别人,捞一把就可以了,因为他相信自己买下来的价格绝对不会太高,至于用哪种方式,那都是次要的,先拿下汉江制药在说吧。
  吃完饭,吕剑强又邀请大家一起去洗浴了一翻,让每一个客人都舒舒服服,满满意意的,这才把他们都送走,吕剑强回到自己的房间,给浩天国际投资公司的总经理范士宏打了个电话,把市里准备出售汉江制药的消息告诉他,让他明天一早就去国资委,找马主任,把有关资料取回来。
  第二百四十二章:一代枭雄
  这个浩天国际投资公司是吕剑强两年前在香港注册的公司,一共也没花上几个钱,当初的想法只是为了能在境外开立账号,方便转移资金,同时也是为给自己留条后路,办个移民什么的。

  可自从表弟范士宏从东北大学研究生毕业后,被自己请来当了总经理,他却把这个空壳公司干的有声有色,当初给了他一百万启动资金,却被他当成风险基金,在一些有发展前途的小项目上快进快出,两年时间,已经翻了两番,还在本市的好几个小型高科技公司占有股份。
  听说表哥有收购汉江制药的意思,范士宏很是兴奋,开公司不怕没钱赚,就怕没事干,他等不得明天去取什么资料,打开电脑,直接进入汉江制药的网页,粗略看过后,他就有一种将军大战之前的亢奋。柳林市汉江制药厂是一家具有相当规模的企业,跟他过去参与的那些小打小闹不可同日而语,这个厂成立于七十年代,是全国100家重点制药企业之一,曾经是全省经济100强企业。主要生产化学原料药、医药中间体、药物制剂、饲料添加剂等品种,其拳头产品阿斯匹林,年产量120吨,主要销往美国、西欧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

  可兴奋之后,他又感到迷惑,这么一个好企业,政府干嘛要卖呢?他觉得明天先把企业的资料拿到手,如果说有必要的话,再到这家企业走一趟,相信会找到答案。
  其实,不仅范士宏在迷惑,就连汉江制药厂的厂长肖大成也是相当不解。这个人高马大的北方汉子,锁着眉头,掐着太阳穴,翻来覆去地想葛副市长招见的那个场景。
  两天前,葛副市长为一笔2000万的银行贷款问题,把他叫到自己的办公室。
  葛副市长说:“老肖,工行的李行长找我了,他问这笔当初市政府硬性压下来的贷款已经逾期快二年了,如果近期不能归还的话,他们准备走法律程序追讨了。”

  老肖委屈地说:“葛市长你最清楚了,这笔贷款是政府非让我们贷的,是为了解决厂子的污染问题,上废水处理项目用的。”
  “这些我都知道,当时那套污水处理系统花了一千多万吧?”
  “是啊,当时也觉得投资不是很大,可是没想到,后期增加的运行费用,要高于前阶段处理的好几倍成本。可为了柳林人民的饮水安全,我们只得坚持,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呀。 ” “老肖,”葛副市长很诚恳地对他讲:“我仔细研究过你们厂的问题,之所以困难重重,表面上看,是因为产品种类繁多,生产过程复杂,还有原材料投入量大,产出比小。结果,大部分东西最终都变成了废弃物,尤其是制药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废水,浓度高、水量大、可生化降解性差,从而造成治污成本居高不下。”

  肖厂长一拍大腿“葛市长啊,你说得太对了,看来你真是认真研究过我们厂的问题了。”
  “你先听我说完,”葛副市长抬手示意他打住:“但是,我认为最根本原因不在这!而是你们企业的新药研发能力不行,没有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的新产品。大部分产品都是利润低、污染重的仿制药品或传统低端产品,正是这种产品结构,导致你们企业在市场竞争中一直处于劣势地位,甚至连区区2000万贷款,竟然拖了几年都还不上。弄得我这个市长还要为你擦屁股。”
  日期:2016-06-07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