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671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让萧博翰有点黯然神伤,以后再也见不到这个女人了,或者两人的缘分就到此为止了,大千世界,人海茫茫,自己能和她有这样一段相识,一段缘分是多么难得啊。
  四月的天气已经开始暖和起来,刚刚踏进薛萍的房间,萧博翰就看到了
  薛萍穿着马甲短裙,从卧室出来,她昨夜在锦绣城工作了大半夜,把所有的账目都理了一遍,今天就没有在到锦绣城去,她热情迎接着萧博翰,让自己温柔的身躯贴近了萧博翰的身体。
  她说:“我很久都没有这样轻松的心情了,这应该感谢你。”
  萧博翰说:“是你自己吧自己压的太重,本来这样的事情不该你来做。”

  她说:“是啊,我是做不了,来到柳林市几年了,我一直想着去做,但一直都不知道怎么办,还好,你出现了。”
  萧博翰就暗自好笑,这个薛萍好像把利用自己说的那样光明正大一样,不过想想,自己能让她一生无憾,就算是被利用一下,也是值得。
  他拥着薛萍坐在了沙发上,薛萍就闻到了萧博翰身上的一股酒味:“你喝酒了?”
  “你电话来晚了一点,否则我本来可以不去喝酒的。”
  “哈哈,自己喝了酒还怪上了别人,这样的男人少见,这样吧,我帮你放水,你洗一下。”显而易见的,薛萍今天是准备用自己最直接,最原始的方式来犒劳一下萧博翰了。
  萧博翰也自然是此道中人,他明白这话的意思,于是笑嘻嘻地对薛萍说:“我洗可以,但我要我们一块去洗。”
  薛萍也是有些不好意思和萧博翰共浴,在她的观念里,对这样大胆放荡的举止到底还是有些抗拒的,萧博翰却不容她拒绝,放了水就搂着她进了浴室。
  薛萍家的浴室很宽大,漂亮的椭圆形浴盆底还镶着一圈彩虹色的环形灯,打开来映得水光潋滟,萧博翰从来没见过这么豪华的家庭室内浴池,看得有些呆了,不过他实在是也没有到过多少人的家里去过。
  萧博翰脱了衣服,跨进浴池,微笑着欣赏薛萍的脱衣美态。
  薛萍内衣裤是洁白的,倒是没什么花哨,可是她眼角含羞、眉目藏春的妩媚神情,她在萧博翰面前脱衣沐浴的生涩拘禁,却是别有韵味......。
  不过这样的快乐在最后还是以伤感来结束,因为薛萍就要离开柳林市了,她已经交接了手续,带着一棵寂寞和不舍的心情要离开了。

  萧博翰在这个夜晚一直拥着薛萍,这个女人或者只是自己生命中的一个过客,但她留给萧博翰了太多的回忆,让萧博翰有一种心痛额感觉,感怀她的无奈,也感怀她的坚韧,一个女孩,牺牲了自己的青春年华,仅仅是为了一个本来不需要如此麻烦的惩罚。
  萧博翰真的很希望,自己和薛萍的认识像流年似水,岁月蹉跎,在不知不觉的便遗忘。
  希望自己不要成为薛萍的牵挂,自己的容颜,也应该在岁月的风声里越去越远了,不要给薛萍余下一些记忆的痕迹,让它们散落成一地的斑驳,再也不要找回昨天。
  这当然是很难做到了,第二天,在离别的时候,薛萍还是抱着萧博翰哭了,她反复的说:“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你,永远都不会。”

  萧博翰抚摸着她的头发说:“不,我希望你尽快的忘记我,忘记我,你就不会想到柳林市了,也不会想到你这些年的苦难和伤心。”
  “我宁愿伤心,宁愿痛苦,也要记住你。”
  萧博翰深深的看着怀里的薛萍,也不知道该怎么来告诉她,或者想让她忘记自己,或者想要自己去忘记她,这本身都是无法做到的事情。
  第二百四十一章:一代枭雄

  世上美人众多,肥环燕瘦,无一人有她那样独特的气质,她孤傲、无畏、自信、有着一股不羁的野性,她是最璀璨的光华结晶,如同一团烈火,激烈且张狂地燃烧着,这样的女人怎能让自己不再怀念。
  回到了恒道总部之后,萧博翰心中一直都有一种伤感的情绪,连刚刚回来给他汇报刚刚和史正杰谈判归来的历可豪都感受到了萧博翰这种寂寞的气息。
  历可豪说:“萧总,你今天情绪不好,是不是还在为史正杰的事情生气。”
  萧博翰摇了摇头说:“史正杰我已经不关心了,他的事情交给你处理,我是在感叹世间的生离死别。”

  历可豪笑了起来说:“这本来不是一个大哥应该具有的情怀,认真,拼搏、残酷,槊血满袖,豪气干云,才是我们的渴望。”
  萧博翰黯然的说:“但可豪啊,别忘了,我们首先是有血有肉的人,对了,今天谈的怎么样?”
  历可豪就把自己今天到史正杰那面的谈判的情况给萧博翰详细的做了汇报,他说史正杰已经同意对损坏的装修等等做出赔偿,对于这段时间的停业造成的损失,他也可以适当赔偿。
  萧博翰冷冷的说:“适当是一个什么词?这个词我绝不接受,告诉他,我们会按过去正常营业收入来核算的,他要百分之百的补偿,第二个选择那就是开战。”
  历可豪点头说:“是啊,我也这样想的,最近这一年来,史正杰几个矿山给他挣的不少钱了,也该让他放点水了。”
  萧博翰说:“你明天去谈的时候也可以暗示一下他,谈不拢我们就要对他矿山发起攻击,我想他一定会更加担心。”
  历可豪笑了,说:“好的,我会让他感到惊慌失措的。”
  萧博翰拿出了一支香烟,点上说:“可豪,最近和语凝联系没有啊。她走了很长时间了。”

  历可豪脸一红,他没有想到萧博翰怎么会突然的问起这个问题来:“嗯,我们联系过几次,她过的挺好的。”
  “她对过去的事情应该都忘怀了吧?”
  “感觉差不多了,这次回来我们有时候还会谈到耿容的事情,我认为,只要她能够平心静气的谈这个问题,那就说明她心中已经没有了障碍。”
  萧博翰点下头:“是的,不过妹妹一直都是个很开朗的人,应该不会在她心里留下太多的阴影。”
  历可豪也很赞同萧博翰这个看法,同时,历可豪的心中也有一种甜蜜,他和萧语凝处的越来越融洽了,也许自己心中的那个梦想有一天就会成为现实,一想到这,历可豪都会情不自禁的露出笑容。
  柳林市又复归于平静了,史正杰在随后的谈判中也只能妥协,他没有办法单独来因对萧博翰对他的恐吓,特别是当萧博翰又可能对他几个矿山发起攻击的那个想法,更让史正杰感到惶恐,矿山是他的老本,他可以丢掉所有的生意,但绝不能让矿山受到损失,所以他让步了,给出恒道集团了一个满意的补偿。

  而萧博翰则通过这次对权利的对抗,自己也变得更为成熟,自信起来了,并且在这场争斗中,萧博翰海获得了一个意外的收获,那就是蒋局长从柳林区公丨安丨分局局长变成了柳林市公丨安丨局副局长,这样的变化对蒋局长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喜悦,但同时对萧博翰来说,也是一个难以比拟的优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