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927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迎面走来的两个家伙,长的并不恐怖,不是青面獠牙的鬼怪,相反,长着一张人类的脸。
  一对童男童女,看上去有十三四岁,浑身穿着白袍,脸也是白的,脸上却涂着厚厚的胭脂,嘴上擦着最浓的口红,点着眉心。
  最重要的是,两人脸上都带着微笑,表情十分逼真,但是看上去却像是一张假脸。

  这样一种拟人的脸,再配上夸张的妆容,平添了几分诡异阴森的感觉,比那些狰狞厉鬼还要显得可怕。
  两个家伙用一双大而无光的眼睛望着叶少阳,踮着脚,一步步走近。
  叶少阳后退半步,把勾魂索抓在手里。
  “我知道了,是童男童女!”吴瑶叫起来。
  “什么?”叶少阳心中一沉,“活祭?”
  “不是,是用牛皮纸扎的。”
  吴瑶道,“我们苗寨,凡是有地位的人死去,家人都要扎两个牛皮纸人,取了名字,在坟前烧掉,这两纸人就会以死者为主人,服侍他的阴魂。”
  停了一下,她接着说道:“我看这两个鬼的相貌,跟在坟前烧的纸人一样,而且,他们的腿都是瘸的……

  我记得在葬礼上,童男童女的一只脚后跟,要用剪刀剪开,说是把筋剪短,这样就不会跑了,只能在主人身边服侍。”
  叶少阳恍然,类似的传统,在汉人丧葬文化里也有,不过没有这么细致。
  服侍主人,那是扯淡,不管是汉人还是苗人,都属于华夏大地府管辖,死后都要入阴司,过奈何,进六道轮回。
  不过苗疆巫术里只有通神术,法力来自巫神,对于地府避而远之,不明就里,所以不少巫师以为人死后会留在坟墓里或是家中,甚至能保佑子孙后代,真是笑话。
  不过这童男童女既然是用巫术祭炼,能成邪灵,也属正常。
  童男童女一路来到桃木栅栏的门框后面,便站住不动了,一左一右立在两边,一双大眼睛望定了叶少阳,充满敌意。

  叶少阳顿时明白,这两个家伙是用来看守陵园的,生前也不知道下了什么咒法。
  而且陵园周围,用桃木围成栅栏,这一对邪灵也逃不出去。
  叶少阳让吴瑶等着,自己从门框里走了进去,那一对邪灵立刻抬起双手,好像僵尸一样,把一双尖细的手掌,对着他刺过来。
  叶少阳轻松避过。
  这种程度的邪灵,对他构不成任何威胁,三下五除二,将二人用朱纱线捆住,脸上贴了镇邪符,动弹不得。

  吴瑶心惊胆战的走进去,来到叶少阳身边,开口问道:“难道任何人进来,他们都会上前来阻拦吗?”
  叶少阳愣住,是啊,平时来上坟祭祖的人肯定不少,这一对邪灵必然不会显身阻拦,但是何以自己还没进去,就遭到他们隆重“接待”?
  仔细一想,只有一种可能:这邪灵对自己身上的罡气,或者法器的灵力有敏锐的感知。
  这大概也是祭炼他们的人,用某种巫术驱使的缘故。

  没时间去研究他们,叶少阳打开一个笔式手电,带着吴瑶,从外围开始,一个个坟墓找过去。
  墓碑上都有名字,这些年死的,还流行在墓碑上刻下照片,因此并不难辨认,只是坟墓太多,工作量不大。
  墓地越往山上去,地势越高,两人一路找上去,发现墓碑的质地和坟墓的占地,都逐渐增加。
  看来苗人的风水信仰也与汉人一样,同样的阴宅风水大局里,地势以高为尊。
  叶少阳正想着,突然惊魂铃“叮铃铃”的响起来,心中猛然一惊,一转身,看到一道黑影,从坟茔后面的山上飞奔下来:
  形状像一头猛兽,浑身漆黑,但是半透明,好像一道水墨画出来的烟雾。
  头部却是巨大,脸色惨白,竟然是一个女人的脸,怒眼阔口,仿佛带着一个京剧面具一般,脑袋周围,还长着一圈青色头发,两边分开,好像竖着三七分。

  这是什么鬼东西!
  叶少阳感知到这东西周身萦绕着一股邪气,显然也是一个邪灵,但是修为比那对童男童女要强得多。
  “你自己小心!”
  叶少阳把貔貅印塞到吴瑶手中,让她退后,迎着那只邪灵,凌空打出八枚五帝钱,组成八门金锁印,围着邪灵环绕,将其封锁起来。
  “呵……”邪灵喷吐出一口邪气,浑身一震,破开封印,身体化作一道黑烟,将叶少阳围起来。

  叶少阳早已抽出勾魂索,凌空抖动,护住周身,左手不断打出灵符,一口气结出七道法印,将那黑气定住,瞬间又回复了那副诡异的真身,摇头摆尾,试图冲出封锁。
  “你也是守灵的?”
  叶少阳牢牢锁住它,试探说道,“我要灭你,易如反掌,但我见你身上没有戾气,也不是恶灵,给个机会你。我不是来盗墓的,只是来找一具尸体,事成就走。你要是不闹,我就放开你。”
  那邪灵听了,居然真的不再挣扎。
  叶少阳连续收回灵符,解开法印,那邪灵幽怨的看了他一眼,果然不再进攻,调转身躯,窜回到山上去。
  “它……就这么走了?”
  吴瑶半天才走上来,不放心的问道。
  “这邪灵开了灵智,不是傻比,它知道打不过我,我也说了我不是来盗墓的,它犯不着送死。”

  接下来两人继续寻找温华娇的坟墓,一路找到山上,见岩壁上掏出一个洞窟,用手电照去,里面供奉着一尊木像,相貌正是之前那个邪灵,两只眼睛还在闪闪发光。
  “好像是苗族的某个巫神……”吴瑶猜测道,“我以前在神庙里见过,但不知道名字。”
  叶少阳点点头,不去管它,在周围继续寻找,终于在最高处的一块地方,找到了温华娇的坟墓。
  叶少阳先查看了周围的墓碑,发现这一块地方,一共有十几座坟墓,碑都是大理石的,极高而阔,上面没有照片,碑上的人名都是用汉字写的,因为苗族没有文字,长久以来,早就接受了用汉语书写。

  这些坟墓,都是两两一对,左边的墓碑上起笔都是“祭司xx”,右边都是这名祭司的妻子。
  吴瑶一拍脑门,“我真糊涂,光想着横死了,温华娇老公是祭司,就算是横死,也一定会埋在祭司群墓,我们白找了那么久。”
  随后解释,苗人有规矩,凡横死者,死后尸体不能进祖茔,吴瑶考虑到温华娇和丈夫是祭司家族,虽然双双横死,大概会跟普通族民埋在一起,没想到还是埋在了祭司群墓中。
  温华娇的墓碑旁边,就是她的老公、慕清雨兄妹的父亲,十八寨的上一任祭司。

  墓碑上写着:十八寨四十三代祭司慕山山。
  日期:2016-07-07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