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620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唯一还没想明白的是,这个钱江明到底藏的是什么目的。难道说,想将倪秀云的死嫁祸到他的身上,这似乎也不太可能。他昨天跟倪秀云分开之后,就去了酒店,直到早上回太和,中间没有离开过房间。如果他们想嫁祸,在时间上,就存在问题。
  而且,刚才钱江明自己也说了,倪秀云是吃安眠药死的。
  那么,这个钱江明到底想干什么?
  梁健看着他,等着他‘现原形’。
  可,这个问题之后,钱江明却不问了。反而将手里的文件夹一合,站了起来,对梁健说道:“走,我带你去见倪秀云同志最后一面。”
  梁健一愣,跟着他站起来,往外走。
  工作人员掀开白色布单时,倪秀云除了比昨晚见面时脸色苍白之外,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她闭着眼睛,很安详的样子,像是睡着了。
  梁健盯着她的眼睛仔细看了很久,希望她睁开来,希望这只是一个玩笑。可她没有。他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目光上移,看到昨天看到的额头上的那块红肿,现在已经成了青紫色了。
  再往下看,脖子里也有很大一块,一直延伸到锁骨的地方。
  梁健忽然抬头问旁边的工作人员:“你们知不知道这些是怎么弄的吗?”他指了指那两块青紫。

  工作人员看了一眼回答:“应该是受到了撞击造成的。”
  梁健又问:“她身上还有其他像这样的地方吗?”
  工作人员抬头看了一眼一起来的钱江明,然后才回答:“我不清楚,不好意思。”
  梁健知道问不出什么了,便闭了嘴。

  “要不要我们出去,给你们一点单独的空间?”忽然,钱江明问。
  梁健拒绝了。
  他站着看了一会后,扭身就往外走。
  走到外面,他站住问钱江明:“她有没有留下遗言什么的?”
  钱江明看着他,这会脸上没了之前的那种虚伪的笑容,忽然很严肃地问他:“我再问一遍,你和倪秀云同志,真的只是朋友关系吗?”
  梁健同样认真严肃地回答:“真的只是朋友关系。”

  钱江明看着他,像是在研究他这句话的真假。一会后,也不知他心里得出了什么答案,只听他开口说道:“她留了一份遗嘱,和一封信。遗嘱里面,对她的财产做了分配,那封信,是给你的。不过我们已经拆开看过了,这一点我希望你理解。”
  梁健虽然心里有一万个不愿意理解,但也只能接受。钱江明将遗嘱和信的复印件给他看的时候,他很震惊。
  倪秀云将她的财产一半留给了他,剩下的一半,捐赠给了北京的一所孤儿院。至于那封信,里面只有简短的几句话:
  梁健,这辈子,能遇见你,可能是我最大的福分。我的生活,早已走不下去,勉强撑到了今天,也算是上天对我的眷顾了。这个世上,除了你之外,就剩下绿萼,是我所牵挂的。如果,你今后有能力,请帮我照顾她,谢谢!最后,再见!
  梁健站在那里,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他转头,抬手在眼角一抹,然后转头问钱江明:“这份复印件我能留着吗?”
  钱江明点头。
  梁健将信叠好放进了口袋,然后又问钱江明:“我能去她家看一看吗?”

  钱江明犹豫了一下,转头将另外一个同事喊了过来,问:“死者家里证据搜集得怎么样了?”
  同事回答:“已经差不多了,A组已经回来了,B组在那边收尾,大概在十几分钟,也回来了。”
  钱江明点点头。同事走后,他对梁健说道:“等那边结束,你可以过去看看,不过不要停留太久。”
  梁健点头。
  “到时候,我会派个人陪你一起过去。”钱江明说。
  之前看到读者评论说,在前面,将老唐家里的那些人物关系弄错了。我会在查证过后,予以改正。谢谢这位读者,今后继续欢迎指出文中的一些错误。保证愉快接受批评!
  -----
  她家里很整洁,很干净。干净得几乎一尘不染。这是,梁健进门的第一感觉。

  进去后,他在客厅看了一圈,走向卧室。据说,她是在那里吃的安眠药。卧室里很黑,他伸手开了灯。灯光亮起的时候,恍惚看到她躺在床上,闭着眼,安详而美丽的样子。
  梁健愣了一下,回过神,扭头看了一眼卧室。窗帘开着,窗外可以看到对面那栋楼亮着灯的房间里,一个女子正在房间里跳操。
  梁健看了一眼,又将目光落回屋里,床头柜上,什么都没有。再看梳妆台头,有些化妆品的瓶瓶罐罐放在那里,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多余的东西。
  梁健又看了一圈,忽然觉得奇怪,这种奇怪说不出理由。就是很怪,却不清楚怪在什么地方。
  这时,跟着他的那个的人电话响了,他嘱咐了梁健一句不要乱动东西后,就走到客厅去打电话。梁健趁机去看了看床头柜的抽屉,还有梳妆台的抽屉,干净得就好像倪秀云从来就没有用过这些东西一样。
  梁健终于意识到了,从他进门这一刻开始,就隐隐感觉到的那种怪异是为什么了。因为这个房间里,除了一些生活必须的物品之外,似乎连一样‘多余’的东西都没有。
  梁健来过倪秀云的房子,虽然没有熟到每个细节都清楚,但他看到过一个大概,虽然倪秀云的房子也很干净整洁,但她还是会有许多小摆设,精致而又不失生活的味道。不像现在这个房子,干净得空空荡荡,没有生活的气息。
  跟着他的人打完电话走了回来,梁健没再在这个房间里多停留,走了出去。那个人问他:“梁书记,刚才局里来电话了,有事要立即回去。您看完了吗?看完了的话,我们就走吧。”
  梁健点头。
  坐上车,梁健想着刚才屋子里感觉到的那种奇怪,坐在椅子上发呆。小五在前面等了七八分钟也没等到他说去哪里,便问:“哥,我们现在是回太和还是在这住一晚?”

  梁健回过神,看着后视镜中的小五,忽然想到小五是部队出身,而且还不是普通部队,肯定有些特殊经验。他便将自己的思路整理了一下,把刚才感受到的一些怪异之处,和心底的一些疑问跟小五说了出来。
  小五听完之后,沉默了几秒钟时间,忽问梁健:“哥,你是觉得,她不是自杀的?”
  其实,梁健根本就不敢往这个方向想,但他心底里有这种隐隐的不敢说出口的感觉。很奇妙,梁健就是觉得,倪秀云不会自杀,至少不会这么默默无闻地就自杀了。虽然她留下了遗嘱,给他留了信,甚至在昨天跟他分开的时候还说了那样的话,看似好像真的是在诀别。梁健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想着昨天的那句话,他也差点相信倪秀云真的会自杀。可去过她家之后,梁健的这种念头忽然就动摇了。他心底的那点感觉开始蠢蠢欲动。

  梁健没说是,也没说不是。但小五跟了梁健这么久,怎么会猜不到他的想法。小五抿着嘴,想了一会,开口说道:“这样,我们先走,等晚一点,我们再过来一趟。”
  日期:2016-06-07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