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926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一直都搞不懂,她为什么要嫁给老祭司,她的命很苦,她女儿的命也很苦……不过,她那哥哥对她还不错呢,虽然不是一奶同胞。”
  “什么,他们不是亲兄妹!”叶少阳失声说道。
  吴瑶姑妈白了他一眼,“一个父亲的,怎么不是亲兄妹?温华娇嫁给老祭司的时候,里翁的母亲已经去世。温华娇把里翁当成自己儿子抚养,连名字都是她给取的……”
  叶少阳完全没注意她后面说的什么,脑海中翻来覆去的想着,慕清雨兄妹的关系……
  不是一个母亲的,怪不得慕清风处处都像苗人,在模样和性格上,与慕清雨有着巨大的区别。

  叶少阳继续打听他们一家的情况,得知一个惊人的内幕:
  老祭司和温华娇,都是暴毙而死。
  “老祭司死的时候,我是没赶上,温华娇死的时候,我却知道,她头几天还好好的。因为她会刺绣,做衣服也好。我们这一帮苗人小媳妇都爱跟她打交道,学做针线活。
  她人也极好,不光漂亮,说话还轻声漫语,从不跟人吵架……哎呀,多好的一个人啊。”
  吴瑶姑妈回忆到一半,突发感慨,用崇敬的语气,不断说起温华娇的各种好处。
  叶少阳听下去,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江南传统美女的形象:
  相貌清秀,温婉可人,针线活好,还有一些文化,出口成章……
  连他内心也产生出这样的疑惑:这样一个纯中式的人,而且娘家在杭州,与湘西相差十万八千里,为什么要嫁到这里来,慕清雨她爹哪一点吸引了她?

  “我还记得当时一些情景……”吴瑶姑妈总算感慨完毕,接着讲述起来,
  “她死之前,大概半年左右,人开始消瘦,有些愁眉不展,不过她绝对没病,行动也没有问题。后来突然就死了,真是让人吃惊……”
  叶少阳皱眉说道:“当时清雨兄妹多大?”
  “里翁祭司当时成年了,清雨也有十来岁。”
  叶少阳继续打听,掌握了一些线索,不过时间久远,很多事情,吴瑶姑妈也想不起来了。
  “你为什么要调查清雨母亲的死因?”吴瑶姑妈很是好奇。

  “我……有一些个人原因。”
  叶少阳敷衍过去,自己总不能说是温华娇给自己托梦,让他去探墓地。
  吴瑶姑妈也没多问,嘱咐他不管干什么,不能把自己牵扯进去,叶少阳连忙答应。
  吴瑶姑妈要留他吃午饭,叶少阳谢绝,告别出来。
  出了门又折回去,问她温华娇生前有没有什么关系特别好的朋友。
  “那只有素洁了,”吴瑶姑妈不假思索,“素洁是温华娇家邻居,温华娇死的那天夜里,素洁就在旁边,她们两个关系非常好。温华娇死后,素洁伤心过度,后来就疯了。”
  叶少阳问了素洁家的地址,道了谢,吴瑶把他送出去。
  “你要怎么做?”吴瑶问。

  叶少阳见四周无人,压低声音道:“晚点再说,你回头帮我准备一个铁锹,然后电话联系。”
  吴瑶一口答应下来,然后互相道别,叶少阳一个人在街上逛了一圈,路上遇到不少人,果然都对自己投来敌视的目光。
  叶少阳也不在意,回到慕清雨家。
  在一间卧室里,慕清雨正在给慕清风的腿上药,见到叶少阳回来,慕清风想关门,慕清雨道:“少阳哥不是外人,他也不是没看到过。”
  慕清风这才不说什么。

  叶少阳走过去看到,一只浑身金黄色的蚕虫,趴在慕清风受伤的腿上,爬上爬下,吐出绿色的液体,渗入伤口之中,然后混合着绿色的污血流出来。
  慕清风的本命金蚕?
  原来蛊虫还有疗伤的作用。
  叶少阳第一次见到,总算明白慕清雨之前说的“蛊虫百用”是什么意思了。
  黑白巫师都养蛊,是善是恶,也只是一念之间。
  “为什么不用你自己的蛊虫?”叶少阳望着慕清风,问了一声。
  “轮流来,蛊虫也要休息。”
  叶少阳不再打扰他们,回到自己房间去,把从吴瑶姑妈那里听来的线索整理了一下,确定了一点:温华娇的死,肯定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隐秘。
  也许她之所以魂魄留在人间,便是跟这件事有关。
  叶少阳心中,有了一个大致的计划。
  一天无事。
  挨到晚上,叶少阳跟慕清雨说自己要出去走走,慕清雨不疑有他,嘱咐了几句,也就让他去了。
  至于慕清风,因为腿伤,一整天都在床上躺着。
  天还在下雨,路上一个人都没有,叶少阳穿戴了斗笠和雨衣,行动也不受限制,一个人来到与吴瑶约定好的地点。
  吴瑶把一把铲子交到他手上,“这个行吗?”

  叶少阳一看是庄稼地用的那种扁铲,有点无语,不过也来不及去买新的,只好收下,让吴瑶先回去。
  “我跟你一起吧。”吴瑶说道,“虽然不知道你要干什么,但一个人做什么都不太方便,有个人照应要好。”
  叶少阳因为自己是外地人,又被敌视,去买东西不太方便,所以才让吴瑶帮忙去买铲子,并没有打算带她一起。
  不过一想确实有个人帮忙,做事也方便一点,至于她的安全,自己还是可以保证的。
  于是带她一起,朝镇子的后山走去。
  吴瑶穿着一件雨衣,跟在旁边。
  “我们要去干什么?”
  “挖坟。”
  吴瑶当场震住。

  “你……认真的?”
  “当然。”叶少阳笑笑,“你要是害怕就回去。”
  吴瑶咬了咬嘴唇,“我跟你去吧。”
  走在路上,叶少阳想,自己像这样大半夜去挖人家祖坟,好像不是头一回了,其中还有一次是挖自己家的祖坟。
  十八寨的祖坟,与一般汉人坟茔不同,不是埋在平地上,而是在山上,沿着一道坡下来。

  在坟茔四周,还围着一道木栅栏,当中有一道木门,只有框没有门。
  叶少阳远远看着,就感到纳闷:有框无门,也没人看守,四周的栅栏还那么低,简直形同虚设。
  走到跟前,往栅栏上看去,原来都是桃木的,顿时恍然:
  这桃木栅栏不是用来防人,而是用来防鬼的。

  两人踏着泥泞山路,深一脚浅一脚绕到栅栏正面,吴瑶突然一把拉住叶少阳,伸手指向对面远处,颤声说道:
  “叶大哥,那两个是什么?”
  叶少阳定睛一看,两道人影,从坟茔深处慢吞吞的走来。
  两个人,走路都是一歪一歪的,好像有一条腿是瘸的。
  “是……鬼吗?”吴瑶紧紧抓住叶少阳胳膊。
  叶少阳一只手插进背包里,没有动。
  那两个鬼影并肩一路走来,面目逐渐可以被看清,吴瑶看了一眼,急忙缩到叶少阳身后,浑身颤抖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