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22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一会儿,棺材里面就传来“咔嚓咔嚓”的声音,像是人吃脆骨时发出的那种声音,让人不寒而栗。
  因为站的远,我也看不清楚棺材里面的情形,但能想象的出来,怕是那骷髅在啃食中年人的手臂。

  不知道何老头他们决定今天来开坟的时候,有没有想到会面对现在这幅局面,反正我是被吓得几乎要绝望了,手里紧紧握住脖子上挂的玉环,悄悄的喊着红影子。
  现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那女尸身上,并没有人注意到我的声音,只是我喊了好几声,也没得到红影子的回应,更没看到她出现。
  这时候那棺材里的声音终于消失了,女尸却又有了动静,她呆呆的看了一会儿何老头他们的剑阵,似乎也觉得有些棘手,并没有再对那中年人出手,反而是转身对着我这边,身影一闪,也看不清她的动作,下一秒钟,我就听见一声惨叫,站在我不远处的一个年轻人莫名其妙的消失了,然后出现在那女尸身旁,再然后,就跟那条手臂一样,被女尸直接丢进了棺材里。
  刚停下没多久的“咔嚓咔嚓”声再度响起。

  一直到此时,所有人头上都冒出了冷汗,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这女尸似乎把我们所有人都当成了喂养那骷髅的食物!
  再没人能淡定的住了,站在我身边不远处的一个身材壮硕的中年人发了一声喊,转身就要往外跑。
  可还没等他跑出去几步,那女尸又是一动,一眨眼的功夫,那个壮硕的中年人就到了女尸的手里,看起来娇小纤柔的女尸,手里拎着那个壮硕的中年人,却像拎着一个小孩一般轻松,看起来分外的可怕。
  这下再没人敢逃了,只能呆呆的站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那中年人也被扔进了棺材了。
  伴随着一声惨叫,那“咔嚓咔嚓”的声音显得更加急促,似乎那骷髅也加快了吞食的节奏。
  我身上开始剧烈的发抖,嘴里哆哆嗦嗦的,连“红影子”三个字都喊不连贯了,人有很多种死法,可眼前这种死法却是最残酷的,没有人不怕。
  半山腰的荒坟地里,顷刻间便成了人间最可怕的修罗场。
  这时候何老头终于出手了,他一只手举着桃木剑,保持这呈乾卦形状的剑阵不变,另一只手却在自己的胸口狠狠一拍,口中念道,“太上之法受吾,碧血之心幻化,身之所在,道之所存!”
  这句话念完,他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正好吐在那组成乾卦形状的剑阵上。那血喷上去之后,三把剑同时发出血红色的光芒,然后就听见三个人同时念了声,“疾!”
  然后三把剑便凭空消失了,只剩下一个悬浮在半空中的巨大乾卦,对着那女尸,狠狠的砸了下去。
  这应该就是何老头为了今日开坟准备的最大底牌了,发出这一记蕴含乾卦无上之威的卦剑之后,他们三个人全都坐到了地上,显得精疲力尽。
  那女尸面对着巨大乾卦的三个阳爻临身,神情却依然并无半丝波动,只是轻轻抬起右手,伸出掌心,挡在了自己身前。
  然后那巨大的乾卦就撞到了她的掌心上,给她留下了并排的三道细小伤口。
  是的,何老头拼尽全力的一记杀招,最后的结果,仅仅是给女尸留了三道细小伤口。
  那女尸却也没有对何老头他们动手,只是低头看着自己手心里的伤口发呆。

  就在这时候,棺材里“咔嚓咔嚓”的吞噬声忽然又消失了,那女尸才终于抬起头来,看了一眼何老头他们,似乎还是有所顾忌,再度转头看向了外围的我们。
  她冰冷的眼睛扫视了一圈,最后在我身上停了下来,然后眉头轻皱了一下。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看花了眼,这还是她睁眼之后,第一次有表情变化。
  我这时候也来不及想那么多了,总觉得下一秒钟就会被她抓走。我再度抓住玉环,正要大声叫红影子,站在我旁边的胖子他爹,却忽然转身,把我和胖子往后面猛地一推,大喊了一声,“你们快走!”
  喊完之后,胖子他爹转过身去,面对着那女尸,手里忽然多了一把匕首。
  我有点想不明白,胖子他爹咋想的,何老头都对付不了这女尸,他拿个匕首准备干啥?
  还不等我想明白,胖子他爹动了,手里的匕首猛的一挥,然后……插到了自己的胸口!
  “爹!”
  站在我身旁的胖子看到这一幕,目眦欲裂,发出凄厉的一声喊。
  胖子他爹却好像根本没有听到一般,嘴里念道,“九代诅咒换得一缕真龙气,今日,我以八祖气运加一身血肉,换杀神一怒!”
  “九代诅咒九代苦,九世孤零九世怒!”

  一开始他的声音很小,但等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已经化作惊雷。
  似乎上天感应到了他的话语,天空中忽然也传来了滚滚雷声,紧接着,青天白日里,一道闪电撕裂了天空,一具巨大的猩红石棺,蓦然出现在那女尸的头顶上,狠狠向下面砸了下去!
  “跑!”
  混乱之时,也不知道是谁大喊了一声,所有人这才反应过来,一股脑的往外面冲,只有胖子还哭喊着准备去拉他爹,但被我死死的抱住了。
  我正要拖着胖子往外跑,可这时那凭空出现的巨大石棺却猛的撞到了女尸所在的那片地上,发出了震天的轰鸣,紧跟着,大地也震颤起来,地上好像碎裂开了无数缝隙,我和胖子也掉进了一个夹缝里,往幽暗的深处滑落下去。
  就在这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了一阵轻灵的声音,那声音像是清晨的百灵鸟一般清脆,吟唱着一首艰涩的歌谣。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萋萋。黄鸟于飞,集于灌木,其鸣喈喈。”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莫莫。是刈是濩,为絺为綌,服之无斁。”
  “言告师氏,言告言归。薄污我私,薄浣我衣。害浣害否?归宁父母。”
  “害浣害否?归宁父母……”
  “害浣害否?归宁父母……”

  那吟唱的声音非常细微,飘飘渺渺的,仿佛远在天际。而此时大地的震动还在继续,我和胖子几乎置身于一场地震中,哪里还能顾得上听这艰涩的歌谣。
  胖子此时依然处于情绪崩溃之中,即便是我们面临着往地缝深处跌落的危险,他也无动于衷。没办法,我只好继续一只手抱着他,另一只手拼命的往两边抓,想抓到什么东西能暂缓一下向下滚的趋势,以免这么直接摔下去把我们摔死。
  抓了好多下,我才终于抓住了一团类似于树根的东西,我和胖子在半空中停顿了一下,可惜胖子这家伙体重太大了,还没等我们稳住身体,那树根就被扯断了,我俩继续往下面坠落。
  幸运的是,这次下坠没多久,我就感觉身子一缓,不再像之前那么直上直下的翻滚,而像是滚到了一处斜坡上。
  日期:2016-06-07 06: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