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9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后来我才知道,人身上阳气最旺的便是舌尖血和指尖血,而指尖血指的便是中指指尖。
  做完这些之后,何老头把朱砂倒进墨仓,重新拉出墨斗线,继续在刚才测算好的方位上,墨线在地上一弹。
  这次,墨线没有断裂,在地上印出一道殷红的直线。
  但墨线印下之后,那平淡无奇的小坟包里,却忽然传出“嘭”的一声清响。

  胖子他爹面色大变,我和胖子也惊恐的看着那坟包。
  何老头却很镇定,开口说,“不要慌,二十八煞黄泉阵虽然神奇,但那肉婴尚且未成形,咱们又取了老校长的尸骨,没有供养之物,这鬼女罗刹应该也未成型才对。刚才那响声,只是封坟之后,切断了阵法上的阴气流通而已,无妨。”
  听他这么说,我们才算放心下来,他们两人继续动手,在坟包以及周围,横竖用墨线画出共计七十二道线,远比当初封那血婴坟时复杂的多。
  听何老头说这是布下了一个简单的阵法,不过我们也都看不懂。
  封完坟之后,何老头便安排那中年人收拾了东西,带着我们暂且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何老头跟胖子他爹说,“阿成,明天你带着两个娃就不要再来了,我联系了一些人来帮忙,可能会有危险。”
  胖子他爹点点头说,“嗯,俩娃子是不能再来了,不过,明天我得来。”
  何老头眉头一皱,还不等他说话,胖子他爹又说,“这坟在俺村里,我又是村里的仵作,不管怎么样,我也得来看看。更何况,何叔,你别忘了,我是第九代仵作了,真出点啥事,我能起的作用,说不定比你更大。”
  他这话说的,连我都忍不住侧目。胖子他爹一贯沉默寡言,没想到忽然蹦出来一句这么不谦虚的话,而何老头本事大,脾气也挺暴躁,听了这话,指不定就得发火。

  但奇怪的是,何老头却并没有发火的意思,反而是有些于心不忍的模样,出声问道,“你是说……九代气运?”
  胖子他爹点点头,“我家世世代代生活在这个村里,这座坟既然出现在了这里,那就是我的责任,不管怎么样,我也得去出点力。”
  何老头叹了口气,“你这又是何必呢?九代孤苦才换来的一股气,你得为你家娃子考虑一下。”
  一直都是一张愁苦脸的林阿成,这时候却是咧嘴笑了,“我们这些做仵作的,不知不觉被别人在自己村里立了座坟,已经是给祖宗抹黑了,要是再不闻不问,祖宗恐怕也不会再保佑我们这些不肖子孙。何叔你不用劝了,我心意已决。”

  我还是听不太懂他们的话,但隐约能感觉到应该不是什么好事,胖子跟我对视了一眼,眼里也满是忧虑。
  因为是周末,我和胖子也没回学校,被何老头的车直接送回了家里。
  因为上次会村子的时候,胖子他爹出事,所以我父母也知道点学校发生的事,回去之后一直拉着我问。我早被何老头交代过了,而且也不想让父母太担心,就简单的说了点宿舍的事,并且说已经全部解决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再次把红影子叫出来,问她知不知道那座坟的事,结果红影子并没有回答我,只是坐在那里发呆,最后我也只好作罢。
  虽然我推测红影子的出现,跟当初在坟地里喝的那杯酒有关,但那杯酒具体是在哪座坟前,我根本就不记得了,到底跟今天发现的这座坟有没有关系,红影子不说,我也根本没法知道。

  第二天一早,天才刚亮,我就偷偷的往胖子家里去了,心里寻思着到他家门口守着,等胖子他爹一走,我就去找胖子商量下,看今天要不要跟过去。
  我心里当然是想跟过去的,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我都在看着,没道理最后这一步把我赶走啊。至于危险,我也考虑过了,到时候我跟胖子躲在远处看,就算有啥危险,也殃及不到我们。
  因为这个打算,我还特意拿了小时候爸妈给我买的玩具望远镜,虽然是玩具,但两三倍视野的距离还是有的。
  结果我还没赶到胖子家,路上就迎面撞上小胖子了。一问才知道,昨晚上回去之后,他爹就又去祖宅了,家里就他一个人,所以才这么早跑了出来,也是准备去找我商量呢。

  胖子担心他爹的安危,我也好奇心旺盛,自然是一拍即合。
  因为胖子父亲出发前,多半还是要回趟家,所以我俩先去胖子家里等着,准备等他爹回来再出去的时候,我们就跟在后面。
  谁知道我们一直等到上午九点多,太阳都在天上挂了老高了,依然没见到胖子他爹的踪影。估计是他直接跟何老头他们会和,往墓地去了。
  反正地方我俩也知道,就没再等,一起找了过去。
  到地上的时候,坟地外面已经停了好几辆车,一水儿的黑色桑塔纳。昨天那座墓之前,七八个人正在动手挖坟,其中就有胖子他爹。
  何老头没亲自动手,而是跟另外两个看起来年龄也不小的老头子聊天,其中有一个老头头上挽着道髻,穿着黄冠服,看样子是个道士。
  我和胖子不敢凑得近,远远的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
  我们到了没一会儿,那座无名墓便被掘开了,倒是也没什么动静,不像昨天那样嘭嘭乱响。
  但何老头他们却很谨慎,墓挖开之后,直接就叫着那七八个掘墓人往后退,而何老头以及他身边那两个人,手里同时都拿出了家伙。
  何老头还是之前我见过的那个像桃木剑又像个板子的东西,而那个道士手里却是一把寒光四射的真剑,看起来挺吓人。最后一个老头的手里,则是一把纯正的桃木剑了。
  三个人如临大敌的站那里老半天,墓穴里却并没有什么动静,然后就看见何老头说了句什么,先前挖墓的那七八个人,用旁边早就准备好的绳子,扔到墓坑里面,忙活了没一会儿,就一起从墓坑里拉出来了一具棺材。
  我把望远镜从胖子手里抢过来,凑上去一看。不同于之前那外围的二十八座墓里发现的棺材,这个棺材一点都没有腐朽,表面雕刻的纹路上,甚至还有微微冷光,像是胖子家里刚漆好的棺材一般,根本看不出来是埋在地下几十年的棺材。
  何老头他们三个人还是手里拿着家伙,呈品字形站着,倒是胖子他爹走到棺材跟前,手里拿着个专门开棺用的工具,低头在棺材上鼓捣了好几下之后,走到棺材尾部,伸手在棺材盖子上一拉。
  一阵嘶哑难听的摩擦声之后,棺材盖子被打开了。
  这天天色本来阳光明媚,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开了棺之后,周围的天色忽然变得阴暗了一些。
  只不过此时没有人注意到这些,所有人都被那棺材里露出来的东西吸引了目光,不约而同的盯着那里,眼睛里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然后齐齐发出一声惊叹。
  因为我们躲的比较低,从望远镜里能看到棺材,却看不到棺材里面的东西。听到他们的惊呼,这时候我也顾不上躲了,干脆起身站到大石头上面,踮着脚往棺材里面看。
  然后我也一下子被吓傻了。
  我想过里面有一堆朽骨,甚至一个类似血婴一般的东西,但我没想到,里面居然是一个女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