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8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果然,我一叫,胸口的玉环一冷,红影子很快就出现在了我面前。
  已经有好几天没见过红影子了,事实上,从她给了我玉环之后,她就不像一开始的时候,每天晚上必然陪在我床边了,除了第一天出现了之后,接下来都是我叫她,她才会出现。也有像那晚在胖子家里,我怎么叫她她也不出来的情况。
  当时她没跟我说过原因,但经过这几天的事情,我大概也明白了,红影子还是很忌讳一些东西的,毕竟,她不是人。
  想到这里,我看着眼前的红影子,心里就有点莫名的悲伤。
  不知道别人是不是这样,反正对一个陪在我身边超过一定时间的东西,我都会有感情。身边的亲人啦,小时候养过的猫狗啦,甚至是用习惯的文具,都是这样。
  红影子还是我第一次见到她时候的样子,凤冠霞帔,头上还蒙着盖头,这么些天以来,我甚至还没见过她盖头下面的容貌。

  当然,我也没太多好奇心,万一下面真的是跟那血婴类似的模样,我怕自己接受不了。
  看着红影子,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把何老头所说的剃头鬼、食肉婴,还有鬼女罗刹和二十八煞黄泉阵的事情跟她简单说了一遍,然后我问她,“他们说的鬼女罗刹是不是你?”
  问出这句话之后,我看着红影子,心里咚咚的跳,生怕听到一个不愿意听到的回答。
  红影子却很快回答我了,很简短,就两个字,“不是。”
  我悬了半天的心一下子落了下去,长长吐了一口气。

  我是真的放轻松了,根本就不觉得红影子会骗我,她从来就没害过我,更没有道理要骗我。
  得到确认的答案之后,我又想起了那天红影子对我的劝告,让我不要再去宿舍。
  当时我还不知道食肉婴的存在,现在回想一下,红影子应该是害怕我遇到食肉婴,可能是出于保护我的目的,这本来没什么,可后来真面对食肉婴的时候,何老头甚至都没办法对付,反而被我手里捏着玉环,一拳就给揍的没了脾气。
  我心里疑惑,就问红影子。结果这次红影子却又不说话了,只是沉默的站在那里,似乎有话要说,但终究还是没有开口,过了一会儿,身影一闪,就消失不见了。

  我不知道红影子为啥不说话,一头雾水,但好在能感觉到,红影子还是回到了我胸口的玉环中。
  此时我出来的时间已经不短了,再不回去估计胖子他们就该来找我了。
  匆忙赶回去之后,何老头他们三人已经在一处坟墓停了下来,似乎已经确定了地方,正在围着坟墓观察。一旁的小胖子却是探着头朝我这方向看,看到我出现之后,马上一脸兴奋的冲我招手,大喊着,“三娃,快来,马上要开始了。”
  狗胆包天的少年郎,不懂其中蕴藏的危险,只有对未知事物的兴奋。之前我和胖子也一样,即便是经历了与那血婴的搏斗,心里依然没有太过害怕,只是这一次,我心里却没那么兴奋,也不知道是因为此事牵连到了红影子,还是刚才红影子欲言又止的样子让我有些不安。
  我赶过去之后,特意看了一下那座坟,只是一个小土包,坟前甚至都没有墓碑。
  这其实也很平常,农村人,能竖起石碑的实际上没几家,大多都是插个木牌子了事,不用过多久,木牌子便腐朽消失了,只剩下个土包在那里。
  此时,何老头和胖子他爹正在交谈,不同于胖子脸上的兴奋,他们一个赛一个的严肃,何老头开口说,“坟头上没怨气,风水也不同于那二十八座坟,那二十八座坟一个个的孤绝劫煞,这一处墓却是风水极佳,平原地貌难寻龙,你看着这山,堪称此处祖龙!你再看看前面那土堆。山间一条龙,不如坟前一土丘啊。阿成,你是村里的仵作,丧葬寻墓几十年,这样的风水见过几处?”
  胖子他爹脸色却是更差,摇摇头说,“从我爹死到现在,二十多年,这样的风水别说几处,我一处也没见过……可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不该是我们村里的风水啊。”
  “这话怎么说?”何老头虽说见多识广,可我们村里的事情,自然胖子他爹更有发言权。
  “从小时候,我就跟着我爹走遍了整个村子,那时候跟现在的娃儿们不一样,学也没得上,俺们仵作家的,从小就开始学本事了,根本就没见过这风水。或许是我眼力不到,看不出来真龙,可我是第九代了,上面八代祖宗,没道理全走眼。”
  胖子他爹很肯定的说,“更何况,村里所有的坟都是我经手的,即便是三十年前的,我爹经手的坟,我也全跟着一个一个看过,但绝没见过这座坟,更没见过此等风水。”
  何老头问,“那你的意思是走龙了?”
  胖子他爹摇摇头,却并没再说话。
  何老头叹了口气说,“其实是不是走龙,却也无甚关系,二十八煞黄泉墓都摆出来了,这风水便是能出将入相又如何?养的终究也是个邪物。行了,咱们动手吧。”
  他这一声令下,站在旁边的那个中年人就准备去车上拿工具了,何老头却又叫住了他,张口就数落,“你这瓜娃儿,这墓是说挖就能挖的?做事得过过脑子。”
  被何老头一通骂,那中年人站在那里也不敢说话,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
  我倒是有些奇怪,以前一直以为这人是何老头的司机,现在看何老头一副怒其不争的样子,怕是他的子侄也说不定。
  骂完人,何老头带着胖子他爹,俩人一起,拿着当初用过的墨斗线,准备封坟,不过这次用的却是朱砂。
  看何老头的意思,他是准备先封坟,今天不准备开坟了。

  也不知怎么的,我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气。
  我这口气才刚吐出来,谁知道封坟居然也出事了。何老头测算方位之后,跟胖子他爹两个人,用墨线在地上才刚一弹,朱砂的红印并未印在地上,反倒是那墨线一下子崩断了!
  墨线本是非常柔韧的材质,就跟牛皮似的,别说他们俩这么轻轻一弹,就是让两个壮汉来使劲儿拉也不一定能拉断啊。
  可它就是断了!
  何老头原本就凝重的脸色,此时更加严肃了。
  从一开始遇到红影子,到后来的血婴以及郭明明的魂魄,我也算是见过许多诡异莫测的事情,但之前的那些恐惧感却都不如此时那墨线忽然断裂。
  之前的血婴和鬼魂,不管再恐怖,也都是我眼睛能看见的东西。可这墨线不同,没有东西碰它,像是冒犯了神灵,遭了天谴一般。
  很多年之后,我才知道这是一种规则,当力量相差过大的时候,产生的一种看不见的力量。就像一只蚂蚁要去对付一头大象,大象根本不需要动,蚂蚁上去咬一口,双顎可能都会被厚厚的象皮给崩断。
  何老头的神情却很平淡,似乎并不惊讶,沉默了一下,便把盛着朱砂的碗拿了过来,嘴里念念有词的说了些什么,然后一捏右手中指,也没见他动刀子,中指指尖上便沁出血珠。
  他曲直一弹,两滴血珠便被弹进了碗里。血滴遇到朱砂,仿佛遇到海绵一样,一下就被吸收了。半碗朱砂显得更加殷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