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29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岳江河的行李箱发现了九号硬盘,那就坐实了岳江河偷走硬盘的嫌疑。从拉闸停电开始,到岳江河来到电闸箱前,这期间有七分多钟时间差。这和张如玉所言中,岳江河在停电后所做那些事的时间也较吻合。九号硬盘录像机的时间定格在凌晨三*点三十三分十一秒,和岳江河返回楼里时间有十三分时间差。这个时间差,岳江河完全可以等张如玉昏迷,并拆下九号硬盘,同时弄开三号硬盘电源线。

  从画面的这些时间点,以及岳江河和拉闸停电人做的这些事,可以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岳江河和此人都是何喜发被打一案的重要嫌疑人。虽然现在看到了嫌疑人停电时的影像,但由于九号硬盘中三号画面对应的摄像头在此期间不工作,嫌疑人的去向不得而知。而且这个嫌疑人武装的太严,也没留下任何指纹,现在还不好断定此人的身份。”说到这里,仇志慷停了下来。
  楚天齐环视众人一眼:“录相大家已经看了,我也认可仇所长的分析,那么此案中的另一重要嫌疑人,那个神秘拉闸人是谁呢?”
  一直到后半夜凌晨两点,众人也没有准确锁定那个神秘拉闸人,但形成一个共识,即此人是看守所工作人员。因为外面的人不容易进入看守所,尤其晚上不准留在里面,既使有特殊情况需要留宿,也都会有相关的登记记录,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当天并没有外人留在里面的记录。以看守所的设施、设备与人员值守情况看,如果外人要想非正常进入更上难上加难,几乎不可能。
  在分析会结束时,楚天齐指示,由看守所所长仇志慷和信息科科长周仝一起,根据画面中神秘拉闸人的身高、体形,去比对狱警信息。暂时先划定一个较大范围,然后再进行排查。
  曲刚也对刑警队两名副队长进行了指示,安排二人根据新发现线索,结合原来的证据,分析并排查嫌疑人身份。
  会议结束后,楚天齐、曲刚也没有休息,在刑警队二人陪同下,再次提审了乔晓光,让乔晓光指认画面中的那个人影。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羁押,尤其是对其相关犯罪证据的查证,乔晓光自知自己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只求能够尽可能的从轻发落。于是,他很配合后面的调查,原来那种飞扬跋扈、桀骜不驯的气势也了无影踪,完全成了一只听话又讨巧的哈巴狗。
  看到二位领导深夜提审自己,乔晓光知道肯定又发现了自己的什么犯罪证据。当听说是要他看录相,对那个嫌疑人进行指证时,他的心里放松了好多。他认真的看了三遍那个画面,最终还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表示根本看不出来。然后说了好多人的名字,但也仅是根据身高、体形的一种猜测。
  见乔晓光未能提供有价值的信息,只得先把他继续关押,然后楚天齐和曲刚回到各自办公室,抓紧休息去了。
  尽管两眼熬的通红,还略有酸胀,但楚天齐还是在听到八点响铃后起了床。洗漱完毕,他坐到办公桌后,又思考起了那个神秘拉闸人的事。
  八点半的时候,周仝来了,把一份名单交给了楚天齐,这份名单上共有十八人,其中有好多人后面画了三角。
  周仝一指名单:“局长,这十八人身高、体型和那个人影相像,画三角的十个人是当晚在岗的人。仇所长表示,他今天就开始着手暗中进行调查,尽量保证不打草惊蛇,也避免弄的人心惶惶。”
  楚天齐点点头:“嗯,这样比较稳妥,不过要做到不打草惊蛇也不容易。”
  “仇所长也有这个担忧,他说今天先分析录像、值班记录及其它一些相关资料、证据。待到嫌疑人范围进一步缩小后,再进行实质调查。”周仝停了一下,问道,“局长,还有别的事吗?”

  楚天齐没有马上说话,而是笑了笑,才说:“现在只有咱们两个人,你这么称呼我,是不是太生分了?”
  周仝也一笑:“是有点别扭,不过别扭点也好,省的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楚天齐真诚的说:“我给你添麻烦了。你们和好了吗?”
  “别提他,烦。”周仝摆了摆手,“不是给我惹麻烦,我是怕给你带来麻烦。这几天我总觉得人们看我的眼神有些怪,他们的笑容也莫名其秒。好几次他们正议论热闹的时候,看到我就什么也不说了,然后不是迅速散开,就是眼神怪异。以前可从来没有这种情况,估计人们都听说了那天晚上的事。我倒没什么,反正早晚人们也会知道咱俩是同学,反正我也就是公丨安丨局一个小兵。可你不一样,你是县里名人,是一个前途远大的人,要是受到那件事影响,就太可惜了。”

  “是你想多了吧?我怎么没觉得?”楚天齐的话言不由衷,其实他也多少感受到了一些,他这么说只是为了宽慰对方,“再说了,那本来就是一个误会,人们还能说出什么?”
  “众口铄金,唾沫星子淹死人。”周仝摇摇头,“我以后一定会更加注意自己的身份,没有特殊事不会到你办公室来,也不会给你打电话,更不会发短消息。”
  楚天齐无所谓的说:“大可不必。当然我也希望别影响到你。”
  周仝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说道:“局长,要是没有其它事的话,我先走了。”
  “没事了。”楚天齐回了三个字。
  周仝不再说话,回身走去。

  “等等。”楚天齐叫住了对方,“他是听谁说的,你知道吗?”
  周仝停下脚步,转头道:“我问过他,他只说是无意中听到的,他也不知道是什么人。”
  “哦。最好不是有人故意的。”说着,楚天齐一挥手,“你忙去吧,周科长。”
  “是,局长。”周仝在说此话时,脸上一红,憋住了笑容。
  楚天齐也为各自打官腔的称呼好笑,直接笑出了声。
  周仝白了楚天齐一眼,走了出去。
  上午快下班的时候,曲刚来了,一进门就满脸喜色。

  楚天齐问道:“老曲,怎么这么高兴?有线索了?”
  知道局长问的是什么事,曲刚摇摇头:“没有那个神秘拉闸人的信息,我汇报的是打官司的事。”曲刚坐到了椅子上,“刚刚褚律师打电话说,聚财公司支付了村民第二租赁期的租金,还有精神赔偿金和滞纳金。”
  “那太好了,总算暂时了了一码事。”接着,楚天齐问道,“对了,这个案子中,聚财公司那个副总采用的手段特别恶劣、卑鄙,法院就没什么说法?”
  “律师说,聚财公司合同造假一事,属于伪造证据罪。根据《刑法》第三百零七条规定,犯伪造证据罪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以对方这种行为,应该怎么也得判一年左右。但那个副总究竟是代表公司,亦或是个人行为,还需要进一步认定。律师还说,法院判决下发前,专门找过他,法院表示如果要认定这件事,还需要一段时日,并建议通过其它方式得到实惠。律师经过和众村民商量,大家都同意得到其它实惠。就这么着,判决书上也才加了那么一条,即要求被告在本判决生效后六十日内,支付原告第三、四租赁年度的所有租金贰拾肆万玖仟肆佰捌拾圆整。”说到这里,曲刚摇摇头,“老百姓有时候目光就是短浅。”

  日期:2017-05-05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