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了二十年的时间,终于成为最高公务员》
第55节

作者: 守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幻想着那些醉人的情节,柳青香没来由地燥热起来,自从赶走了那个常带女人回来还差点让自己得了性病的小混混,已经一年多没碰过男人了,平时倒没觉得自己有多么强烈的需求,但今天这是怎么了?
  恨恨地看了躺在床下发出轻微鼾声的男人,又哀怨地看了看曲线毕露的自己,自己碰到的男人没有一个是不爱占便宜的,这是个什么人呢?君子?还是呆子?
  天刚蒙蒙亮,萧何吏便醒了过来,他在任何地方都可以睡的很熟,也很香,只是每次都会醒的很早。由于只脱了外衣,身着毛衣毛裤的萧何吏感觉浑身上下汗淋淋的,房间的暖气温度太高了,否则柳青香也不能穿那么薄的衣服。
  柳青香昨晚睡的很艰难,总觉得身体从里到外燥热的难受,直到后半夜才浅浅地睡去,这时听到萧何吏起床的动静立刻就被惊醒了,一掀被子就坐了起来:“你醒了?”

  “恩,谢谢你柳总,我走了。”休息了一晚的萧何吏精神旺盛,这时再看那层薄如蝉翼内若隐若现的躯体的感觉就不像昨天晚上那么平淡了。
  在他的印象里,柳总长相属于一般偏上,身材也属于普通,又比自己大上几岁,所以从来没有想过两个人会发生点什么,可现在看着柳总这身打扮,心里竟然莫名的有些慌乱,赶紧把目光移开,在心里暗骂着自己的龌龊。
  “我去给你弄点早饭。”柳青香想去厨房。
  “不用了,我在路上吃点就好,你别送了。”萧何吏不敢再看柳青香,一边边说一边向往走。
  就在这时,旁边的厕所门突然开了,“咦?”一个女人发出惊讶的声音。

  萧何吏没敢抬头,加快脚步走到门口换了鞋出门直奔单位而去。
  “他是?”一个柔和的女孩声音,有震惊,有喜悦,但更多的是期待。
  “哦,我的一个朋友。”柳青香含含糊糊地回答。
  “我怎么看着这么像萧哥呢?是萧哥吗?不会是萧哥吧?”女孩急促地发问,依然充满了期待。
  “你看错了!”柳青香转身回房了,并把房门重重地关上,靠在门上,听了听外面没有了动静,这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轻手轻脚地打开衣柜换上了一身运动服,想出去晨练一番,可等一开房门,立刻愣住了。
  “是萧哥吗?”女孩脸上满是急切和期待。
  柳青香叹了口气,不耐烦地说:“我哪知道,你想啊,我就见过他一面,早忘了你萧哥是什么样子了!”

  “哦,”女孩一脸失望地回房了,临进门却回过头来又说道:“下次他来的时候告诉我一声啊。”
  柳青香没有答话,开了门径直蹬蹬蹬下楼去了,她感觉再在屋里呆着会发疯的。
  不顾路上早行人异样的目光,柳青香冲刺般地沿着清河跑了一个来回,然后蹲在岸边呼呼地喘气,但是体力上的消耗一点也不能减少内心的煎熬,她的内心里在异常矛盾煎熬着,不知道该不该告诉苗苗,也就是那个同住的女孩。
  苗苗在日本呆了两年,挣了十几万元回来,在她的建议下,用这笔钱开了一个小酒店。然而苗苗实在是不会经营也不会管理,那些厨师和服务员串通起来坑她,而柳青香又没有精力去帮她管理,眼看着酒店离关门大吉是一天比一天近,柳青香心里着急,劝苗苗赶紧把酒店关了,到公司来跟着自己干,但苗苗却总说:“再等等吧,我想在自己的酒店里请萧哥吃个饭。”
  最初,柳青香觉得苗苗很傻,人海茫茫去哪里找萧哥,难道非把自己的辛苦钱都赔进去才甘心吗?但是在生气的同时,心里也很替苗苗着急,偶尔也想如果苗苗能早点碰到她的“萧哥”就好了。可造化总是弄人,万万没有料到,自己竟然鬼使神差般地遇到了萧何吏,初见的时候心里是充满了兴奋和喜悦的,但是很快就转化为了矛盾和挣扎的痛苦,因为她觉得自己或许与萧何吏是有可能的,她不想让萧何吏想起以前的她,那个打牌脱衣还当三奶的下贱女子。

  放下柳青香的矛盾挣扎煎熬不提,萧何吏回到局里,处理着日益理顺的各项防控工作,先把昨天的报表汇总情况看了看,又去储备库里点了点新进的物资。
  管理物资储备的正是郝海平书记的儿子,他仿佛知道自己的老子当年如何收拾的萧何吏,所以很低调,脸上总堆着讨好的笑容,非坚持喊“叔”,萧何吏不让,他也不听,非说父亲的同事就是长辈。
  萧何吏来点过几次后,每次数目全都符合,比其他组要省心的多,对郝全振的好感与日俱增,两个年纪相仿的年轻人很快就投机得聊到一块去了,没几天就称兄道弟了。
  这天,萧何吏又过来看储备库,乔玉莹局长正好也在储备库,看得出对物资的归类和摆放很满意,便有一句无一句的与萧何吏谈着专人管理和进出库的程序问题。正谈着,手机突然响了,乔玉莹面带笑容接起了电话:“喂,什么?!!哪里?情况怎么样!?!”声音从最初的柔和变为了紧张。

  看着花容失色的乔玉莹匆匆离去,萧何吏心里很诧异,又发生什么状况了?不过既然没与自己打招呼,那肯定是与防控工作没多大牵扯,想到这里,心里略略有些安定。
  刚回到综合科,陆春晖就探头进来了:“听说了没?”
  萧何吏开玩笑地说:“你看你那样,哪像办公室主任,倒像个小道消息传播者,怪不得竞争不上副局长。”
  虽然平时两个人关系密切,玩笑开得也随意,不过这话还是戳到了陆春晖的疼处,脸色一沉转身就要往外走。萧何吏连忙拉住他,嬉皮笑脸地说:“别那么小心眼,我错了还不行么?”
  陆春晖看着嬉皮笑脸的萧何吏,也是无可奈何,白了一眼:“说话没点深浅,再这样跟你翻脸了。”
  “恩,好好好。”萧何吏也搞不清为什么自己与陆春晖说话总是把握不好尺度,难道是关系太亲昵了?
  “局里死人了!”
  “啊?!怎么死的?”
  “被人用刀捅死的。”

  “啊??!!!”
  原来今天早上,有两名动物检疫执法分队的队员去市场进行肉品检疫并收取检疫费,而一个杀猪的屠宰户特别蛮横,不但不交费还百般刁难,两方随即发生了口角与推搡。
  杀猪户哪有善茬,见惯了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心理素质极高,刀法也纯熟,都是些随随便便就穿透厚厚地猪皮把刀子递到关键部位的主。两方的推搡越来越激烈,杀猪户气往上撞,一时没有控制住,拔出牛耳尖刀噗噗两声,刺进了两名执法队员的胸口,两名执法队员当场死亡,杀猪户弃刀逃走。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真是多事之秋啊,乔玉莹心烦意乱着,却不敢稍稍露出焦躁的情绪,还得继续一脸悲痛恳切地劝着那些伤心欲绝哭哭啼啼的家属。
  牺牲的两个人员,一个是城市户口的正式人员,一个是农村户口的临时工,虽然平时的工作都是一样的,甚至临时工干的苦活累活要更多一些,但工资是远远没有正式工多的。现在一起牺牲了,补偿的价格也依然不一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