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了二十年的时间,终于成为最高公务员》
第52节

作者: 守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第二天一大早,在乔玉莹的办公室里已经坐了几个人,冯连才,朱兆强,还有路春晖。
  几个人把各自的想法都简单地说了说,主要还是先普查,别的依然是摸不到头绪。乔玉莹说:“今天市里开防控会议,要不就等等,看看市里的部署再说。”
  “这样最好,只是那样时间就更紧了。”冯连才眉头紧锁。
  大家刚要散会,萧何吏敲门进来了,乔玉莹眉头皱了皱,还是年轻不懂事,这是什么时候,居然还迟到,不过想到昨天晚上,气又消了一半:“就这样吧,都回去准备。”
  冯连才说:“现在也没什么可准备的,要不让何吏说说?”
  乔玉莹心烦意乱,想拒绝,但又没什么道理,因为确实现在没什么可准备的,就又坐了下来:“说说吧。”
  萧何吏昨晚忙了一宿,一直到六点多才打了个盹,没想到这一觉又睡过了头。他把厚厚地一摞纸铺在茶几上:“我认为第一项工作是普查,普查表我已经做好了,请领导过目,我认为这个数字必须三方认可,户主签字,村里盖章,乡镇盖章,然后上报……”
  “国家和省的指挥部和应急预备队已经成立了,我估计市里也要马上成立,根据国家和省指挥部成员单位,我初步列了名单,请领导看合适么……”
  “疫苗国家已经开始调拨,应该很快就能到位,我觉得最好是先把防疫队伍建设起来,搞一次初步的培训,等疫苗一到,我们就可以马上开始……”
  “应急物资储备库的建设我是这么想的……”
  “指挥系统的网络体系,我想………”
  “根据省里的指挥部成员单位职责,我初步拟定了……”

  萧何吏拿着那一摞纸,滔滔不绝地说了二十多分钟,乔玉莹先是目瞪口呆,然后被欣喜所替代,一路听下来,下一步的工作思路已经很清晰了。
  萧何吏说完,抬头看了看面有喜色的乔玉莹和不住点头的冯连才,想了想,又说到:“这都是冯局长安排的。”
  冯连才哈哈一笑:“我是安排了,但也没想到你做的这么好,不错!”转头对乔玉莹说:“乔局长,我看这样,先让何吏继续完善这些,然后咱们下午开会回来,再根据市里的要求进行调整。”
  乔玉莹笑着点点头:“好。”

  下午,乔玉莹和冯连才跟随副区长姚子辰去市里开紧急会议去了,萧何吏心里多少有些忐忑,不知道市里会有什么精神,跟自己的设想到底有多少重合?
  萧何吏正在拿着那一摞纸细细地看着,门突然被推开了,一张笑脸伸了进来:“呔!”萧何吏一抬头,脸上立刻充满了惊喜,原来是陈方凌回来了,手里大包小包地提着,嘴里还不停地说着下了飞机回到家,洗了个澡就赶过来了。
  萧何吏连忙上前把她手里的包接了过来,埋怨道:“不好好在家休息,乱跑什么啊。”
  “他们都不在啊?”陈方凌努努嘴,又欢天喜地地说:“看我给你买的什么。”
  萧何吏看陈方凌一件一件地向外掏着,心里有些感动,嘴上却责备道:“买这么多东西干什么?”

  “咳,不光你的,”陈方凌扭头看了一眼门的方向,压低声音说:“还有奶奶和阿姨的。”
  萧何吏刚要说什么,就听门外喊“何吏”,紧接着,冯连才进来了,一脸兴奋的表情,张着嘴仿佛要说话,却见两个人泡在一堆东西里,口气就变得有些冷淡:“到乔局长办公室。”
  萧何吏敲开乔局长的门,发现参加会议的人员正在逐步庞大,任书记也参与了进来。
  乔玉莹笑笑,指着沙发说:“坐。”看得出乔局长心情很好,萧何吏心里一宽,找个角落坐了下来。
  “市里下午开了紧急会,对防控工作做了安排部署,基本上都与何吏的想法重合。这样,我们也算笨鸟先飞了,争取了时间,争取了主动。”乔玉莹笑吟地喝了一口水,显得很高兴:“但是,情况也有新的变化,刚才姚区长打电话过来,会议定在明天上午,所以各方面的材料包括姚区长的讲话要赶紧弄出来。大家都说说有什么想法?何吏,你先说说!”
  乔局长让自己第一个发言,萧何吏完全没有心理准备,不由一阵慌乱,看着满屋子的目光都在盯着他,脸不由有些发热,赶紧先静了静心神,理了理思绪,然后才说道:“我觉得需要准备三个方面的材料,一是指挥部文件,我初步拟定了六个,一会我再根据市里的改一改,在明天会议上下发。二是应急预案,这个需要政府转发,所以最急,我正在搞。第三就是区长的讲话。”
  “何吏,你负责把文件和应急预案制定出来,姚区长的讲话谁搞?”乔玉莹环视了一圈,目光最后落在任书记身上,黄北区一支笔,搞个区长讲话肯定是没什么问题。
  任书记感觉到乔玉莹在看他,但他不看乔玉莹,却问萧何吏:“区长的材料你有什么看法?”
  萧何吏很有信心地说到:“自去年下半年以后的国家和部里领导的讲话,我几乎都看了,纲骨都很明确,三条,第一,要高度重视,充分认识这项工作的重要项和紧迫性。这里面主要是总结前段工作和分析国内外疫情形势。第二,要强化措施,狠抓落实。这里是具体布置下步工作。第三,明确责任,加强领导,顺便带上各部门密切协作的内容。”

  (这时当年还没流行的写法,萧何吏在一次领导讲话中看到后如同发现了宝贝一般,太经典了!于是赶紧学了下来,当然很引以为傲,后面的两三年,这种格式开始铺天盖地,从国家省市县乡基本全覆盖,足见好东西还是被大家认可的。可惜时光一晃十五六年了,目前依然高频率使用,大家再听到,已经完全没有了当初的惊喜,而是已经变成众所厌恶的套路。然并卵,在没有更好的格式出来之前,恐怕还要用很多年。萧何吏也认识道,套话曾经都是让人眼前一亮的经典,只是用多用烂了,也就众人厌烦了。)

  乔局长越听越满意,看萧何吏的目光慢慢也发生了变化。如果说萧何吏对禽流感的熟悉还可以归结为所学专业的话,那现在对材料的看法就不能不让她刮目相看了。
  任书记半闭着眼,慢慢地摇晃着头,他没想像乔玉莹一样感到吃惊,相反,他心里隐隐有一丝得意。通过这些日子的了解,他已经很清楚萧何吏驾驭材料的能力了,只是说的如此明确具体,也稍稍出乎了他的预料。
  “这样吧,下午你先拿出个初步的姚区长讲话,然后我给你把把关。”任书记轻描淡写地堆萧何吏说。
  乔玉莹和冯连才的目光都向萧何吏望去,萧何吏心里也明白,下午搞出姚区长的讲话,八个文件和应急预案那就要晚上搞了,昨天刚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看来今天晚上还将继续。

  萧何吏点点头,很简洁也很坚决地说:“好。”
  几个局长脸上都露出了满意地笑容,乔玉莹对陆春晖说:“现在禽流感的工作是局里的头等大事,全局工作一盘棋,你通知办公室和综合科的人员晚上都留下加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