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了二十年的时间,终于成为最高公务员》
第50节

作者: 守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果然不出所料,萧何吏还没说完,刘文正就皱起了眉头:“我刚才不是让陆春晖处理么?”
  萧何吏顿时明白陆春晖为什么那么不高兴了,竞争副局长失败,肯定对刘文正安排的工作有抵触情绪,连忙说道:“刚才陆主任接到个通知,看样子挺急,匆匆忙忙地就出去了。”
  刘文正不耐烦地摆摆手:“那就让她改天再来。”
  萧何吏无奈,只好回到综合科,几乎不忍看老妇人的表情,找了张纸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在心里鼓了好大劲,这才对老妇人说:“大娘,领导都不在呢,要不过几天再来?下次让孩子来,你这么大年纪就别来回跑了,这是我手机号码,下次来的时候先打个电话,我帮你看看领导在不在家,好不好?”
  老太太忙站起来连声说没事没事,你们干部都忙,但那一脸掩饰不住的失望还是深深地刺痛了萧何吏的心,看着老太太佝偻无助的背影消失在拐角,萧何吏觉得眼睛有点酸酸的,心里突然涌起了一阵想回家看看的冲动。
  老妇人走了,萧何吏回到座位,正端着茶杯愣愣地出神,门被推开了,探进来一张满面油光的胖脸,与刚才老妇人的苍白干枯形成了很强烈的对比:“请问萧何吏萧主任在吗?”
  萧何吏一愣,什么时候成主任了?赶紧站起来对来人说:“请进,我是萧何吏,不过不是主任呵呵。”

  胖胖的中年人一脸笑容,掏出一盒烟放在萧何吏的办公桌上,笑眯眯地说:“我是亚图打字社的,给您送材料来了。”
  “哦,好啊。”萧何吏心里一沉,该来的终于来了。
  清点完了印制的材料,又看了看制作的横幅,萧何吏还抱有一丝幻想地问道:“我去给你拿支票,对了,多少钱来着?”
  胖男人先是一愣,然后一脸狡黠仿佛是心有灵犀很默契的样子说动:“两万五。”
  萧何吏在心里叹了口气:“那你稍坐,我给你拿支票去。”
  从齐晓敏那里签了字,拿回支票交给了胖男人,胖男人笑眯眯地看好收下,然后就坐在那里喝茶。两个人都不说回扣的事情,东一句西一句的扯着。整个气氛充满有了没话找话的味道,让萧何吏觉得压抑而焦灼,他既盼着胖男人先开口,但又怕他开口。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胖男人站起身来说道:“要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萧何吏一惊,走了如何跟冯局长交代呢?可留下,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突然灵光一闪,叫住了胖男人:“先别走,正好我们冯局长在家,你过去看看,还有什么别的事没有。”

  萧何吏指了指冯局长的办公室,看着胖男子走了进去,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转身回屋,坐下来端起杯子美滋滋地喝了一口,心里对自己的英明很是有些得意。
  那口茶没等咽下去,桌上的电话就嘀铃铃响了起来,萧何吏摸起电话:“你好,哪里?”
  “何吏啊,过来一趟。”冯局长的声音。
  “恩,好。”萧何吏有气无力地放下电话,又呆坐了一会,这才硬着头皮走近冯局长的办公室。
  “何吏啊,刚才我又跟王老板谈了谈,还能给我咱们便宜点,两万一吧,你去把支票换一张。”冯连才把填好二万五的支票递给了萧何吏,脸上仍是笑呵呵的看不出任何不好的情绪。

  齐晓敏见刚拿走就来换支票,心里不高兴,指东打西地埋怨了一顿,萧何吏也不敢还嘴,拿了支票就就赶紧回了冯连才办公室。
  胖子接过支票,用征询的目光望着冯连才:“那?”
  “哦”冯连才恍然大悟一样,抬手指了指萧何吏:“给何吏就行。”又对萧何吏说:“把门关上。”
  “好,”胖子从兜里掏出一摞钱,估计四五千的样子,从里面点出了一千,递了过来。
  萧何吏半倚在门上,望着那一小叠慢慢伸向自己的钱,心通通跳得厉害,手心里全是汗。
  “这是赃款,这是贪污。”萧何吏心里念叨着,猛地抬起头来对胖子说道:“你给冯局长吧。”

  胖子回头望了冯连才一眼,冯连才面无表情地对萧何吏说:“你拿着就行。”
  萧何吏一狠心,伸手接了过来,让他奇怪的是,本以为手会抖,但伸出去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手非常稳定。
  胖子笑笑,告辞了。
  萧何吏把门重新关好,走过去把钱房子冯连才的桌子上。冯连才拿起来点了一遍,然后抽出了几张:“何吏,二一添作五,一人一半。”
  萧何吏知道这个时候不要是肯定不行的,别人光着腚,你想穿衣服那是休想,但心里还存有一丝幻想:“冯局长,您拿着就行了。”
  冯连才表情很严肃,一直伸着的手用力把钱抖了抖:“拿着!”

  萧何吏默默地接了过来,又抽出两张放在了桌子上:“冯局长,我拿三百好了。”
  一个坚持要给五百,一个铁了心坚决不要,两个人相持了一会,冯连才的态度有所软化。
  “冯局长,那我回去了。”萧何吏不等冯连才回答转身出门,等回到办公室才发现内衣都湿透了。
  心绪不定的萧何吏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也没请假,直接就回家了。坐在床上,怔怔地看着那三百元钱,过了许久,慢慢地站起身,找了一些白纸,里三层外三层的将它包好,把褥子用小刀割了个口子,把纸包深深地塞了进去。
  人都说有四大铁:一起扛过枪,一起同过窗,一起收过脏,一起嫖过娼。现在自己跟冯局长也算是一铁了,只是这次自己的表现冯局长会满意么?估计是不太满意的,否则不会把五千降低到一千,但是自己最后还是收下了,应该能得个六十分吧?
  想想这些,萧何吏感到稍稍有些欣慰,但心里也明白,这不过是一次试探而已,这次自己收下了,下一次怎么办?三百收下了,三千三万怎么办?
  怎么能不收钱又让冯局长满意呢?萧何吏想了好久也没有理出个头绪,无奈地叹了口气,走一步看一步吧。
  接下来的几天,慢慢归于平静的萧何吏又把心思转回到工作上来,毕竟,能有事可干或许对别人来说是很平常的事情,甚至是厌烦的事情,但对于萧何吏来说,这却是弥足珍贵的,悠悠荡荡的空虚太难熬了。
  自从真正接手畜牧工作以来,萧何吏感到最头疼的就是数字问题,别的不说,就单说一个大牲畜的数量,就有五六个数字,陆春晖搞的农林局工作汇报里是三十五万头,朱兆强报给局里的数字是十三万头,萧何吏汇总的乡镇上报数是二十万头,而统计局的数字是二十八万头。
  到底哪个数字更准一些呢,萧何吏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他一直想搞一次普查,摸真正的底,以便做到心中有数。他向冯连才建议,借着搞疫情监测,顺便搞一次普查。
  冯连才既不点头也不摇头,只是说行,你先准备准备。等萧何吏把制好的普查监测表交给他时,他又敷衍着说恩,不错,再完善完善,过几天开个会。
  一拖再拖的会议还没来得及开,却传来了越南国内发生大规模的禽流感疫情,数百万只家禽被杀,世界组织已经介入调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