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了二十年的时间,终于成为最高公务员》
第49节

作者: 守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柳青香一愣,这么怜香惜玉啊,平时自己碰到的都是些硬灌自己酒的人,今天终于碰到主动给自己点饮料的人了,可心里却偏偏又想喝一点酒,犹豫了一下就说到:“别麻烦了,要不咱们三个喝一瓶吧?”三个人先一愣,马上露出了高兴的神情。

  四个人边聊边吃着,一会刘树国的那瓶酒就见底了,萧何吏和张为康的杯子里才少了一点。柳青香正有点郁闷,她老早就想把这杯酒干掉了,可那萧何吏和张为康不喝,她又不好意思,于是对刘树国说:“再来一瓶吧。”
  刘树国无奈地摇摇头:“不要了,跟这两个死孩子喝酒,别别扭扭的,早晚喝出病来。”
  萧何吏的心思却没在酒多酒少上,他又想起了多开发票的事,就问柳青香:“柳总,你们广告公司都有什么业务啊?”
  柳青香放下杯子,慢慢地说到:“从电视广告到平媒广告,到路边广告牌我们都做。”

  萧何吏“哦”了一声又问道:“那印不印宣传材料之类的?还有横幅?”
  柳青香沉吟了一下:“应该可以吧。”
  萧何吏又“哦”了一声:“我想问问,我只是问问,如果不方便就算了,就是,怎么说呢?”
  柳青香见萧何吏吞吞吐吐的样子,心里有些高兴,是不是碰到难事了,说不定自己可以帮他,就爽快地说道:“什么事?尽管说!”
  萧何吏试探着说:“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人从你那里印了一批广告,本来是花十元钱,可是他跟你要十五元的发票,也给了你十五元的支票,你们一般怎么处理?”
  张为康不屑地说:“还有十五元的支票啊……”

  柳青香心里明白了七八分,摆摆手,示意张为康不要说话,对萧何吏说:“那就再给他五元就好了,别忘心里去,都是这么干的。”
  萧何吏“哦”了一声,还想再问在哪给,怎么给,后面会不会出现问题,但怕暴露太多,就没再张口。
  刘树国怜悯地拍了拍了萧何吏的肩膀:“第一次吧,没关系,次数多了就麻木了,收我钱的那些大夫,人家都是点仔细了才收,学学人家的沉着劲。”
  “滚。”萧何吏骂了一声,刚才的高兴劲都没了,拿回扣的事又开始在他心里缠来绕去。
  吃完饭,在三个人的坚持下,最终还是刘树国去结了账,结账回来看到张为康和萧何吏的啤酒还剩下了半杯多,忍不住骂了句“两个死孩子,浪费!”
  一进张为康的宿舍,柳青香先扫了一眼,第一感觉就是东西太多,哑铃、臂力棒、拉力器、各色球拍,扑克、麻将是一应俱全,不过东西虽多,倒也条理整洁。
  刘树国建议正好四个人,不如摸把麻将。柳青香笑着问:“你们玩多大的?”刘树国讥笑地看着萧何吏:“我无所谓,他俩坚持玩五毛以下的。”柳青香呵呵一笑:“那就玩一毛的好了。”
  张为康这时已找出了几张黄盘,走过来递给了柳青香,表情有点复杂。萧何吏和刘树国脸色也有点不自然,毕竟女人借黄盘还是感觉比较尴尬的一件事。

  心情很好的柳青香这时也想起了自己来的目的,心里不禁微微有些遗憾,如果不是因为这么个不光彩的因由而与他们认识多好。虽然知道解释是多余的,也违反她一向的原则,但柳青香还是说道:“刚谈了一个小业务,基本拿下来了,不过那人不要烟不要酒,非要黄盘,呵呵……”
  “呵呵,什么人都有啊。”张为康打着圆场,征询地望着萧何吏:“要不摸一把?”
  萧何吏正被回扣的事弄的心烦意乱,实在没心情,何况身上又没带钱,回去晚了连公交车都没了,就说道:“又不是周末,明天还都上班呢,改天吧。”
  “那你负责把柳总安全送回家!”张为康一本正经地说,然后转过脸又偷偷地向萧何吏挤眉弄眼,仿佛在给他创造机会。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可以。”柳青香嘴里说着,心里却盼望着萧何吏能答应送她。
  萧何吏没接这个话头,表情淡淡地说咱们走吧。
  两个人出了校园,萧何吏问:“你自己能回去吗?”
  柳青香心里有些失望,知道这是不想送自己,忙说道:“我自己打车走就行。”
  萧何吏淡淡地说:“那你走吧,我去坐公交车。”
  “这么晚了,打车回去吧!”柳青香本来还想说我给你付车钱,可觉得不妥,话也就没出口。
  萧何吏笑笑没再说什么,挥了挥手就向站牌走去。

  “哎,你给我留个电话吧,过几天我还你的盘。”柳青香朝萧何吏的背影喊道。
  萧何吏想说不要了,又怕这盘不是张为康的,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号码告诉了柳青香。
  等萧何吏坐上最后一班公交车咣当咣当地回到小破屋以后,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洗了把脸,翻来覆去折腾了好一阵才睡过去。这一觉睡得很沉,等醒来时已经是天光大亮了,一看表,八点多了,赶紧穿上衣服就往外跑。
  等气喘吁吁上楼的时候,正好碰到陆春晖嘟嘟囔囔往下走,萧何吏有点好奇,就问道:“怎么了?”
  “穷山恶水出刁民,大清早就来了个上丨访丨的。”陆春晖气呼呼地下楼去了。
  萧何吏从楼梯一拐过来,就看见一个白发苍苍的农村老妇人一脸无助地站在那里,看见萧何吏过来,脸上立刻堆起讨好的笑容:“同志,这是农林局吗?我想反映问题。”
  这就是陆春晖说的“刁民”?怎么看也不像啊,萧何吏边推开综合科的门边说:“大娘,进来吧。”
  老妇人感激地点着头,身体激动地有点发着颤跟着进了屋。萧何吏说:“大娘,坐下吧,有什么事慢慢说。”

  老妇人还是一脸感激:“同志啊,俺不坐了,俺就想想问问俺家承包地的事。刚才俺到了政府,他让俺去啥访……”
  “是不是信访局?”
  “对对对,就是信访局,俺到了信访局,他又让俺来农林局,你看,这不,俺就来了。”老妇人局促地搓着手,有点难为情地解释着,仿佛是因为给农林局添了不该添的麻烦而很内疚的样子。
  萧何吏看着老妇人,突然有种亲切感,觉得她与自己的母亲好相像,除了更苍老一些,表情动作竟然都有些相似。
  如果是自己的母亲到了县政府大院,肯定也会像这个老妇人一样,迷迷糊糊地找不到门,无助而彷徨,一个乡下女人至多知道有个政府,哪里会知道哪个部门管哪些事情呢?

  想到这里,萧何吏看老妇人的眼睛里就充满了一种怜惜,他扶着老妇人坐到沙发上,又倒了一杯水,这才问道:“大娘,以后有事让孩子们跑,你这么大年纪了腿脚不方便。”
  “孩子们都忙,就我不中用了,也有时间。”老妇人端着纸杯,一个劲想站起来感谢,被萧何吏轻轻地按住了:“大娘,你跟我说说吧。”
  老妇人断断续续地说了她家承包地的事情,好像是合同没到期被村里强行收回了,萧何吏听了个七七八八,心里也不是很明白,他也不懂这些事,要是陈玉麒在就好了。
  萧何吏心里琢磨着只能给刘文正汇报了,他让老太太稍等,就出门找刘文正去了,但心里却一个劲打鼓,刘文正都是干大事的人,善于和大领导交往,这些小事他肯定不爱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