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了二十年的时间,终于成为最高公务员》
第48节

作者: 守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其实萧何吏也想早点过去,估计张为康和刘树国已经等急了,所以一听柳青香说打车过去,他刚想答应,可把手往裤兜里一伸,坏了,忘带钱了,身上就只有张公交卡。
  柳青香刚通过抬头挺胸聚集起来的一点豪气顿时就没了,乖乖地跟了过去,心里又好气又好笑,那么小气,又不让你拿钱。
  五十七路公交车很快过来了,萧何吏上了车,把卡刷了两次,然后找了个位置坐下,柳青香静静地看着,也没有说话,默默地在萧何吏后面几排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
  一路上,柳青香不停地在担心着萧何吏认出自己,怕他脸上恢复那晚鄙夷嫌弃的神色,但内心里又有点期盼,想让他看看自己的变化。胡思乱想着,车就到了清河区干部管理学院,两个人下了车,朝学校走去。
  校园的篮球场上,一高一矮两个年轻人在沉沉的暮色中正在打篮球,个子矮的正是张为康,他一转头看到了萧何吏,对高个子刘树国说:“那死孩子来了。”
  刘树国看了一眼,“咦”了一声:“这死孩子怎么还带了个女的来?”
  “多一个人没事,反正是你这个死孩子请客。”张为康边拿起篮球架下的衣物边朝两个人迎了过去埋怨道:“死孩子,才来!”
  萧何吏刚要还口,见刘树国把篮球用力地扔了过来,赶紧伸手接住,熟练地运了几步,然后一个漂亮的跳投。“啪”,球进了,萧何吏露出了得意的神色,真长脸。

  “我擦,这小死孩子越来越骚了!”刘树国把球放进网里往肩上一背:“走,吃饭去,都快饿死了,你这个死孩子。”
  三个年轻人笑嘻嘻地越走越近,越走越慢,看着好像总有那么一丝不自然,柳青香跟在萧何吏后面,,也没看清是怎么回事,刚才还若无其事的年轻人突然就你踢我踹起来,一番斗闹下来,一个个都弯着腰气喘吁吁地笑起来。
  柳青香一开始被吓了一跳,后来才看出这估计是几个年轻人惯常的见面方式,
  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这几个充满活力和快乐的年轻人,她心里莫名地一阵忧伤,自己现在看似风光,但内心究竟有几分快乐和满足呢?
  三个年轻人打闹了一番,又喘息了一阵,这才嘻嘻哈哈地走了过来。萧何吏指着柳青香给张为康和刘树国介绍:“这位是柳总。”两个人顿时一愣,虽然现在这个年代号称是总经理满天飞,但现实里真正见过的也没有几个,尤其是这么年轻还有几分姿色的女总。
  萧何吏转头又对柳青香说:“这是的我同学。”介绍很简单,连名字都没有说。
  张为康白了萧何吏一眼,转过脸马上换上了正经的笑容:“柳总好,我叫张为康。”
  刘树国略有点拘束地向柳青香点了点头。
  柳青香也娴雅地冲他们两个点点头。
  张为康把萧何吏拉到一边,悄声说道:“你这个死孩子越来越高级了啊。”
  萧何吏知道张为康误会了,连忙说:“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朋友的朋友,赶紧拿盘让她走。”
  张为康鄙视地看了萧何吏一眼:“走什么走啊,都几点了?”说完冲柳青香一笑:“柳总,咱们先去吃饭吧,回来再拿……东西。”话到嘴边,张为康觉得“黄盘”两个字太不雅,临时改成了“东西”。
  柳青香心里是很想跟这几个年轻人一起吃个晚饭的,抬头看了萧何吏一眼,见他面无表情,也不知道是留还是不留。
  刘树国附和道:“这么晚了,就吃了再走吧。再说,反正是要被这俩死孩子宰,能请到个美女,我心里多少也好受些……哎呀!”话音未落,张为康和萧何吏不约而同飞起一脚踹在他的屁股上。
  柳青香抿嘴笑了起来,觉得这三个年轻人的快乐已经渲染了自己的情绪,虽然暮色已深,但心里觉得是那么的敞亮,仿佛被一团明亮又柔和的光笼罩着。
  校园里昏黄的灯光照在柳青香的身上,倒产生了一种朦朦胧胧地美,萧何吏说:“这么晚了,那就一起吃吧。”心里却有点不好意思,口袋里没钱,只是慷他人之慨而已。
  柳青香见萧何吏留她,也开心起来,笑着说道:“今天晚上你们三个宰我吧,我肉多。”话一出口就后悔了,不能兴奋,一兴奋就容易原形毕露。
  萧何吏三人哈哈大笑起来,对柳青香的风趣感到很意外,也很有好感。
  进了明珠酒店,四个人寻了一处僻静的角落坐下,店老板那穿着校服的女儿跑过来把菜单递给了张为康,笑嘻嘻地打着招呼,张为康也很熟悉的样子说了几句放学了之类的废话,正要点菜,愁眉苦脸的刘树国幽幽地说:“你俩能不能不点菜?让我吃顿饱饭行不行?”

  张为康和萧何吏对视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张康把菜单递给了柳青香:“请柳总点菜。”
  柳青香一脸不解地接过菜单,刘树国看出了柳青香的疑惑,说道:“受不了他俩的痴(吃)情,这个吃不是痴呆的痴,是吃饭的吃。”
  萧何吏和张为康一笑:“我们感情专一嘛。”
  原来萧何吏和张为康在大学时每隔一段时间都找个小店吃一顿,不外乎三个菜,必点菜是三元的香辣豆腐皮和五元的辣炒花蛤,而选点菜则要根据当时钞票厚薄的具体情况而定,一般不外乎是三元的酸辣土豆丝,五元的木须肉,八元的红烧茄子和十元的干炸里脊。这个传统一直保持到了现在,只是必点菜变成了当时觉得有点奢侈的木须肉和干炸里脊。开始的时候,刘树国对他俩这份持之以恒的专一还有些佩服,到了后来,简直被他们的这份“吃情”折磨的一点食欲也没有了。

  柳青香听完也觉得有趣,抿嘴笑着开始点起菜来。
  “这个没吃过,要不尝尝?”“这个也没吃过,来一个?”柳青香心里是准备自己请客,所以下手也就没留情面,一连点了四个菜。
  看着柳青香点菜,萧何吏心里很感慨,思维方式相差太大了,自己永远是点那几个熟悉的菜,而柳青香拿着菜单翻来覆去地找自己没有吃过的菜,他抬头看了看张为康,张为康也正在看他,估计心里想的差不多。
  柳青香把菜单放在桌子上:“你们也点几个。”
  萧何吏与张为康对视了一眼:“不点了吧,够吃了。”

  刘树国把菜单拿起来对二人说:“别守着漂亮女人就装好人,宰就宰吧,我准备好了。”
  柳青香刚喝了一口茶,想赶紧咽下去说今天自己请客,话还没出口,张为康已经接口道:“那来个干炸里脊。”“我要个木须肉。”两个人话语连接得很流畅,不知道配合多少次了。
  柳青香差点将嘴里还没来得及完全咽下的那口茶喷出来,绕了半天,必点菜还是要了。
  张为康又点了两瓶啤酒,老规矩了,他与萧何吏一瓶,刘树国自己一瓶,点完酒又问柳青香:“喝点什么饮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