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583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我当然是信奉武士道精神的!”
  柳生宗瀚连忙辩解道。
  要了解日本,必先了解武士道。武士道是日本文化精神的核心,对日本民族性的影响颇深,今天日本人的生活方式、精神信仰中,都留下了武士道精神的印痕。
  尤其是日本武者,没有一个人不信奉武士道精神的。

  可以说,日本武者信仰的根基,就是武士道精神。
  若柳生宗瀚敢说自己不信奉武士道精神,他这宗主位置,立马就会坐不稳!
  这就好像你问一个共-产-党-员,信不信马-克-思-主-义一样,甭管心里信不信,哪个党-员敢说自己不信马-列主义?
  毕竟,这是立党的根基。
  陆羽自信一笑,继续说道:“宗主阁下既然信,那就帮我解释一下吧。”
  “诚,就是诚信。言出必践,行出必果。”柳生宗瀚咬着牙说道。
  “哦,原来是这个意思,多谢宗主阁下释疑。”
  陆羽保持着温雅笑容,继续道:“那宗主您亲口说出来的话,能不能够做到言出必践呢?”
  “我……”
  “宗主阁下您这么信仰坚定的人,肯定是能够做到,这个不用怀疑。听说你们日本武士,切腹自杀,极为讲究。切腹要用武士刀,然后再用胁差砍下脑袋。宗主是什么身份,既然要切腹,肯定不能用一般的刀,那不是辱没了宗主您的身份么?”
  陆羽唇角上翘,“这么着吧,我做个好人,借宗主两把名刀,以天之从云切腹,以御神胁差刀砍脑袋,宗主要是不介意,我甚至可以做您的介错人。当然,宗主您要是觉着,我不够格,这老魏不是在么,堂堂华夏武圣,总不能没有资格吧,我求求他,他铁定答应。”

  “你……”
  柳生宗瀚指着陆羽。
  他脸色铁青,已经说不出话来。
  陆羽这春风化雨的一番话,却字字诛心字字杀人。
  这简直是把他架在火堆上炙烤,还边烤边唱着欢快的歌谣,往他身上涂抹辣椒孜然了!
  若说坑人是门技术活,那陆羽的这本技术,绝对已经毕业了,说不定已经登堂入室,进化到了坑神级别。

  柳生宗瀚被他三言两语,就架在火堆上炙烤,感觉很酸爽。
  众目睽睽之下,柳生宗瀚也不可能说直接就反悔,不承认刚才自己说过的话。
  他骑虎难下,咬了咬牙,也是被激发了狠劲儿,说道:“我柳生宗瀚一生,以武士道为自己信仰,不可能违背自己的诺言。好,陆君,我答应你,这就切腹自杀,就请魏先生做我的介错人吧。”
  他说着,却是并没有立刻行动。
  大概沉默了二十秒。
  终于听到一个汉子大声说道:“宗主,切勿冲动,您是一宗之主,可死不得,就让一郎代替您切腹吧。”
  “一郎,你真的愿意替我切腹么?”柳生宗瀚看着开口的那个汉子。

  这个汉子叫柳生一郎,从辈份上算,是他的侄子。
  当然是血缘关系很淡薄的那种,算是远房。
  “宗主,一郎愿意。”
  柳生一郎咬着牙,点了点头,“就是一郎死后,请宗主照顾我的老母。”
  “一郎你放心,我会把你的母亲照顾的很好。”柳生宗瀚点了点头。
  柳生一郎眼眸微微泛红,看着陆羽,“陆君,请借宝刀一用,一郎这就代替宗主大人切腹,以完成承诺。”
  “还能这么玩儿?”

  陆羽耸耸肩。
  听过替人背锅的,还真没听过还能替人切腹的。
  柳生宗瀚笑容阴冷,说道:“陆君,规矩不都是认定的么。这个规矩,以前没有,从现在起,也就有了。”
  “懂了。”陆羽撇撇嘴,“宗主阁下啊,您的无耻,真是刷新了我的认知。可以的。我给你点赞。”

  陆羽比起了自己的大拇指,然后看着柳生一郎,淡声道:“一郎,你可想好了,人死了就啥都没了,你确定自己愿意为了柳生宗瀚赴死?”
  柳生一郎点点头,眼神无比坚定。
  陆羽沉默片刻,终究还是没有把刀借给他切腹。
  而是摇摇头,不屑道:“这么玩儿,也就没意思了。一郎,你跟我无冤无仇,我不会无缘无故就害了你的性命。既然你得宗主大人能无耻得这么心安理得,那小爷也没心情玩儿下去了,刚才的话,当我没说。”
  他给御堂纱织和御堂久美子递了个眼神,努努嘴说道:“走吧。”
  说着头也不回,走出了武厅。

  御堂纱织连忙上前,“主人,纱织来扶着您。”
  她小心翼翼得扶上了陆羽的一只胳膊。
  御堂久美子咬咬牙,也跟了上去,犹豫了一会儿,也扶住了陆羽的另外一只胳膊。
  一行人走到道馆大门,陆羽回头看了看,目光深沉。
  “长青,在想什么?”魏文长淡声道。
  陆羽说道:“魏叔,新阴流那个叫柳生一郎的年轻人,你看他有多大?”
  “大概跟你差不多,二十三四。”魏文长说。
  陆羽浅笑道:“是啊,这么年轻,能眉头都不眨一下,就为柳生宗瀚赴死。妈拉个巴子的,蝼蚁尚且偷生,他不知道生命只有一次么,你说这丫挺的图的到底是什么?”
  “鬼知道。”魏文长道。
  “魏叔,看来日本人比我想的要难以对付。”陆羽沉声道。
  魏文长点点头,沉声道:“长青,大和民族和我们华夏民族比,有许多缺陷,譬如不够大气,只懂霸道不懂王道,缺乏真正意义上战略大家等等,但也有许多优于我们的地方,譬如吃苦耐劳,懂得隐忍,对于匠师的尊重,工艺的追求,古典艺术的传承……而我们的话,就更喜欢窝里斗了,对外隐忍,对内残暴……总而言之,这个民族,确实不容小觑,要不怎么可能有资格当我们华夏民族几百年的生死大敌?”

  陆羽点点头,表示认同。
  魏文长拍了拍陆羽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长青,别多想了,你与我,都是武夫,政治上的事情,不宜参与。你与我,只需要好好的站在这个江湖,握好我们手中的刀,走好我们该走的道。五天之后,富士山下那一战,你与我,都没有退路,只许胜不许败。败了,就是死路一条。找个地方,好好养伤吧。”
  陆羽嗯了一声,说魏叔,我明白。
  “打算去哪儿养伤?”魏文长问。

  “新宿。”陆羽吐出两个字,“我王师兄有个故人在哪里,他吩咐过,叫我一定要去见一见,我们在日本的一切起居出行和生活用度,此人都会妥善安排。”
  “王玄策这个人做事,向来稳妥,他既然叫你去找这个人,那这个人,就是可以信任的。”魏文长点点头,认同了陆羽的建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