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619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广豫元一咬牙,点头回答:“好!”
  说完,他站起来,准备走。梁健看着他的背影,忽然想到一件事,出声喊住了他。
  “煤工局局长的位置虽然说由省厅决定了,但我们也不能什么都不做,你去想想办法。只要能把煤工局局长的位置拿下,其他都好说。”梁健说话时,看着他的眼睛,手放在了文件夹上。
  广豫元目光在他的手上扫过,迟疑了一下,道:“好的。我知道了,我会去想想办法。”
  他走后,梁健将这个文件夹翻了开来,细细将里面的合同看了一遍。合同条件,比上次他们沟通的更加优厚。可以看出,华晨为了能尽快达成这次的合作,已经在割肉了。同时也可以看出,这一次华晨集团所遭遇到的困难,恐怕也是十分棘手。这背后的黑手,应该不简单。
  一边想着这些,梁健一边拿着文件夹站起来,走到桌边,将文件夹放到了桌子抽屉里。
  合上抽屉的时候,他在想,也不知道广豫元能领悟几分意思?
  光是一个摸不清底细,看不清状况的浅浅,实在是让梁健没有底气。倒是华晨,或许能搏一搏。
  倪秀云的死讯传来的时候,梁健正好准备下班回太和宾馆。
  电话是丨警丨察用倪秀云的手机给他打的。因为在倪秀云的手机上,生前最后一个联系的人就是梁健。

  丨警丨察说了很多,梁健都没听见,他的脑子里,只有昨晚和倪秀云分开时,她说的那句:这辈子能认识你,真好!
  这句话一直在梁健的脑子里回旋,一遍一遍又一遍……直到梁健赶到晋中,见到丨警丨察的那一刻,这句话才算是在脑子里沉了下来。
  梁健是直接到的晋中市公丨安丨总局,接待梁健的是公丨安丨总局的局长,钱江明。钱江明看到梁健后,问的第一句话是:“梁书记,你和死者倪秀云很熟吗?”
  梁健看了他一眼,回答:“我第一天到西陵省的时候,是她负责接待的,所以平日里有些联系,还算可以。”
  “那请问,昨天死者倪秀云跟你联系的时候,有说过什么吗?”钱江明又问。
  梁健看了他一眼,这一路过来,他的心情已经冷静了很多。此刻钱江明这样的问话,可以说是例行公事,但也不能不小心。梁健回答:“也没说什么,昨天我在晋中市有事,她知道了,联系了我,我们一起喝了个茶,大概十点多的时候分开的,之后就没有联系了。她是怎么死的?”
  钱江明看了他一会才回答:“初步认定是自杀,吞服过量的安眠药。因为她是一个人住,所以也没人发现。今天白天她单位同事一直联系不上她,担心她出事,就去家里找的她,这才发现的。”
  倪秀云有吃安眠药的习惯,梁健是知道一些的。但她也不是经常吃。梁健皱了皱眉,总觉得自杀这样的结局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倪秀云可以说是他到太和市之后的第一个朋友。与娄江源他们不同,他们之间……总之,在梁健心里,倪秀云是有分量的。昨天还那么鲜活的一个人,没想到就成了阴阳两隔的局面,他有些接受不了。
  梁健沉默着,脑子里一直回放着昨晚见面的场景。
  忽然,钱江明问他:“你刚才说你们昨晚一起喝了茶,也就是说你们见面了。那么,见面的时候,有没有发现她有什么反常的地方?”
  被钱江明这么一提醒,梁健立即想到了昨天在倪秀云身上看到的那些青紫,就说:“她手臂上,和脸上都有青紫和红肿。”

  钱江明听到这话,看他的眼神中有些异样的神色,他问:“除了手臂上和脸上,还有其他地方有青紫红肿吗?”
  梁健一心在倪秀云的事情身上,一时没注意钱江明的神色变化,回答:“脖子里好像也有一点,其他地方……”话说到这里,梁健突然意识到了。他看了钱江明一眼,怒声质问:“钱局长这话是什么意思?”
  钱江明哈哈笑了两声,道:“梁书记这么大火气干什么?我也就是例行公事的问问,毕竟关系到倪秀云同志的死因,我也不能马虎了对不对?”
  钱江明这话说得滴水不漏,梁健只能自己往下咽。等了一会,钱江明又对梁健说道:“梁书记,你也别怪我说话直接,我这也是没办法。你体谅体谅。我想问一下,你和倪秀云同志,到底是什么关系?”

  梁健皱起眉头,神色也沉了下来,冷声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简单,就是问问,你和倪秀云同志有没有亲密关系?”钱江明说话的时候,嘴角还带着一丝客套的笑意。
  梁健攥紧了拳头,很想一拳揍在那张惹人厌烦的脸上,但终究还是忍住了。他明白,这一拳揍下去,对他对倪秀云都没好处,反而会将这件事弄得更复杂。
  “我们只是朋友关系。”梁健忍着怒气尽量平静地回答。
  钱江明听后,微微一笑,伸手翻开他身前的文件夹,从里面拿出了一张照片,放到了梁健面前:“你看看这张照片,是不是你和倪秀云同志?”
  梁健微微一愣,探头看去,照片上,他和倪秀云在房间门口,轻轻相拥着。正是昨天晚上在包厢门口,他抱了倪秀云的那一下。

  钱江明说:“这是监控拍下的照片。”
  梁健不知道,这是真的监控拍下的,还是有人故意拍下的。仅从钱江明拿出这张照片的行为,梁健就可以判断,这位钱局长本就是有备而来,心怀鬼胎。至于他之前问他的,不过是试探,是铺垫。
  所谓物极必反。梁健怒极,倒反而平静了下来。他抬头看向钱江明,冷冷一笑,道:“既然钱局长能找出这照片,那应该也知道,那是个什么地方。我们朋友之间,拥别一下,好像不犯法吧?”
  钱江明看着他,眼睛下的肉微微抽动了一下,然后笑道:“当然不犯法。不过我还是要提醒梁书记一句,我们作为政府官员,还是要注意一下公众形象,以后这种和女同志拥抱的画面,还是要找隐蔽一点的地方。”
  梁健没理会他的嘲讽,冷着脸道:“如果钱局长没有其他什么要问的,那我想去看看倪秀云同志的遗体。”
  钱江明道:“放心,待会我会让人带梁书记去看的,不过,现在我还有些事情想跟梁书记求证一下。”说着,他又翻开了那个文件夹。
  看了一会后,抬头问梁健:“你曾去过倪秀云同志的家里,对不对?”

  梁健一听这话,开口便反诘:“有规定说,我不能去朋友家里吗?”
  钱江明笑了笑,继续问:“当天晚上,你并没有离开对吗?”
  “我的司机在也那里住了一个晚上,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梁健冷冷地问。他索性放松了身体,靠进椅子里,冷冷瞧着他。他倒要看看,这个钱江明,到底想弄出些什么幺蛾子。
  钱江明道:“没什么问题,我只是求证一下。”
  梁健心里冷笑,他在倪秀云家里借宿的事情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这次倪秀云走了,他们却将那么之前的事情都查了出来,要说没有什么目的,打死梁健都不信。
  日期:2016-06-07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