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924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慕清雨起身要去做饭,突然想起什么,站住了问慕清风:“对了哥哥,你之前说,宝卡来找你谈事情,到底谈什么?”
  慕清风犹豫了一下,招呼她到身边坐下,说道:“实话跟你说,宝卡是来提亲的,你们年纪都不小了,按照婚约,也该完婚了,所以我答应他了。”
  慕清雨一听,从沙发上跳起来,悚然说道:“你答应了!”
  “你们俩本来就有婚约,我们又受人家照顾了这些年,人家既然要娶你,我有什么理由不答应?”

  慕清风暗暗叹了口气,“清雨,我知道你看不上宝卡,但是……没有办法吧,而且他人也不错,很喜欢你,家里条件更不用说,你就委屈一下……”
  慕清雨缓缓摇头,泪水夺眶而出。
  慕清风脸色一沉,道:“你难道想违反婚约?”
  慕清雨咬着嘴唇,犹豫片刻,委屈的说道:“当初立下婚约的,可不是我自己,没有人问过我的意见……”

  慕清风脸色一变,说道:“你跟妈妈一样喜欢汉族文化,就更应该懂得什么叫媒妁之约,更不要说在我们湘西,订婚难道还需要你本人同意?
  婚约当初也是妈妈定的,你现在如果反悔,以后你我怎么做人,岂不成了忘恩负义了?”
  慕清雨低下头,喃喃说道:“所以,就要牺牲我吗?”
  慕清风听见这话,腾地一下站起来,斥道:“你这话说的,哥哥好像成了恶人了。宝卡要是吃喝嫖赌之辈,哥哥怎么舍得让你嫁过去?”
  见慕清雨低着头不说话,面色有些缓和,上前按住她两个肩膀,柔声说道:
  “我就你一个妹子,我当然希望你能过的幸福,你婚后如果被宝卡家人欺负,就算他们家权势再大,哥哥也一样为你出头。这件事关于你的终身幸福,你就听哥哥一次,哥哥不会骗你的。”
  慕清雨低声啜泣起来,也不说话,突然转过头来,看了叶少阳一眼。
  叶少阳一愣,忽然明白,她是想让自己帮她说话,舔了舔嘴唇,道:“那什么,我觉得,婚姻这种事,还是尊重一下人家自己的意见吧?”
  “叶先生,”慕清风头也不回,“你参与别人家事,是不是有点失礼了?”

  一句话将叶少阳堵的没话说。
  慕清雨道:“少阳哥是我好朋友,帮我出主意,也是应该的。”
  “我是你哥,父母不在,你的事就我来做主,不需要任何人拿主意”
  慕清风暗暗叹了口气,望着妹妹,说道:
  “等水灾这件事了结之后,我就主持订婚,然后你自己准备一下,我已经算过,三个月后有个好日子,到时候帮你们完婚,我也算了结一桩心事。”
  “哥哥是一家之长,哥哥若是不结婚,我也不结。”慕清雨突然找到这个来当借口。
  慕清风失声笑起来,脸色有些尴尬,想要说什么,突然转头看着叶少阳,道:“这件事,还需要少阳兄弟帮忙。”
  态度简直是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连称呼也变了。叶少阳一时还真有点无所适从。

  “小玉现在,好像还没有恋人吧?”
  慕清风笑笑,“我们苗人,说话比较直接,少阳兄弟别见外。”
  叶少阳恍然大悟,原来这货打的是芮冷玉的注意!简直不能忍!
  转念一想,自己现在正有求与他,倒是不能得罪。反正芮冷玉也不在这,让他单相思下去,也没什么影响,于是挠了挠头,敷衍道:“这个我不清楚,好像没有。”
  慕清风招呼叶少阳坐下,自己也重新坐下,说起自己跟芮冷玉认识的经过:

  去年,芮冷玉一个人来苗疆,了解这边的巫蛊传统,在山里被一只毒虫咬了,正巧遇到上山采药的慕清风,治好了她,带到家中来养伤。
  芮冷玉得知他是巫师,于是留下住了一阵子,向他讨教巫术。
  “那段时间,我们俩几乎形影不离,我能感觉到,她对我,有那么一点意思……”慕清风轻轻笑道,回味着当时的美好,哪里注意到叶少阳一张脸彻底黑了。
  “她离开之后,我们一直保持联系,我因为是族里的祭司,也没法离开湘西。”
  慕清风伸出一只大手,按住叶少阳肩上,笑了笑。
  “我身为当事人,这种事不好直接去说,正愁没有媒人,少阳兄弟与小玉熟悉,正好去帮我说一说……”
  让自己去找芮冷玉说媒!

  叶少阳看着他笑咪咪的脸,真想一拳下去,给他打成菊花。
  “这件事……嗯,电话里不好说,等这件事了结,我回去侧面先问一问。”
  “好好,这方面,还是你们汉人有办法。我也不着急,先谢过了。”
  叶少阳看了一眼面色消沉的慕清雨,叹了口气。
  慕清风本想让叶少阳跟自己住一间房,叶少阳不知道这是不是当地的习俗,反正自己坚决不跟一个大男人睡觉。

  慕清风又给他收拾了一间房。
  一整天,慕清雨闷闷不乐,但还是张罗了一桌饭菜,慕清风搬了一坛糯米酒,要跟叶少阳开怀畅饮。
  叶少阳不喜欢喝酒,只好应付。
  慕清风特能喝,不急不慢的喝了半坛子酒,面色有些发红起来,拉着叶少阳说道:“听说你们道士擅长画符,有我们辰州符好使吗?”
  辰州符,叶少阳之前就有耳闻,是用辰砂画的符,在南方民间十分流行,各种巫术流派都使用,其中首推苗疆巫门。
  辰州符与道门灵符,表现方式接近,但核心原理完全不同:
  辰州符的法力来源,不是对三清的信仰,而是巫神,也就是上古十二祖巫,所以辰州符不能捉鬼降妖,就算是驱邪,也是借助巫神的力量,类似以毒攻毒。
  慕清风从随身挂着的腰包里摸出一张空白符纸,摊开在桌上,手蘸辰砂,在上面画了起来。
  叶少阳在一旁看着,画出的不是文字,而是一种抽象图画。
  画好之后,慕清风捻起辰州符,用苗语念了一遍咒语,凌空一抖,辰州符化作一道黑气,汇聚成一只骷髅的形状,无比狰狞。
  嘴巴不断张合,发出凄厉的吼叫,连一旁的慕清雨都忍不住皱起眉头。
  慕清风伸手压在骷髅头顶,手掌翻转,将黑气吸到拇指上,绕指一圈,被完全吸收。

  叶少阳注意到,他拇指上带着一块很大的戒指,米黄色,想着应该是黄龙玉或别的什么玉石。
  “鬼象显化。道门灵符可以做到吗?”慕清风有些傲然的说道。
  “不可以。”叶少阳回答的很干脆。
  慕清风脸上露出得意之色。
  叶少阳紧接着淡淡说道:“道门灵符,只为降妖除魔,讲究实用,不会变这种魔术。”
  慕清风脸色立刻沉下来,随后笑了两声,道:“叶道长想来法力一定不差,等进入古墓之后,我倒想观摩一下你道门神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