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29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纪委人员一听,马上说‘还有这事?又是一条罪证’。结果你那个奇葩的前同事,也知道闹了乌龙,又慌忙改口‘论文是我自己写的,我没抄楚天齐的’。在纪委人员带他出去的时候,他还大嚷着这句话,开会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也知道了有楚天齐这么一个人。”雷鹏声音变得的神秘兮兮,“哥们,我听说主管省领导也知道了这件事,你出名了。县里人都说你要走好运,说不准很快省领导就会提拔你的。”

  尽管心里挺美,楚天齐还是无所谓的说:“怎么可能?不就是一篇稿子吗?再说了,我并不想让纪委人员听到我的名字。”说着,他话题一转,“哥们,你光埋怨我不去找你,你也没来看我呀。你不是说你不忙吗?”
  “过几天真可能去找你,等着吧。”说到这里,雷鹏忽然道,“不说了,俞头儿电话来了。”说完,声音戛然而止。
  放下手机,楚天齐笑了,看来那句话说的好“不是不报,时辰未到”,这个刘大智终于被抓了。
  对于刘大智这个人,楚天齐鄙视的很,鄙视这个家伙见风使舵、两面三刀。尤其刘大智主动抱上新县委书记大*腿,急不可耐的充当了否定赵中直的急先锋,更让楚天齐对刘大智这个人厌恶之极。
  随着赵中直的调离,赵系人马立刻成了一盘散沙,有的人变得行*事低调、明哲保身,有的人迅速寻找新的阵营,还有的人直接做了新县委书记柯兴旺的马前卒。对于大多数人的做法,楚天齐都表示理解,但最让他不能接受的,就是刘大智的反戈一击。他刘大智可是赵中直的秘书呀,竟然做出了背主求荣的事,楚天齐甚至认为,这样的人还能是人吗?现在好了,报应来了。
  忽然,楚天齐想到了一个问题:究竟会是谁举报的刘大智呢?

  “以前同事,以前同事……莫非是他?”楚天齐想到了一个人,这个人以前曾经是原玉赤县县长艾钟强的秘书,现在“河西二监”服刑,这个人就是任跃祥。
  为什么会想到任跃祥?这是有原因的。
  今年五一的时候,楚天齐到“河西二监”探望了正在那里服刑的魏龙。后来在周仝同学周科长的陪同下,他参加了整个监区。当楚天齐参观到罪犯住宿区的时候,与在那里服刑的任跃祥不期而遇。应任跃祥要求,楚天齐和对方在狱警办公室进行了简单交谈。
  在交谈过程中,任跃祥一副玩世不恭、怨气深重的口吻,把他自己堕落、犯罪的原因,全归结到亲二舅魏龙身上。任跃祥还特意问到了刘大智,提醒楚天齐多提防这个人。楚天齐注意到,在提到刘大智时,任跃祥神情忽然变得很狰狞,犹其听说刘大智做了青牛峪乡乡长的时候,表情更加复杂。
  当任跃祥被狱警带离的时候,曾经和楚天齐讲过,“楚乡长,你是个正人君子,还是离刘大智远点吧,他早晚会倒霉的。”
  当时楚天齐就曾经思考过任跃祥这句话,但并不清楚对方是随便一说,亦或是意有所指。那一段时间,楚天齐还曾经特意关注了一段时间,但期间并没听到刘大智被调查的消息,他也就不再关注了。

  没想到这都过去了三个多月,刘大智才被纪委找上门,只是不知道这事和任跃祥有没有关系,是不是任跃祥举报的,但这个可能性非常大。
  尽管还不清楚刘大智摊上了什么事,也不确定是否是被任跃祥举报。但楚天齐知道,就冲刘大智的人品,就冲刘大智做事的不择手段,肯定有事,而且可能还是大事。那么刘大智必定要为此承担应得的后果,要受到法律的制裁,真应了那句话:恶有恶报。
  想到这个“恶”字,脑海中忽然出现了两道恶狠狠的目光,楚天齐不禁心中一凛。虽然没有看见那两道目光,但楚天齐在从“河西二监”出来的时候,切实感受到那两道目光就在背后,而且在返回的火车上还曾经梦到过。这段时间,在自己身上没有出现不好的事,楚天齐也就暂时抛开了顾虑,没想到现在那凶狠的目光又出现在脑海里。
  楚天齐并不迷信,但他却很相信自己的预感,而且之前有几次不好预感全都应验了。其实有些预感也不是无中生有,是人在日常经历中的一种潜意识,只不过往往在事前不能准确认定,而在事后才恍然大悟而已。就拿刘大智被抓这事来说,楚天齐就有预感,尤其和任跃祥那次不期而遇后,他的这种预感更强烈。果然,自己的预感被证实了。
  对于别人的事情,当预感被证实时,会是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但如果事情临到自己头上,那就不能只是发出“原来如此”的感叹,而必须要切实面对和解决了。看来这两道凶狠的目光,应该好好分析一下,应该重视起来了,否则到时就会措手不及,还可能为其所伤。
  既然那两道目光是来自监狱,那很可能是有人在暗处看到了自己,而自己并没有发现。监狱里共有三类人:武警、丨警丨察和罪犯。监狱里的武警和丨警丨察,自己以前没接触过,不应该会用那样的目光注视自己,那两道凶狠而且仇恨的目光就只能来自罪犯了。监狱里的罪犯来自全国各地,以前的职业也多种多样,究竟是自己得罪的哪类人看到自己了?他或他们要对自己干什么呢?楚天齐开动脑细胞,搜寻着可能的答案。

  时间过的很快,八月份就剩一天了,但好多事情还是没有眉目。
  午休起床后,楚天齐便一直留在办公室,他要专门等仇志慷的电话,其实从今天早上他就在等。
  直到现在,副局长张天彪、刑警队长柯晓明还在请病假,没有归队上班,曲刚这几天又到市里开会。因此何喜发被打一案虽已过去一个月,但调查还停留在案件初发后的阶段,没有什么进展,至于此案中关键人员岳江河的去向,更是一无所获。
  对此,楚天齐很是着急,除了让曲刚督促外,也在想着各种办法。其中一个办法,就是让看守所新任所长仇志慷也调查此事。
  其实仇志慷自从到看守所任职后,就一直在调查着此案。不过,案发时的关键证据和证人欠缺,又没有发现新证据,所以尽管没少下辛苦,却一直没找到什么新线索。尤其做为最大嫌疑人的岳江河,父母去世早,没有兄弟姐妹,在许源县再没有其他亲人,平时和别人交流又少,对他的调查也没有什么发现。但仇志慷不信这个邪,誓言“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找到蛛丝马迹”。

  功夫不负有心人。前天早上,仇志慷报告,据岳江河母亲老家一个五保户讲,岳江河有一个三姨在雁云市区。只是这个女人很小的时候就被嫁了出去,平时好像也没什么走动,五保户只知道这个女人的名字叫王玉英,具体住在雁云市哪里并不清楚。
  日期:2017-05-05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