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29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于局长给自己面子,曲刚当然得领情,但他却又得给那两人打掩护,便说道:“局长,我再催催他俩,他俩在各自工作领域,确实都是一把好手。”
  楚天齐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语重心长的说:“时不我待呀!”
  “是,是,我抓紧。”曲刚站了起来,“我这就去催他们。”
  回到自己办公室,曲刚马上操*起电话,拨了出去,可是电话里响了好长时间,就是没人接。他又换了一个号码打过去,还是照就,电话通着,就是没人说话。
  “妈的,混蛋。”曲刚骂了一声,放下了电话。
  这一段时间,曲刚很被动,当然也不只是因为这一件事。
  在全体干警大会的第二天,张天彪就来请病假。曲刚考虑到对方的心情,也确实该休息、调整个两三天,于是就准了假。可是三、四天过去后,张天彪并没有回来上班,而柯晓明又来请假。知道这小子也是闹情绪,但对方的理由还挺充分,曲刚也就睁一眼闭一眼的准了。
  这倒好,十来天了,这两个家伙一个都没回来,接电话时也是敷衍搪塞自己。明知道这两家伙和自己怄气,可曲刚又不得不牵就这两个家伙,现在自己权利本已受限,如果自家兄弟再起内哄,就会更糟。要是搁以前,曲刚早就一顿臭骂收拾两人了,但现在情形不同,也只得转变了一些策略。
  其实近一段时间,楚天齐对自己还是不错的,有事找自己商量,一些重要的事也靠自己,当然核心的权利却牢牢抓在楚天齐手里。只是自己运气差,再加上那两个家伙变相拆台,有些事尽管很用心,可总是做的不太好。而相比之下,近期那个老白毛倒是很露脸,不但手下没生事,他自己的一遍文章还上了省厅刊物,被当做政工工作的范文传阅。此消彼长,曲刚自我感觉权利缩水了。
  曲刚之所以感觉现在自己权利受制,最主要的还是缘于县长牛斌的态度。县长已经很长时间没找自己了,自己要向县长汇报工作,也常常被秘书以“工作忙”为由挡驾。没有接到县长新的指示,曲刚只得继续执行“以配合为主”的方式与局长相处,而且这也是现在比较稳妥的方式。只是处处居于次席,对于近两年顺风顺水的曲刚来说,还是感觉不太舒服,却也无奈。

  “叮呤呤”,电话铃声响起,打断了曲刚的思绪。
  看了眼来电显示,曲刚拿起了电话听筒:“又跑哪去了,电话也不接?”
  “曲局长,医院住院啊,我能去哪?”电话里传来张天彪的声音。
  曲刚道:“你俩赶快回来。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泡病号?”

  “曲局,我怎么听着是他的腔调呢?”张天彪振振有词,“我是这些年累的,医生建议我好好调理,这身体可是自己的,不能再糟蹋了。晓明是陪他爸住院,儿子陪老子看病天经地义,除非不孝……”
  “少扯蛋,都什么时候了,还跟我扯这个闲篇?时不我待呀,懂不懂?”曲刚质问着。
  “不懂。”张天彪拉着长声,“我只知道男人重要的是脸面。”
  “完蛋玩意儿。”骂过之后,曲刚“啪”的一下,把电话听筒按在了话机上。
  正坐在办公室想事情,手机响了。拿起手机一看,是雷鹏的号码,楚天齐赶快按下了接听键:“哥们,不忙啦?”
  雷鹏嬉笑的声音传来:“不忙,我一个小副科有什么忙的?我又不是副处级一把手。”

  “去你的。”楚天齐斥道,“少拿我开涮。”
  “大局长,我这说的是实话呀。自从你荣升以后,回来看过哥们一回吗?就是电话也没打几个,而且通话还没几句,就打官腔‘我这来人了’。”雷鹏笑着道,“现在有时间吗?要是有的话,我就汇报一件事,要是没有的话,那就算了。”
  “有话快说,我这忙着呢。”楚天齐催促着。
  雷鹏调侃的声音传来:“又是这个托辞,好,你忙,那我就抓紧汇报。大局长,刘大智被抓了。”
  楚天齐略有惊异:“哦,刘大智被抓?什么时候的事?”

  “你那么忙,还是算了,等你哪天不忙的时候,我再详细汇报。”雷鹏调起了对方胃口。
  “少啰嗦,赶紧说。”楚天齐再次催促。
  “官不大,僚倒不小。”雷鹏“嗤笑”一声,“好,我说。是这么回事。昨天刘大智在省里参加一个报告会,他还有大会发言。就在大会开始前,进来两个身穿制服的人,要他跟着走一趟。看到对方证件是省纪委,他当时就吓懵了,忙套近乎问对方是什么事。结果纪委人员告诉他,‘这次让你来干什么,自己不清楚?你以前的同事举报了你’。你猜他怎么回答?”
  楚天齐说:“我怎么知道?他应该不是矢口否认,就是态度诚恳的认错呗。”
  雷鹏马上否认:“错,大错特错。当时,刘大智先是一楞,然后马上说‘我知道抄袭别人论文不对,我马上改,马上去认错,请你们放了我吧,我以后再不干这事了’。纪委人员很疑惑,就接着问‘抄袭论文,怎么回事?’刘大智马上痛哭流涕的说‘我在报上发表的论文,是我在做县委书记秘书的时候,偷偷抄袭楚天齐的,然后换上了我的名字。’”
  楚天齐心中暗道:果然是那小子。但他马上又打断了对方:“等等,我怎么听着驴头不对马嘴,这么乱呢?”
  “我刚听说的时候,也觉得乱,等到一听解释就明白了。”雷鹏娓娓道来,“是这么回事,这次刘大智去参加的会议是全省农业发展经验交流会。他之所以被指名发言,主要就是他以前在省报上发表过一篇农业文章,在今年的时候被主管省领导看到了。省领导看到后评价很高,指示让作者结合实践谈一谈经验。所以在纪委人员说出‘这次让你来干什么,自己不清楚’这句话时,他自然就想到了发言的事。尤其再结合‘以前同事’四个字,他就认为是你因为论文的事告了他。没想到他还抄过你论文,怎么没听你说过?”

  当时楚天齐论文上报纸的事,是欧阳玉娜让宁俊琦问楚天齐的,并质疑是不是楚天齐自己发的。楚天齐当然没有发,但也奇怪是谁发了这篇与自己稿子有一多半内容雷同的文章。后来他通过笔名,猜到了刘大智,也诈出了答案。但这件事,楚天齐没向更多的人提起,所以雷鹏并不知道。
  听雷鹏这么一问,楚天齐忙道:“当时只是怀疑刘大智,但我没有证据。那篇稿子我并没准备发,所以对于被抄袭一事也没放在心上,就没和你说。”说着,他话题一转,“那么纪委人员怎么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