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030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闻铭抬起胳膊,看了一下手表,说九点一十。
  我说糟糕,那个典礼好像是十点半,这时候正是塞车的时候,现在出发,也未必能够赶得到白云观啊,赶紧叫他们起来。
  闻铭说你别急,受衔的又不是你,干着急什么呢?
  我不听他讥讽,去房间里挨个儿叫门。
  叫的第一个,里面是威尔,听到我的呼喊,说在隔壁,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呃……

  听说血族的起床气挺大的,我不敢惹他,赶忙又去隔壁,结果敲了半天没动静,反倒是对门那儿的门开了,杂毛小道揉着惺忪睡眼,说你干嘛啊,大清早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啊?
  我赶忙抓着他的胳膊,说萧大哥,左哥跟你在一起么?
  杂毛小道说没有啊,我没见他人啊。
  闻铭说昨天你们不是睡一个房间么,怎么,里面没人么?
  杂毛小道回头望一眼,把门打开,我透过间隙望过去,宽阔的大床上面一片狼藉,果然没有人在。

  我将今天授衔典礼十点半的事情跟他讲起,杂毛小道听了一会儿,揉了揉太阳穴,又想了一会儿,这才说道:“我艹,糟了。”
  我说怎么了?
  杂毛小道没理我,伸手去推旁边那门,结果推门而入,发现床铺都整理得整整齐齐的,不知道睡人了没有。
  杂毛小道说他们可能提前去了,你等我五分钟,我洗把脸。
  他回到房间,匆匆忙忙,没多久,人便出来了,然后对闻铭说道:“车钥匙借我。”
  闻铭去房间里找出了一把别克的钥匙,扔给了他,说你们去吧,我和威尔两个人身份不太好曝光,有什么事情,及时通知我们。
  杂毛小道也来不及客气,拉着我就往外走。
  我俩出了四合院,在外面的胡同走了一会儿,杂毛小道找到了车子,是一辆黑色的别克G18,他看我,说你开还是我开?

  我说去哪儿?
  杂毛小道说白云观啊,还能哪儿?
  我犹豫了一下,说左哥和王明提前去了,估计是怕我们触景生情,到时候心里难过,我觉得既然如此,不如遂了他的愿,就别过去了,免得大家尴尬。
  杂毛小道说你懂个屁啊,走了。

  他打开车,上了驾驶证,又摇下车窗,说你走不走?
  我赶忙跑到另外一边去,坐进了副驾驶座,然后问道:“怎么,难道左哥他们有什么想法么?”
  杂毛小道点火启动,然后一脚油门踩下去,轰的一声,车子就往前猛然窜了一下,紧接着他踩着油门往前冲,彪悍无比。
  杂毛小道开车绝对是野兽派的,跟他比起来,那些开跑车狂飙的家伙简直就是小儿科,而我觉得要是我路上碰到这样的司机,估计我也得骂娘。
  他没有回答我的提问,而是一路惊魂,鸡飞狗跳之中,赶到了白云观。
  我下车的时候,在向闻铭的这台车哀悼。
  不管车子的主人是谁,估计要被那无数个违章给气疯了。
  我们赶到白云观的时候,差不多是早上的十点十几分,进里面去的时候,才知道白云观已经封锁了,有武警拦门,还有十几个道装打扮的人物在那儿接待,不过都这个点儿了,来的人都很少,稀稀拉拉。
  我瞧见进入其间的,都得手持着邀请函才行。
  我们赶到门口的时候,果然被人拦住了。
  跟前这留着黑色胡须的道士一脸严肃地说道:“今天敝观被征用了,正在举行天下十大的授衔仪式,来的都是大人物,出于安保需求,所以恕不接待零星人员,还请见谅……”
  人说得不卑不亢,有礼有节,我差点儿都要自惭形秽,转身离开了。

  杂毛小道却很坚持,说让开,我进去找个人。
  黑须道士打量了他一眼,这家伙穿着一件夹克衫,却挽着一道髻,打扮得不伦不类,有些奇怪,不过还是拱手,说阁下想必是位道友,若是往日,本观自然双手欢迎,只不过今日有些特殊,还请包容则个……”
  他话还没有说完,这时来了一个年长一些的道士,打量了一下我们两个,不由得吸了一口凉气,上前拱手,问阁下可是萧克明?
  杂毛小道点头,说对,是我。

  道士拱手,说在下路辉子,负责今日的迎宾一事,萧道友且随我来。
  顾不得旁人的目瞪口呆,他带着我们进了白云观,然后越过几道殿宇,来到了一处宽广的广场处,而这里却是聚集了上千人于此,济济一堂。
  在台上,我瞧见有人在侃侃而谈,仔细打量,却是黑手双城陈志程。
  我们抵达的时候,黑手双城的讲话刚刚进入尾声,随后他请了另外一位宗教总局的副局长进行发言。
  这一位是分管政治处和思想建设领域的副局长,排名比黑手双城还高。
  不过就修为而言,反倒是看不出有什么厉害之处。
  那人说话,就是完完全全的套话,什么思想、什么代表,什么乱七八糟的理论,一股脑儿地折腾过来,听得人的脑袋都有些晕,不过好在我们并不太在意台上到底说了些什么,而是在人群之中找寻陆左他们的踪迹。
  很快,我在第一排的位置上,找到了陆左、王明和屈胖三。
  第一排那儿,除了本届被评选进天下十大的大拿之外,还有一些看模样仿佛是领导的人,男男女女,都颇有威严。
  我甚至还瞧见了好几个只有在电视里才能够瞧见的大人物。
  这一次的典礼,规格真的很高啊……
  第一排的后面几排,我零零星星地瞧见了一些五十人大名单的候选人,在第三排左侧,我甚至瞧见了之前因为受伤而退出的无缺真人。

  看起来他们应该是第一批撤离的人员,故而没有被封禁在员峤岛上。
  会场有好几千人的规模,大部分都是江湖人,不过也有许多工作人员,以及一些相关行业的从业人员,我在第四排的那儿瞧见了林佑、萧璐琪和朵朵、包子一行人,本来想要过去的,却给杂毛小道拉住了。
  他说随便找个地方坐下就得了,过去的话,太麻烦。
  我不知道杂毛小道的用意是什么,他这么急吼吼地跑到白云观会场来,这会儿却又选择了低调,着实让人有些意外。
  杂毛小道拱手送了路辉子离开,然后在左边一块区域那儿,找到两个空位,便带着我往里面挤。

  场下的人大部分都伸着脖子,听台上的人说话,不过也有人瞧见了我和杂毛小道,纷纷起身给我们让座,杂毛小道这个时候显得十分低调,摆了摆手,然后找到了那两个空椅子处坐下。
  我们这边刚刚一坐下,没一会儿,旁边传来动静,却有人跟杂毛小道旁边的人交换了位置。
  我转头过去一看,来人却是长沙帮的沙碧石。
  他冲着我和杂毛小道点了点头,说陆大侠你好,萧真人你好。
  杂毛小道摆了摆手,说你别这么酸,什么大侠啊,真人啊?直呼其名就好了,刚才那称呼,听着真几把怪。
  他出口脏话,反而让颇有些忐忑的沙帮主安心许多,他洒然一笑,说两位都是碧石心中久仰的大人物,能够跟你们说上话,都是我几世修来的福气,怎么可以直呼其名,这太不礼貌了。
  日期:2016-10-13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