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6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胖子他爹最先看明白了,问何老头说,“何叔,那血婴就是这条手臂?”
  何老头点点头,也没多说什么,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表盘一般的东西,一边掐着手指,一边看着表盘,左走走,右转转,似乎在探测什么东西。
  我心里觉得很神奇,不知道为啥之前见到过的那个恐怖血婴,现在会变成一条手臂骨。这根本就是两样不同的东西啊,就算我相信何老头的话,但这件事实在不能理解。
  后来我问过胖子他爹,听他说,那血婴虽然差一点就成了有实体的食肉婴,但终究还是未成型,所以还只是一个阴魂,而阴魂必须要有依托的东西才会存在。那条手臂,就是它所依托的东西。
  他这么一解释,我再想想红影子,大概就明白什么意思了。
  过了好一阵子,何老头用脚在地上踩了好几个标记方向的脚印之后,才停下来,交代让我们一起动手,把那具完整的尸骨重新装殓,挖开的坟也重新填回去。
  装殓尸骨的时候,自然不会让我和胖子动手,一直到填土时候我俩才上去帮了忙。

  完事儿后,一群人上了车,却没有回去。何老头指了一个方向,让那个中年人开车往前走。
  我忍不住好奇问他我们要去哪里。何老头这才终于开口给我们解释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刚才那座坟里的人,就是当初死掉的那二十八个人中一个,而那条手臂则是老校长的手臂。如果是这样的话,人有二十八个,坟自然也有二十八个。”
  他这话震惊了我,按照他的说法,老校长岂不是被肢解成了二十八份,埋在了不同的二十八处?
  我问了何老头,得到了一个肯定的回答,顿时心里很沉重,同时也十分想不明白,为啥会是这样。
  胖子他爹显然比我懂的多,马上就明白过来,反问何老头说,“你的意思是,这是人为布下的坟墓?是当初那个给老校长迁坟的人?可也不对啊,那个人如果废了这么大精力,布置出来了二十八座坟,为啥还有这次的事情发生?是不是他这个风水墓布的有错漏之处?”
  何老头却摇了摇头,“没有错漏之处,甚至很完美,完全达到了他的目的。”
  听到这话,胖子他爹一贯古井无波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震惊,大声问道,“你意思是说,那个人故意布下这个局,养出了剃头鬼和食肉婴?”
  何老头点点头,眼睛眯着说,“当初那件事之后,李安邦的怨气实际上已经要消散了,只要埋骨之地不是风水绝地或者养尸地,就不会再出什么变故,可偏偏这个人这时候出现了,还指挥着摆出来这么大一阵势,绝对不是为了镇压李安邦的恶灵。”
  “嘿嘿,那剃头鬼本就是当初那二十八个人的阴魂所生,那二十八个人扯光自己的头发而死,所以才生出了剃头恶鬼。可现在,剃头鬼饲养出的食肉婴,寄身却在李安邦的尸骨上,分明就是用那二十八个人的尸骨来饲养李安邦的尸骨!这个人,不简单啊……”

  何老头的话我根本听不明白,但胖子他爹却是面色大变,有些惊惶的问,“那他费这么多心思的目的是什么?”
  “看不明白啊,我只能推算出来其他坟墓的方位,暂时还看不出来这墓阵的玄机。等把所有坟墓全部找出来之后,那人有什么阴谋盘算,想必也能看出来了。”
  从陈阿姨讲完那么故事开始,何老头的面色就一直很凝重,就连之前费尽全力对付那血婴的时候,也没见他如此的严肃,也不知道他在思索什么。
  按照他指的方向,我们很快就来到一处山脚下。何老头说到地方了。
  下车后,我们都愣住了,这里根本没有坟包,跟别说墓碑了。
  我正要问,何老头已经拿出了之前用过的那个表盘样的东西,我问了下胖子他爹,说这叫罗盘。
  他看着罗盘,身子转了个方位,嘴里念着,“坎龙向戊,艮龙向寅,震龙向申,巽龙向酉。”

  每念一句,他便走出去一个方向,大约走九步停下,然后再念一句再走,如此走了四次之后,他在一个地方停了下来,用脚在地上重重的踩了一下,开口说,“就是这里了。”
  我们精神一震,正准备过去动手开始挖,胖子他爹却问何老头说,“坎龙向戊,艮龙向寅……这都是五行官鬼爻,全是极凶之位啊。”
  何老头冷笑着点点头,“能养出来食肉婴这种邪物的,自然都在凶位。”
  胖子他爹也不说什么了,过来拿了工具,跟我们一起挖了起来。
  还没挖几下,锄头就碰到了石碑。我们又是一阵猛挖,把周围的土清理之后,露出了倾斜着埋在地下的一块墓碑。上面跟之前那块墓碑一样,也写着“李安邦、李英父女之墓”。
  挖出这块墓碑,便证明了何老头之前的推测果然是正确的。
  不过他脸上却没有欣喜,反而是更加沉重了,一言不发的带头继续向下挖掘。
  我和胖子还要过去帮忙,但因为已经到了挖掘尸骨的时候,还是把我俩给排开了。
  没多久,这个坟也被挖开了。开坟之时,何老头把我和胖子,甚至那个中年人都支开了,只留下他和胖子父亲两人,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似乎里面藏着不亚于之前那个血婴一般的邪物。
  等我们都躲远之后,何老头拿出上次见过的毛笔和朱砂,写了一张黄符之后,他又拿出那个又像桃木剑又像板子的东西,托起那黄符,嘴里迅速念了两句听不明白的咒语,然后把黄符猛地往坟里一甩,只听见“嘭”的一声闷响,像是丢下去了一根炮仗似的,坟终于开了。
  随着这声响,坟里忽然闪出来了一个白影子,只有两个巴掌那么大,却没有冲着何老头他们去,反而在空中以极快的速度转了两圈之后,便“咻”的一下,远去不见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