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5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何老头站起来,沿着宿舍里的过道,慢慢的转着圈走,他眉头皱的更紧了,似乎在思索着一个艰涩的问题。
  这中间,校长插嘴问他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何老头伸手打断了他的话,也不回答,依然前后的徘徊者。过了许久,他才停了下来,再问陈阿姨说,“老校长的坟呢?是不是最后来的那个懂行的人给安排迁走了?”
  陈阿姨眯着眼睛回忆了一会儿,点点头说,“听说是那个人给安排的。那个人也是有本事的,老校长的坟迁走之后,学校里就安定了下来,这些年一直也没发生什么怪事,一直到现在才……”
  何老头点了点头,又问道,“那其他死的二十八个人呢?”

  陈阿姨一愣,有些不确定的说,“那没听说过啊,应该是被他们家人给带走安葬了吧。”
  “那你还记不记得当初那个懂行的人长的什么样,是附近哪里的人?”何老头这次问的比较急。
  陈阿姨摇了摇头说,“那人长的模样我还稍微有点印象,可他不是附近的人啊,以前根本就没见过,那件事之后,我也没再见过这个人,肯定不是近处的人。”
  何老头“嗯”了一声,这次不再问陈阿姨了,而是告诉校长,让他带我们去宿舍,尽快把宿舍给清理了,让学生们晚上有地方住。
  接下来,何老头带着胖子他爹一起去了我们宿舍,我跟胖子也想跟进去,却被何老头拦住了,说里头阴气重,我们进去没啥好处。
  我心里颇为遗憾,不过他们进去之后并没有关门,我站在外面,也能看到里面的情况。

  何老头并没有动手,只是拿了个类似于艾叶的东西,指挥着胖子他爹用那东西把宿舍的墙清扫了一边,然后他从怀里拿出来一张发黄的竖条纸,把这张纸给贴到了宿舍门上方的墙上,然后还特意让校长找了块木板和钉子递了进去,他和胖子他爹忙活了半天,把木板钉到了黄纸外面,这就算完事儿。
  出来之后,何老头交代校长说,宿舍还得再空一天,等明天学生才能回来住,而那张黄纸要一直贴在上面,不能让学生们乱碰。
  宿舍这事儿就算解决了,接下来,何老头带着胖子他爹准备再去那座老校长的坟地。我本以为何老头该让我和胖子回去上课了,谁知道何老头走的时候,特意吩咐带上我俩。
  有他这句话,我俩赶紧屁颠屁颠的跟了过去。
  从宿舍楼出来的时候,又遇到了陈阿姨,陈阿姨有些迟疑的跟何老头说,“老叔,俺知道这次作恶的怕是老校长……可老校长生前遭的罪太多了啊,要是有可能的话,您能不能给老校长的一个好点的结果?俺知道老叔你是有大本事的人……”
  何老头点了点头,“这个我自然理会的。”

  说完,他却又感叹了一句,“不过,作恶的不一定是老校长啊。”
  我有点不太明白,那血婴最后都是跑到了老校长的坟里,作恶的不是老校长又是谁?
  何老头却是不愿再多说了,带头离开了宿舍楼。
  离开学校的时候,校长给何老头塞了一叠钱,全都是老人头的百元钞。
  我看的眼睛都直了,这一叠钱至少有三四千,当时我们一年学费才一百多块钱,哪儿见过这么多钱啊。这让我不禁对何老头刮目相看,随便忙活两天就能整这么多,怪不得他出行都坐着桑塔纳呢。
  何老头也没客气,收了校长的钱,不过接过钱之后,他却又递给了胖子他爹,说让他手下。
  胖子他爹却嘿嘿笑着说,“俺们家是拜杀神的,你这钱给我,却是害我。”
  何老头这才作罢,自个收下了钱,带着我们往父女坟去了。
  这次我们终于不用再跑路了,何老头那辆桑塔纳,带着我们,很快就赶到了地方。
  上次来的时候,看着这座坟,想着那恐怖的血婴,我心里只觉得发瘆,但这次再看到老校长的坟,我却觉得很悲伤。即便这座坟里埋着一个恶魔,可这恶魔也是被别人逼成的。

  这回何老头也没再研究什么东西,说了俩字“开坟”,然后就直接动手了。
  那开车的中年人从车上拿下来工具,过去开始挖坟,胖子他爹也一起干活,甚至何老头一把年纪的也上阵了。只是我跟胖子想过去帮忙的时候,他们却不让。
  何老头身子骨比年轻人都结实,那个中年人也很有气力。三个人挖了没多久,坟就被挖开了,里面有棺材,不过却已经腐烂了,一锄头下去,就露出了里面的尸骨。
  原本我想象中的血婴却并没有出现。

  很快,他们把尸骨清理了出来,没等何老头说话,胖子他爹先发现不对了,开口说,“这咋只有一个人的尸骨?”
  何老头阴沉着脸,摇摇头说,“这根本就不是老校长的坟。”
  不是老校长的坟?那坟头为啥立着他们父女的牌位?
  何老头也不跟我们解释,反而下达了一个匪夷所思的任务,对胖子他爹和那中年人说,“咱们一起动手,把这尸骨拼起来。”
  胖子他爹是仵作,平日里接触的死人多了去了,村里盖房子时候,挖出来尸骨都是交给他处理的,拼个尸骨自然不在话下。那中年人显然也不是一般人,二话不说就过去开始捡骨头了。
  只有我和胖子,看着他们手里一根根的人骨头,头皮发麻。
  三个人一起动手,很快就把一具完整的人体拼了出来,然后我就发现了一件事,拼完了之后,地上还剩了一根完整的手臂骨。

  胖子眼睛一瞪,有些发毛的问我,“三娃,这人难道有三根胳膊?”
  我撇撇嘴,“又不是妖怪,怎么可能有三根胳膊,估计这里埋的是两个人,只是另外一个的其他骨头咱们没挖出来。”
  我心里有点疑惑,何老头刚才都说了,这里不是老校长父女的坟墓,那为啥还是两个人?
  胖子他爹显然跟我的想法一样,问何老头说,“何叔,这里埋的真不是那父女俩?”

  何老头摇摇头,“自然不是。你也是村里的仵作,仔细看看这具骨骼,骨结粗大,显然生前是个男人。你再看这条多余的手臂,同样也是男人骨骼。所以,肯定不是老校长父女俩。”
  胖子他爹点点头,又自言自语的说,“不是他们,那会是哪两个人?”
  何老头再次摇摇头,“不是两个人,只是一个人和一条手臂。方才我已经检查过了,附近没有其他尸骨。”
  他说的很自信,但我们根本不会怀疑。就像之前陈阿姨说的,何老头本事大,虽然不知道他用什么方法检查的,但既然他这么说了,那肯定没错。
  只是如此一来,我们更加一头雾水了,搞不明白,为啥老校长父女的坟里,埋的是一个人和一条手臂,而且还都不是他们的。那老校长的尸骨哪里去了?还有他女儿呢?
  何老头也没给我们解惑的意思,只是从身上拿出来一张早就准备好的黄符,啪的一下就贴到了那条多余的手臂骨上头,同时嘴里还呜哩哇啦念了半天我听不明白的东西,最后用一块黑布把那条手臂骨包了起来。
  这时候一旁那个中年人已经准备好了一个盒子,何老头把包好的骨头放进盒子里,装了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