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1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跟胖子顿时大喜,虽然之前的经历惊心动魄,但人都是有好奇心的,自然还是想跟去再看看。
  不一会儿,何老头从地上站了起来,朝着郭明明的魂魄走了过去。
  血婴逃走了之后,郭明明的魂魄就停在了原地,一动不动的,只是身形比之前愈发暗淡了,似乎随时就可能消散。
  走到郭明明魂魄跟前,何老头从身上取出来一个发黄的小纸人,然后又拿出来刚才用过的毛笔,以及一盒鲜红色的类似于墨水的东西。
  以前听胖子跟我讲过,那应该是朱砂。
  准备妥当之后,何老头询问郭明明的生辰八字。

  昨天我们来的时候,胖子他爹就问过郭明明的生辰八字,此时自然还记得,就开口告诉了何老头。
  何老头把郭明明的生辰八字在那个小纸人上写了下来之后,左手食指和拇指并着,点了一下那小纸人,小纸人便粘在他手指上了。然后他把黄纸往郭明明身上一点,嘴里嘀嘀咕咕念了两句,就看见郭明明的魂魄一瞬间消失了,而那个原本发黄的小纸人,变得有些灰蒙蒙的,就像之前的郭明明魂魄一样。
  做完这一切,何老头招呼上我们,一起走了出去。
  宿舍外面,校长哭丧着脸,看到我们跟见到亲人了一样,“何会长,林老哥,你们可算是出来了……刚才那东西是啥?血疵疤瘌的,看着吓死人。”

  何老头摆了摆手,显然不愿跟他多说,只是指着还在地上坐着的教导主任,问怎么回事。
  校长把之前的事情说了一遍,何老头闭上眼,掐了指诀,嘴里神神叨叨的念着,手在空中胡乱划了几下,然后在教导主任的头顶、眼窝和人中三个部位分别点了一下,然后低喝一声,“回魂!”
  原本一脸呆滞的教导主任全身忽然一颤,两只眼睛逐渐有了神彩。
  这一手让我觉得这何老头确实有本事,之前胖子他爹中了招,得在他家祖宅了呆一晚上才能恢复过来,现在教导主任这里,何老头随随便便就给救醒了,显然比胖子他爹厉害的多。
  接下来,何老头又吩咐醒过来的教导主任,让他这两天不要睡太多,不要去树木多的地方。
  说完这件事之后,我们正要往校长办公室去,之前被何老头安排在老师宿舍照顾郭明明的中年男子,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一脸歉意的跟何老头说,“会长,我没锁住那个小孩的魂,你们这边……没出事吧?”

  我这才想起来,怪不得之前何老头要派人去看着郭明明,原来是早就算到了这些,只不过这个人也是的,自己的活没办好,害得我们这边差点出事。
  何老头摆着一张臭脸,显得很是生气,问这人说,“你怎么锁的魂?”
  “用的锁魂结,头顶和脚底也用墨线封了。”看到和老头生气,这人低着头,老老实实的回答。
  何老头脸色这才好看了点,点了点头说,“这血婴的道行出乎我的预料,你那里没守住也是正常。你拿着这个纸人,去贴在那个小孩头顶,用引魂结把这魂魄给送回去。”

  说着,何老头把先前那小纸人递给了他。
  交代完之后,何老头带着我们去了校长办公室,又交代校长,让他去调查学校此的档案,今年之前,每个三年出现的学生死亡事件都归纳整理出来。
  校长那里的办事效率还是很高的,很快调查出来了之前学校里的死亡事件,经过整理,的确跟昨天胖子说的那样,从今天开始算,之前每隔三年,必然发生有学生死亡的事件,只不过死亡的方式各不相同,有的是生病死亡,有的是意外死亡,所以也没人去深入调查。
  查完这些资料,在校长的带领下,我们在学校食堂里面吃了饭,下午的时候,何老头叫上我们,一起往学校外面去了。
  一路上何老头在前面带路,三拐四绕的,也不知道他从哪儿找的路。最后,我们顺利来到了学校后边,大约五公里之外的一个山脚下。
  靠近山根的乱石滩上,有一个鼓起的小土包,土包前竖着一块石碑。
  何老头点点头说,“就是这里了。”

  我们走过去,扒开石碑前的荒草一看,上面写着一排字。
  “李安邦、李英父女之墓。”
  看到这几个字,何老头眉头皱住了,我和胖子也面面相觑。
  见过夫妻合葬的,见过家族墓群合葬的,可这父女合葬,是怎么回事?
  不光我觉得奇怪,以胖子他爹和何老头的见多识广,这座父女坟也难为住了他们,俩人围着墓碑走了几圈,彼此也都不说话,只是皱眉思索着什么。
  我忍不住心里的好奇,伸手指着墓碑,问胖子他爹,“林叔,这一座坟咋埋了俩人?而且辈分还不一样,是不是墓碑上写错了?”
  胖子他爹还没说话,何老头先一伸手,把我的胳膊拍了下来。
  “小娃儿,死者为大,不管活人死人,都得知道尊重。你乱指人可能会招来一顿揍,乱指人的坟,也得小心犯了冲撞。”
  何老头面色生硬,一副训斥人的模样,把我吓的也不敢说话了。
  说完这些,他又抬头看着眼前的坟,叹了口气说,“坟头上两股冲天的怨气,里头埋了两个人不会差,怪不得能生出这食肉婴,也不知道生前造了多大的孽啊……”
  胖子他爹接过话头,问道,“何叔,咱们今天要不要动坟?”

  何老头摇摇头说,“这食肉婴虽然元气大伤,但这墓上凝聚的怨气却是我生平罕见,不能冒然动手,还是先封了这座坟,等回去查查这李安邦李英父女的事,看看能否化解了这怨气再说。”
  说完,何老头便安排我们一起动手,把这坟上的荒草给清理了。
  拔草的时候,我发现这些草叶子是绿的,但下面的根和茎都是黑色。何老头也看见了这些,摇头叹气说,“怨气冲天呐……”
  处理完荒草,何老头拿出来一根类似于木匠用的墨斗线,用脚在地上踩了几个方位,然后和胖子他爹一起动手,沿着踩出来的那几个位置,在坟包上弹出纵横交错的黑线。只不过这坟包本就一片漆黑,弹出来的线很不明显,别说从远处看了,凑近也不一定能看出来。

  完事之后,何老头却很放心,拍拍手便带着我们一起回去了。
  回去的一路,何老头也没叫人开车来接我们,而是晃晃悠悠的沿着来路慢慢走,路上遇到人家的时候,他就笑呵呵的走进去,跟人讨水喝。遇到有年纪大的人,还会跟人天南地北的乱吹一会儿。
  我一直以为他是个脾气暴躁的老头子,整天只知道绷着一张脸,没想到还有这么温和的一面。
  一直到遇见了一个自称在这个村里生活了七八十年的老婆婆,何老头向人打听李安邦这个名字时,我这才明白,原来他是已经开始调查那座坟了。

  老太婆满嘴的牙都掉光了,却还在剥花生吃,也不知道是怎么吃下去的。
  听到李安邦的名字,老太婆眯着眼回忆了老半天,才有些不确定的问,“你说这人不是附近村里的吧?咱们这片都是姓陈的,远处上坡那里还有半村子姓王的,半村子姓谢的,姓李的就桥头村那里有几户,可我都认识,祖上推几辈儿也没个叫安邦的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