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0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暂时顾不上郭明明的魂魄,抬头往里面看去。胖子他爹正盘腿坐在距离我俩不远的地上,他面前摆着一排小棺材,跟当初我见过的那个一样,全都是鲜艳的朱红色。而他的手里,抓着一把白色粉末往宿舍里面扬去。
  更远处是那个何老头,他脚上踏着奇怪的步伐,左手掐着指诀,右手拿着一个类似于桃木剑的东西,嘴里正念念有词。
  看到跟着我们进来的郭明明的魂魄,何老头也顾不上说话,只是嘴里念的口诀愈发急促。
  而在何老头和胖子他爹中间,有一个全身血红的赤裸小婴儿,脸长的跟我昨天见到的那个荧绿色的人脸一样,满脸狰狞扭曲,两只眼睛竖着。不同的是,之前露出邪异笑容的嘴却张的很大,里面两排森寒的尖牙无比吓人。之前我听到的“嘶嘶”叫声,正是从它口中传出。
  这血婴应该就是胖子跟我说过的食肉婴了,它眼睛死死的盯着走进来的那个“郭明明”,猛烈的往外面冲,但冲到胖子他爹身前的那排小棺材处,就像撞到了什么一样,被弹回去老远。但马上它就再度往这边冲过来。

  胖子他爹手里扬出去的粉末,落在这个血婴身上,迅速变成一滩黑红的东西往下面流,而后面何老头手里类似于桃木剑的东西每次凌空一拍,那血婴都会被拍的趴到地上,身上黑水飞溅。
  但血婴好像对这些根本不在乎,只是一次一次的迅速往外面冲,等郭明明的魂魄走到那排小棺材后面的时候,这血婴也不冲了,而是用脸挤在那排小棺材组成的屏障上,那看不见的屏障似乎很灼热,血婴的脸上冒出一道道的白烟,血水直流。但它依然不在乎,只是贪婪的盯着郭明明的魂魄,两排森寒的尖牙一张一合的凭空咬噬着,似乎已经吃到了什么无上美味。
  之前胖子跟我说过,这个血婴还未完全成型,必须等吃了郭明明的三魂之后才算是真正的食肉婴。现在何老头他们对付这个血婴已经很吃力,如果等它吃了郭明明的魂魄,恐怕我们这里的所有人都得遭殃。
  必须得阻止它!
  心里想的明白,但我这时候已经被吓的手脚发软,怎么也爬不起来。
  胖子却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眼睛都红了,飞快从地上爬起来,冲上去就想抱住那个“郭明明”。
  谁知他这一抱却抱了个空,双手直接从郭明明的魂魄中穿了过去。
  魂魄本就是无根虚物,胖子又怎么可能抱的住?他一愣神,郭明明的魂魄往前再走几步,走到那排小棺材之前,跟血婴只有一墙之隔了。
  就在这时候,血婴凄厉的叫了一声,身上爆出来一团黑雾,然后嘴巴猛的张出一个夸张的角度,向前方用力的一咬。
  只听见“咔嚓”的一声响,小棺材隔在空中那片无形的屏障似乎被它一下子要开了,血婴“嘶嘶”的叫着,探出头来,张口就往郭明明的魂魄咬了下去。

  “孽障!”
  后面传来何老头惊天的怒吼,紧接着一道白光从空中向着血婴直劈了下来。
  与此同时,胖子他爹也从地上站了起来,冲着我和胖子大喊,“一起动手,别让他咬了这魂魄,否则你那同学便救不回来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用手里的小木棺材狠狠朝那血婴的头上砸了下去。与此同时,胖子也冲了过去,手里不知从哪里寻摸了一根拖把,疯狂的往血婴身上砸。
  他们全都动手了,我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勇气,一咬牙,也从地上爬了起来,冲着血婴跑了过去。

  何老头,以及胖子父子同时动手,那血婴被一下子砸的跌落到了地上,身上的黑水喷涌出来,在地上流了一滩。但这并不能阻止它,这血婴好像有无穷的气力,很快便又从地上弹起来,继续往郭明明的魂魄冲了过来。
  后面的何老头见状,不知从哪里拿出来一支毛笔在空中凌空点画,与此同时,嘴里也高声念道,“太上之法受吾,碧血之心幻化……”
  随着他最后一句念完,手中的木剑上凭空生出一团火焰,几乎是一瞬间,那木剑便斩了下来,那血婴“吱吱”的叫着,半边身子都燃烧了起来。
  看得出来,何老头已经拼尽了全力,这一剑斩完,他整个人也瘫坐到了地上,不再动弹。
  只是那血婴的动作并未停下来,一边惨叫着,一边还坚定的往郭明明的魂魄挪去。
  胖子父子见状,手里的东西也一股脑儿往血婴身上砸。这时候,我也冲到了胖子身旁,因为手里没东西,我一咬牙,捏着拳头就捶了过去。
  谁知这一拳捶过去,那血婴的脚步陡然停了下来,紧接着,它发出一阵前所未有的惨叫声,被我拳头打中的左脸几乎是一瞬间便消融了大半,变成了一滩黑水往下流,还不等流到地上,就被它身上包裹着的火焰给烧成了虚无。
  到此时,那血婴似乎终于怕了,冲向郭明明魂魄的脚步停了下来,抬起头来,仅剩下的一只右眼怨毒的盯着我们看了一会儿,然后转身,从敞开的宿舍门冲了出去。
  我抬眼往外面一看,校长这时候正在门外探着头往里面看,血婴猛的从他身边冲了过去,校长显然看见了它,一屁股又坐到了地上。
  血婴逃了,刚才的一番搏斗也让除了我之外的所有人都费尽了力气,胖子父子跟何老头一样,都喘着气坐到了地上。
  谁也没开口说话,只是胖子他爹眯着眼睛,有些惊疑的看着我。
  我自己心里其实也有些惊奇,虽然刚才何老头那一下声势浩大,但我心里知道,这血婴毁了半边身子其实是被我一拳给打的。什么时候我一拳有这么大的威力了?
  我疑惑的低头,看见刚才打血婴那只手里,居然拿着红影子的那个玉环。
  我这才想起来,之前在外面,准备救教导主任的时候,我把玉环从脖子上取了下来,接下来的事情发生的太快,我一直都把玉环捏在手里,刚才打血婴的时候,根本没注意到。
  难道是因为这个玉环?
  胖子他爹看了我一会儿便转过了头,回头问何老头说,“何叔,那血婴跑了,咱们现在怎么办?”

  何老头坐在那里,喘了几口气之后,才用疲累的声音说道,“这食肉婴有些邪门儿,虽说还未完全成型,但威力却好似成型的食肉婴一般,方才我费尽了所有力气,却也只能伤到它,还是没能把它留下。”
  胖子他爹点了点头,没在朝我看,显然他也认为是何老头伤的血婴,而不是我。
  何老头又开口道,“咱们先休息一会儿,那血婴已被重创,回去的路上必然残留阴气,晚些时候,咱们循着阴气,必然能找到它的藏身墓穴,到时镇压了它便是。”
  作出决定之后,他便盘腿坐在地上,闭上眼睛不再说话,似乎是在恢复力气。
  胖子他爹转过头来,问胖子,“之前让你们俩回去上课,怎么还是跟了过来?”

  我跟胖子有些心虚的低着头,也不敢说话,胖子他爹又说道,“休息一会儿就回去吧,这件事你们不要再跟着瞎……”
  他的话还没说完,那边何老头却睁开了眼,打断了他的话,“这俩小子有点胆子,让他们回去干啥,今天要不是这俩娃子,指不定咱俩就得交代到这里,你俩别走了,休息一下,一会儿跟着我,一起再去会会那食肉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