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6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这一说,胖子他爹立刻接口问道,“这个宿舍以前是女生宿舍,今年才刚搬进来男生?”
  陈阿姨一愣,开口说是,胖子他爹点了点头说,“怪不得这么多年没出事,上次是男生,这次自然也得是男生……”

  陈阿姨显然不明白胖子他爹在说什么,一脸疑惑的回头看着校长,校长显然也不想让太多人知道内幕,随便找了个理由把宿舍钥匙要过来之后,就让陈阿姨先走了。
  到了地方,校长正要过去开门,胖子他爹伸手拦住了校长的动作,凝目盯着宿舍门看了一会儿,说道,“这里好重的阴气,你们在这里等着,不要进去。”
  说完,他从校长手里拿过钥匙,过去开了门,让校长和教导主任在外面等,只带着我和胖子走了进去。
  刚一进门,胖子就打了个寒颤,嘀咕着说这里真冷。
  我倒是没什么感觉,自从红影子给我的玉环带到脖子上之后,这几天我一直都觉得周身凉爽,即便是在白天三十多度的太阳下,我也不会觉得热,自然,这时候也没有感觉到冷。
  胖子他爹接口道,“阴气重,自然冷,你那个同学睡在哪张床上?”
  胖子指了指郭明明的床铺,我们一起走了过去。
  因为郭明明睡的是上铺,胖子他爹一个人爬了上去,我跟胖子好奇的在下面踮着脚张望了半天,啥都没看见,结果胖子他爹很快就又下来,带着我们出去了。

  到了外面,胖子他爹问校长当初那个叫徐娅的女生的床铺是不是郭明明那个,结果校长和教导主任异口同声的说不是,然后又说那个徐娅的床位是在郭明明的下铺,也就是我的床铺。
  这个结果莫名其妙的把我吓了一跳,然后心里忍不住纳闷儿,既然徐娅的床铺是我在住,那出事儿的怎么变成了上铺的郭明明?
  胖子他爹也挺疑惑,思索了一会儿,又转身回到宿舍里了,不过这次,他让我和胖子也等在外面,一个人走了进去。
  我们刚在外面等了一会儿,就听见里面传来一声嘶叫的声音,类似于昨晚在胖子家听到的那声猫叫。
  这些我们脸色全都变了,也顾不上胖子他爹的交代了,四个人一起冲了进去。
  今天的天气很晴朗,刚才在宿舍里头还觉得很明亮,但这次进去的时候,不知道为啥,里面莫名变的很昏暗,胖子他爹正站在往我上铺上的梯子上,一只手抓着上铺的床沿,另一只手里拿着昨晚上我见过的那个袖珍朱红棺材,身子一动不动,似乎没注意到我们冲进来。
  胖子看他爹情况不对,着急的跑过去拉了一下,结果胖子他爹一下子就从梯子上摔了下来,手里朱红色小棺材里的白色粉末飞溅出来,整个屋子都变得灰蒙蒙的,有一部分还飞溅到我们几个人身上。
  校长和教导主任不知道这些粉末是什么,也不在意,都跑过去看胖子他爹的情况了,就我一个人被人骨粉末弄的心里发毛。不过我还是强忍着不适,也跑到了胖子父亲身旁。

  胖子他爹已经昏迷了过去,我们几个人也顾不上别的了,一起把他从宿舍里抬了出去。
  临出门的时候,我眼睛一瞥,看到屋里飞溅的粉末附着到了宿舍的墙壁上,四周墙上出现了很多黑色的痕迹,一道一道的,看起来像是有人用炭笔在墙上疯狂的乱画了一通。只不过黑色的痕迹下面,隐隐的有些红,就像昨晚上我见到的那些变黑的粉末。
  鬼使神差的,我往郭明明的床铺上看了下,一眼就看见他床边墙壁上,之前被胖子和郭明明两人一起发现的小花图案,只不过此时那个图案正发散着绿色的荧光,在昏暗的宿舍里特别刺眼。而且这图案似乎有些改变,看起来不像是一朵花,反倒像是一张反向的人脸,头向下,下巴朝上,面容扭曲的可怕,两只眼睛几乎竖了起来,而下面的一张嘴却在诡异的笑着。
  这个荧绿色的人脸无比邪异,看到之后,我的眼睛便无法从上面移开,尽管脑子里还清醒的知道自己要马上离开这里,但两只脚像是灌了铅一般,怎么也抬不动,甚至,脑子里面的意识也逐渐的模糊起来。

  就在这时候,胸口位置传来一股极寒的冰冷,让我精神陡然一震,从那股莫名的迷茫中挣脱了出来,正好这时候胖子也伸手拉了我一下,问我为啥还不出去。
  我赶紧转身,一步跨到门外,还特意把门给紧紧关上了。那个荧绿色的人脸让我感觉极为恐怖,幸好刚才只有我看到了,如果胖子他们也看到的话,肯定会出事。估计胖子他爹昏倒,也是因为这个诡异人脸。还有之前郭明明的事,肯定也跟他床边这个东西有关。
  全部撤到宿舍外之后,胖子他爹依然还在昏迷之中,校长也没辙了,决定要打120,先把胖子他爹送到医院,这时候胖子却坚决不同意,开口说道,“我爹以前特意交代过我,他如果出事了,一定不能送到医院。”
  校长眉头皱了起来,显然是对胖子这个小孩子的话不太在意,反驳说,“你爹是个有本事的人,但现在他正处在昏迷中, 无法自救,不送到医院还能咋办?难道你能治好你爹?”
  胖子摇摇头说,“我治不好,但只要把我爹送到我家老宅里就能治好。”
  胖子说的坚决,最后校长也考虑到胖子他爹不是一般人,就找人弄了辆车,载着胖子他爹,给送回了我们村。当然,我和胖子也一并跟着回来了。

  路上,我跟胖子说起了那个荧绿色人脸的事,胖子听了也觉得心里发毛,尤其是想起当初他和郭明明因为这个图案还争抢床位,甚至还据此推测这个床铺上住了个大美女的事,愈发觉得毛骨悚然。
  只不过胖子却不认为他爹是因为看到了这个图案导致昏迷,原因很简单,我看到这个图案就没昏迷,他爹那么大本事,肯定更不可能看一眼就昏迷了。
  我张了张嘴,也不知道怎么跟他解释,只好作罢。
  到了村里,帮忙把胖子他爹抬下车之后,校长找的司机就开车离开了,然后胖子守着他爹,我则是回到家里喊人。
  回到家跟我爸说了这两天的事,我爸二话不说就跟我一起出门了,路上还去邻居家喊了人来帮忙。进山不易,尤其还得抬着个人进山就更不容易了,没有三五个壮劳力,肯定办不成这事。
  跟学校里的老师不同,我们村里的人对这种事情从来都没有怀疑,当然,他们也不会觉得这是封建迷信,只是觉得这是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肯定错不了。
  胖子他爹是村里的仵作,虽然村里人都交代自家孩子不能去胖子家玩,但实际上,胖子他爹在村里很有威望,一听说他出事了,别人也是二话不说,放下手头的事情就跟着来了。很快我爸就叫到了四五个人,一起赶了过去。
  村里有种人力的两轮车,叫做板车,也叫架子车,赶过去的路上,我爸就找了辆板车,到了之后,把胖子他爹往上面一抬,四五个人轮流着,很快就把拉到了后山脚下。

  到了山脚下,也不用换别的交通工具,农村这种板车轮子和车身是能分开的,四个人四个边角一抬,把车轮往外一抽,这就进山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