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5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怪不得我昨天问他的时候,他不跟我说,敢情这家伙自己也是一知半解的。
  胖子他爹似乎不太想说,最后被胖子问的急了,才把嘴里的烟锅放下,叹了口气说,“鬼剃头,鬼剃头,鬼剃的头,自然是阴头,活人哪里能被剃阴头?”
  我心里一沉,听胖子他爹这意思,怕是要死人啊……虽然跟郭明明刚认识,但毕竟是一个宿舍里的同学啊,谁也不忍心看到这种事情发生。
  胖子这时候也有点着急,问他爹说,“爹,你能救他,对不对?”
  胖子他爹摇摇头说,“不好说。”

  听他爹这么说,我们心情更加沉重了,一路上也没再说话,很快赶到了学校。
  胖子他爹把我们送到了教室,班主任刚见到我们的时候,还以为胖子他爹只是来送我们,还客气的笑着说了一会儿话,等他听说胖子他爹是来解决宿舍里发生的怪事之后,脸色就变了,对我们说道,“我们学校是教书育人的地方,不相信民间这些封建迷信的东西!这件事今天校领导已经调查清楚了,是郭明明同学生病引起的并发症,你们就不要瞎掺和了。”
  他这话别说胖子他爹了,连我和胖子两个人都不信,毕竟我俩也是这件事的亲历者,郭明明是不是生病,我和胖子比他更清楚。但班主任是我们老师,他这么说了,我和胖子也不敢还口,只好同时看着胖子他爹。
  胖子他爹这时候终于不再沉默了,一双昏黄的眼睛也眯了起来,开口说,“你们学校怎么处理我不管,但我家娃子住在那里,我不能看着我娃出事!”
  班主任也有点生气了,张口就说,“你要非这么说,我可以给你家孩子调宿舍,当然,你也可以让你家孩子转学。”

  眼看着他们要吵起来了,胖子伸手拉了拉他爹,他爹却没搭理他,而是冲着班主任冷冷回了一句,“别人家的娃子也是一条命,我不能见死不救。我就问你一句话,那个屋里以前有没有死过人?”
  听到胖子他爹的话,班主任先是楞了一下,然后就笑了起来,开口说,“我虽然到这里工作才刚满两年,但据我所知,学校最近几年根本就没发生过学生死亡的事情。这位大哥,我知道你可能是吃这行饭的,但你不能把所有事情都往那个方面联想。另外,我作为你孩子的老师,我还想劝你一句,为人父母的,不要给孩子树立一个坏榜样,这样对小孩的成长不好。”
  班主任的一番话虽然是笑着说的,但我都听出来不对劲了,不光暗示胖子他爹来学校骗钱,还指责他不会教育小孩。任凭谁听了这番话估计都会生气,但胖子他爹却并没有生气,只是叹了口气,拉着我和胖子就走了。
  我吓了一跳,虽然心里觉得胖子他爹是对的,但班主任毕竟是我的老师,要是把他得罪了,以后在学校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而且胖子他爹把我们带走了,我们回头还怎么来学校上课?
  结果却跟我想的不一样,胖子他爹只是带我们离开了教室,到校园的时候,他开口问了胖子校长的办公室在哪里,直接就带着我们过去了。

  我们学校不大,校长也不是什么难以一见的大人物,找到办公室的时候,校长正在办公室里,听了我们的来意之后,校长面色立刻就严肃了起来。
  等到胖子他爹问校长之前学校里面是不是发生过命案的时候,校长的脸色终于变了,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儿,才开口反问说,“你的意思是,学校这次发生的事情,跟之前发生过的命案有关?”
  胖子他爹点了点头。
  校长叹了口气,给胖子他爹让了根烟,才开口说道,“老哥你说的没错,学校前几年是发生过一件命案,因为性质比较恶劣,当时出于对学校名声的保护,尽量把事情淡化了,以至于很多人都没听说过……”
  通过校长的讲述,我们才知道了一件五年前发生在学校里的一件大事。
  当时是一个高二年级的男生,叫张伟伟,跟一群学生出去喝了酒,在朋友的怂恿下,趁着酒劲儿跑到了女生宿舍,对自己心仪已久的女生表白。无奈襄王有情神女无意,那个叫徐娅的女生并不接受,事情到这里,只是件表白未遂的小事,但接下来这个张伟伟在酒精和女生宿舍这个环境的双重刺激下,一冲动,试图强奸徐娅。

  再之后,就是徐娅不愿受辱,跳窗自杀,而张伟伟自知犯下了滔天大罪,逃回了家里,没等警察找上门,也畏罪自杀了。
  校长说完之后,胖子他爹叹了口气,问道,“当初发生命案的宿舍,就是我家娃子他们那个宿舍吧?”
  校长点了点头,不过脸上有些疑惑的说道,“这次事情发生之后,我也联想过之前那次命案,但事情过去好几年了,这中间也没有发生过怪事,所以,我也不敢肯定两件事之间有没有联系,只好先淡化处理,走一步看一步。老哥你这方面见识多,既然来了,就帮帮忙,我感激不尽。”
  跟之前班主任的态度迥异,校长的态度前所未有的好,不过胖子他爹还是一副毫无表情的脸,等校长说完,他立刻就问道,“当初跳窗死的那个女生,死的时候是否也是光头?”
  校长一愣,摇摇头说,“不是,那个女生进了殡仪馆之后,我还陪同家长一起去认尸,她一头长发完好无损,这点我可以确定。”
  胖子他爹眉头皱的更紧了,轻声嘀咕这说,“这不应该啊……既然是剃阴头,那就是养鬼地,没道理放过一个好……”

  说到这里,胖子他爹忽然想起了什么,又问起了当初那个女生的生辰八字,校长这里却没有,不过他当即就打了电话,让学校的教导主任去查了下学校的档案,找到了那个女生的出生日期。胖子他爹嘀嘀咕咕的算了很久,最后脸上还是一副不解的样子。
  胖子他爹掐算的时候,那边校长和教导主任也说起了这件事,两边说着说着,教导主任忽然脸色一变,凑到校长跟前说了些什么,然后校长脸色也变了,赶紧过去跟胖子他爹开口说道,“老哥,你刚才说的时候我没想起来,当初那个女生跳楼的时候的确不是光头,但那个在家里为罪自杀的男生,死的时候却是光头,只不过男生本来头发就短,当时发现他是光头,我们也都没往心里去……而且当时还有一件事很奇怪,那个男生是在家里吊扇上上吊的,用的是卫生纸搓的绳子,家里人发现之后,过去一扯,人就从上面掉了下来,按理来说,那么脆弱的绳子是承受不住一个人体重的,但当时那个男生确实那么吊死了,因为这件事跟派出所调查自杀他杀没直接关系,所以也没人往深处追究。我本来也没多想,但现在回忆起来,确实有点奇怪……”

  胖子他爹这时候眯着的眼睛却睁开了,点了点头说,“果然,剃了阴头的人,三魂已失,身比魂轻,这么说,就合理了……走,带我去宿舍看看。”
  当即,校长给宿舍的管理员打了电话,让她上去把宿舍门打开,然后我们一起往宿舍楼去了。
  到了宿舍楼下,宿舍的管理员陈阿姨在那里等着我们了,陈阿姨是个五十多岁的妇女,见到校长陪着我们一群人往宿舍去,以为是我和胖子闹了什么事,惊动了校长,于是路上就开始絮絮叨叨的感叹说,以前这层楼住的都是女生,一整年一整年也没事情,现在刚住进来男生,就一个个调皮捣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