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从小在乡下长大,村里人传统守旧,每年的头等大事是祭祖上坟。祭祖是大年初一早上,上坟是农历七月十五。
  那时节农村人缺吃短穿,但这两件事上谁都不含糊,祭祖时候要用上好的褪毛猪头,上坟时候最差也得三样点心。不过这中间还有个差别,祭祖时候的东西拜祭完了还能撤下来自家人吃,上坟的点心却不能带回来,只能留在坟头,任凭蚂蚁虫子分食。
  点心都是些劣质的桃酥饼干之类,可即便是这些东西,经济不发达的农村人,一年也不见得能吃上两三次。大人们传统,东西给了老祖宗也不心疼,可小孩子们哪懂这些?
  初三那年七月十五,中午在家上了坟,下午到了学校,同桌小胖子就过来蛊惑我,说晚上一起去坟地里偷吃。我也早有这心思,顿时一拍即合,当天晚上就摸到了学校附近半山腰的坟地里。
  大大小小的坟包前都是点心,有富贵些的还多出几份水果来。十四五岁的年纪,正是狗胆泼天的时候,我俩一点也不怕,没一会儿就吃了个肚皮滚圆。
  点心吃多了就口渴,我四下里寻摸一阵,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坟头,坟上是新土,前面摆的祭品没有点心,也没有水果,反而是一包花生,一包红枣,还有一包圆圆的不知道啥东西,后来才知道是桂圆。
  除开这些,前面还放着一个挺精致的酒杯。
  我心里纳闷儿,上坟哪有用红枣花生的,那不是结婚时候才用的吗?不过我也没多想,嘴里渴的不行,看见酒杯里有水,本能的就拿起酒杯,一口干了。

  那时候没喝过酒,一口咽下去之后,才被辣的泪眼汪汪的,肚子里像放了一把火,脑袋也昏的不行,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那天晚上回家的路上,湿热粘稠的夏夜莫名的刮起了风,吹的我头更昏了,最后几乎是胖子一路扶着我回去的。
  回家之后我跟我妈说头昏就去睡觉了,半夜里做了个奇怪的梦。梦里我站在一个点着很多红蜡烛的房间里,面前站着一个一身红衣服,头上挂个红盖头的女人。
  这场景我似乎在哪里见过,前几天我们村二狗子结婚的时候好像就是这般摸样。

  我脑袋里有些转不过弯儿,我才十五岁,怎么就跟人结婚了?
  旁边有人喊“拜天地”、“拜高堂”,我稀里糊涂的跪地上磕头,脑袋里一片空白,一直到有人朝我手里递了一个酒杯,我低头看见酒杯里清冽白净的酒液,脑子里一个激灵,想起来坟头喝完那杯酒时候的火辣难受,一下子给吓醒了。
  睁开眼之后,我才意识到这只是一个梦,顿时就吐了一口气。
  可这口气还没吐完,余光看到床边似乎有个影子,我眼睛往那里一瞟,整个人都吓懵圈了。
  床边一团红色,血红血红的,似乎有个人坐在那里。
  莫名的我就想起了梦里穿着红衣服,披着红盖头的新娘。傻了几秒钟之后,我扯着嗓子叫了起来,身子使劲儿往床里头缩。

  床边那个红影还在那里,一动不动的。
  没一会儿,房门一下被推开,是我妈听见了动静,急匆匆的跑过来,在门口打开了灯。
  可灯亮之后我更害怕了,那个血红的影子没有消失,反而借着灯光,让我看的更清楚了,就是梦里的那个红盖头新娘,连盖头上的龙凤刺绣都一模一样。
  不都说鬼见了光就跑的吗?
  “三娃,三娃,咋的了?”我妈披着衣服,急匆匆的走到我床边。
  我说不出来话,一脸惊恐的指着床边的女人,但奇怪的是,我妈好像根本看不见,一脸的莫名其妙。
  我浑身抖着,脸都憋红了,才憋出来一个字,“鬼……”
  我妈一下子就笑了,摸着我脑袋说,“瓜娃子,做噩梦了吧,哪有鬼嘛,赶紧睡,明天还要上学。”
  我使劲儿摇头,拉着我妈的手不让她走,最后我妈拗不过我,躺下来陪我睡,但那个红影子还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任凭我怎么揉眼睛,还是能看到。

  一晚上我都没合眼,等天蒙蒙亮的时候,那个红影子终于动了。
  我心一瞬间提到了嗓子眼,但红影子只是转过身去,袅袅婷婷的走到房门口,一眨眼就不见了。
  从那天开始,每天夜里十一点,那红影子准时出现,一直到凌晨四五点才离开,不害我也不吓唬我,只是坐在床边,隔着红盖头沉默的看着我。
  我不敢跟别人说这件事,怕被人当成疯子,只是整宿整宿的不睡觉。家里人很快发现了不对,但没人相信我的话,还被我爸拎着扫帚收拾了一顿。那以后,我再也不敢说这件事了。
  跟我关系最好的小胖子也察觉到了异样,几番追问,我扛不住心里的压力,把这件事跟他讲了。不曾想,小胖子却相信我的话,当时他也没说什么,第二天来学校的时候,他眼睛红红的,递给我一把木剑,说是照着电视上做的桃木剑。
  我低头看了下,半米长的木剑上,全是凹凸不平的削痕,显然是胖子用削铅笔的小刀一点一点削出来的。
  那天夜里,等那红影来了之后,我拿着胖子的桃木剑,一边抖一边给自己鼓劲儿,最后一咬牙,往那红影身上刺了过去。
  桃木剑一划而过,手上好像有种刺到人的感觉,但又好像没有,而那红影子依然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颓然坐到床上,看来胖子这桃木剑也不怎么靠谱。第二天我跟胖子说了,他不信邪,晚上自己来了一趟,可是他也根本看不见那红影子,更别说拿桃木剑刺了。
  此后胖子又跟我出过很多主意,比如黑狗血、公鸡血什么的,可我们只是初中生,去哪里找这些东西?

  对付红影子的方法没找到,但久而久之,我也习惯了每天晚上床边的红影,心里的恐惧没有以前那么厉害,晚上转头缩在床里面,居然也能睡着了。
  只是我才刚刚适应没多久,有天晚上半夜醒来的时候,一转身,那个红影子居然躺在了我旁边,一下子吓得我心里又皱成了一团。
  但总体上来说,她依然没给我带来什么危害,就好像真的不存在,只是我自己幻想出来的东西一样。
  让我改变认知的是过了年之后的第二年春天,那时候我晚上已经能安稳睡觉了,性格也恢复了一些,爱跟同学一起打篮球。有次打球崴了脚,很严重,右脚根本没法触地,只能驻拐杖行走。
  大半个月过去之后,右小腿上的肌肉开始疼,医生说是肌肉萎缩,需要经常性的按摩,刺激肌肉才行。那几天白天我妈都会给我捏腿,晚上有时候疼醒了,我就一边看着红影子,一边自己捏着自己的小腿。
  那时候已经临近中考,有天晚上再次疼醒之后,也不知道是担心腿伤影响我参加中考,还是真的疼的厉害了,我一边捏腿,一边直流泪,不经意间一抬头,原本躺在我旁边的那个红影子居然坐了起来,手往我身上伸了过来。
  这一下吓的我眼泪都止住了,虽然红影子已经出现了很久,但从来没对我做过什么,难道今天她终于忍不住要动手了吗?
  我一点一点往床里面退,但我本来就已经靠在墙边了,哪里还有退路?脚上还带着伤,想跑也没法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