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了二十年的时间,终于成为最高公务员》
第44节

作者: 守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何吏笑笑,发自肺腑地说:“您是领导,我以后要认真向您学习。”
  冯副局长哈哈一笑:“我们互相学习。对了,刚才乔局长的意思让我分管畜牧,以后咱们就在一起搭伙干活了,你也知道,我是门外汉,工作方面的事你可要多费心了。”

  “没问题。”萧何吏脱口而出,说完有点后悔,是不是口气有点大了,不过看冯副局长的脸色仿佛很高兴的样子,这才有点放心。
  出了冯连财的办公室,萧何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感觉心情很舒畅。但他没敢再像以前那样想终于有他施展拳脚的地方了,终于要大干一场的想法了。几次的起落已经让他有些怕了。
  ********
  任永书跟了两任黄北区委书记,一直是全区头号笔头,习惯了那种如枪口顶在后腰上的紧张感,来到农林局后突然的清闲让他有些无所是从,刚开始的日子还觉得很惬意,慢慢地就感觉无聊起来。
  百无聊赖的任书记一天突发奇想,要在局里搞一个材料培训,让陆春晖下了通知,局里每个年轻人都写一个会议通知,一个申请报告,一份个人工作总结。
  局里大部分年轻人尤其是下面各站上的年轻人都觉得任书记纯粹是闲的无聊没事找事,晒然一笑后就抛在了脑后,包括陆春晖,下完通知后也就忘了。后来见任书记当了真,这才赶紧催促,而局里的年轻人也就大多在再三催促下匆匆地写了一点应付了事。
  任书记一份份仔细地看着,边看边摇头,这都是些什么水平啊,能看上眼的,除了有几分功底的陆春晖和王叶秋外,就要算萧何吏了,虽然笔法稚嫩,但却看得出很认真,是用了心在写的。
  任书记决定好好培养培养这三个年轻人,经常布置一些闲散材料给他们写。对于任书记的赏识,陆春晖心里充满了腻烦,天天忙得要命,谁又空搞这些闲篇子,正式的工作材料还忙不过来呢!何况,他当年是第一梯队的,现在被刘文正抢了先,心里就不自在,现在任书记又把他和其他人年轻人摆一块,让他很不舒服,所以刚开始还应付应付,后来连应付也懒得应付了。
  王叶秋工作也比较忙,所以有时候也不能按时完成。
  对他俩的表现,任书记很不满意,认为这是态度问题,是不尊重他,是狗眼看人低,想当年在书记身边的时候,多少人求着让他看材料他还没空呢。
  生气之余,慢慢地就把心思放在萧何吏一个人身上了,而萧何吏也乐得听任永书的指点。
  他在心里是敬佩任书记的,自己费心费力写的东西,自我感觉也还满意,但到了任永书书记面前就什么都不是了,往往被改得体无完肤,最重要地是改完以后,这篇材料立刻就变得不同,方方面面都拔高了许多。
  这天,萧何吏又把一篇材料给任书记送了去,这不是任书记安排的作业,而是他主动写的,熬了几夜的成果,个人感觉相当满意,心里颇有些自得。
  等任书记改完,萧何吏拿过来一看,真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修改的密密麻麻,几乎每段话都有错误,一时满脸通红起来。
  任书记心情却很好,指了指沙发:“小萧,你坐下。”
  萧何吏羞愧地低着头坐了下来。
  任书记端起杯子呷了一口茶,不紧不慢地说:“这个材料不错,小萧,你最近进步不小。”
  萧何吏脸又红了,看着满纸的修改,心想这还不错呢。
  任书记仿佛看出了萧何吏的想法:“有的材料能改,有的材料不能改,能改的就是好材料,有一些材料让你一看就懵了,想修改不知道从哪下手,还不如自己重新写一篇,那就是失败的材料。”
  萧何吏坐在那若有所思地点着头。
  任书记又说道:“写材料,跟盖房子是一个道理,有简陋的小窝棚,也有华丽的大厦,但他们的基本原理是一样的。你不要小看通知、申请之类的小材料,如果盖不好小窝棚,就算你有机会去盖大厦,你能盖好么,所以先把小窝棚建好,立好支架,对称呼应,疏密结合。你现在初学,要先求坚固,不漏雨,然后再求好看。”
  萧何吏似懂非懂地听着,仿佛觉得有点茅塞顿开,又仿佛觉得迷迷糊糊,什么也没听明白。回到办公室后赶紧又把任书记的话记在了本子上,以便没事的时候拿出来看。
  萧何吏的日子忙碌且充实起来,冯连财分管以后,立下了新规矩,要求畜牧方面的所有文件,除了特别重大的需要先提请乔玉莹局长签批的以外,一律都先由萧何吏拿出意见,然后给他汇报,等他同意后后签发畜牧站处理。
  这些变化让大权独揽惯了的朱兆强非常不适应,却又无可奈何,也曾找到分管区长姚子辰诉苦:冯连财不懂业务,还总爱指手画脚,弄得下面工作很被动,长此以往,恐怕会对工作不利。
  没想到姚子辰对朱兆强的越级汇报很不满意,没顾当年的老交情,当面就狠狠地训了一顿,并严厉地责成他要积极配合局里的工作。
  小报告没打成,反而弄得自己灰头土脸,朱兆强回来之后张狂的作风收敛了不少,但仅仅是对冯连财,对其他人依然是我行我素。
  本章不显示下一章,请返回目录。
  萧何吏很好奇冯连才是怎么做到的。
  冯连才总是一副弥勒佛的笑容,看着那么和善,而朱兆强却是那么霸道,当初连赵逸云都让他三分,可他见了冯连才总是看着那么憋屈,脸上写满了不服气,但嘴里说出的话却还是不情不愿地得按照冯连才的意愿来。
  每次看到朱兆强一脸不情愿却又违心地地点着头,萧何吏总是很感慨,以前连乔局长都不放在眼里的一个人,现在居然变得如此听话,心里不由对冯连才非同一般的管理能力充满了钦佩。
  冯连才有次对萧何吏说:“管理管理,有管才有理,先管而后理,你不管他,他不理你,你管住他,他就会理你。”

  听着这段类似绕口令却又充满哲学辩证意味的话,萧何吏简直对冯连才有些崇拜了。
  冯连才酒量极大,或许得意于他的一幅善相,官场朋友很多,天天酒场不断,萧何吏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陪着他穿梭于各种酒场,有时候,一天能喝上五场。
  宴请有来回,当然不可能天天喝别人的酒,冯连才也时常请客,偶尔也让萧何吏结账,但过后却不再提起。
  一开始,萧何吏并没觉得什么,请自己的领导也是心甘情愿,放在以前,想请还没机会呢。可慢慢地几餐下来,一个月工资就全进去了,再跟冯连才出去的时候,只好开始跟财务借钱。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萧何吏开始有些着急,可面对第一个对自己如此友善的顶头上司,又真的不想为了这点钱而闹的不开心,思来想去一狠心,车到山前必有路,走一步看一步吧。
  一个月后的一天,冯连才对萧何吏说:“有时间把单据整理整理。”
  萧何吏一愣:“什么单据?”
  冯连才也一愣:“饭费发票啊。”
  “没有发票啊,市里来人招待都是陆春晖安排的,发票都在他那里。”萧何吏解释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