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了二十年的时间,终于成为最高公务员》
第42节

作者: 守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喝完杯中酒,大家重新坐下,乔素影的父亲对村长和大伯说:“你看,咱们准点什么主食?”
  “猪食?”大伯迷醉的眼睛瞪着乔素影的父亲。
  “问你吃什么饭!”村长赶紧截住大伯的话头。
  “吃饭?”大伯有点疑惑地望着村长:“不喝了?”
  乔素影的父亲点点头,笑着说:“呵呵,留点想头,下次再喝个痛快。”

  “这算啥啊!”大伯鄙夷地说:“酒都管不够算啥请客嘛,没酒你早说,我从自家带几瓶来。”
  这话一出,乔家人的脸上就有点变色,萧何吏连忙站起来说:“大爹,你喝多了,别喝了。”
  “我喝多了,呸!再来两杯也没事!”大伯的舌头已经吐字不清了。
  村长有点歉意地说:“对不住了,他平时不这样的。可能是看我们何吏找了你们这样的好人家,他心情也激动,所以才……也别吃饭了,这么多菜都吃饱了,再上饭就浪费了。”
  乔素影的父亲笑着点了点头:“那回家里坐坐?”

  村长推辞道:“不早了,我们还得赶回去。”
  乔素影的父亲刚要顺水推舟地应承,大伯却叫道:“当然得去看了,买猪看圈,不到家里看看怎么知道这家人是真有钱还是假有钱?”
  乔玉莹局长整个过程就没说几句话,这时候正在喝茶,一听这话差点把茶一口喷出来,虽然嘴硬硬地闭上了,但却喷到了鼻子里,剧烈地咳嗽起来。
  萧何吏羞愧得无地自容,站在那里连死的心都有了。

  乔素影父亲的脸色很不好看,胸中的不快慢慢地凝聚并升腾着。这是个什么样的人家啊!想着扭头充满怨气地看了乔素影一眼,却看到了爱女近似哀求的眼神。
  看着女儿可怜的模样,不由在心里长叹了一声:冤孽啊。只好重新换上笑容,朗声说道:“呵呵,既然他大伯这么有兴趣,那就回家看看。”
  一行人分别上了车,五辆车浩浩荡荡向乔家驶去。
  进了门,大伯酒意仍未消,不顾别人都在鞋柜换鞋,自顾地昂首却踉跄着走进去坐在了沙发上。
  乔素影的母亲爱怜地拍了拍女儿的背,理解地安慰她说:“没事的,乡下人就是这样。”
  “他奶奶和妈妈挺好的。”乔素影感激地望着母亲并努力解释着。
  大伯看到别人都换上了拖鞋,也两脚一蹬把鞋一甩,光着脚蹲在了沙发上。酒精已经让他亢奋得神志不清,应该也不是神志不清,或许说是让他原形毕露更确切些。
  乔素影的家人脸上都出现了不快的表情,一个个都站在那里,没一个人去挨着大伯去坐。
  村长尴尬地走了过去,说:“把鞋穿上。”
  大伯毫不在意地说:“自个家里计较啥嘛。”真不拿自己当外人了,大伯顺手摸出了一支烟,点上美美地吸了一口。
  乔素影连忙去找了一个烟灰缸递给大伯:“大伯,烟缸。”
  大伯还很客气:“不用不用。”随手就将烟灰弹在了地上。

  村长连忙硬拽起大伯:“再晚回去就没车了,房子也看了,该走了。”
  “这就走了?”大伯从沙发上下来,穿上鞋,把吸了一半的烟头扔在了地上,顺边抬脚碾了几下,这才踉跄着往门外走去,在经过隔断的时候,看到一个瓶子很好看,顺手拿了下来了。
  一屋子人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上,这时乔素影父亲最心爱的一件东西。
  大伯却没把它当回事,看完随手往柜子上一搁,结果众人担心的事真的就发声了。
  随着一声脆响,乔素影和母亲的脸色都变得煞白。
  乔素影的父亲愤怒地望着地上的碎片,捂着胸口,脚步有些不稳地转身回了卧房。
  “她爸,你没事吧?”乔素影的母亲慌了,赶紧拿药跟了进去。
  大伯有点清醒,结结巴巴地说:“我,我,不小心,我,不是故意的……”
  乔局长面冷似水,嘱咐老刁道:“把他们送到车站。”

  萧何吏已经由最初的羞愧、难堪、无地自容变成了麻木,甚至与乔家的长辈连招呼也没打就木然地走了出去。
  乔家只有乔素影的一个姑父象征性地出来送了送。
  乔素影心里难受不提,乔玉莹局长也浑身似针扎一般,众人瞟过来的眼神,仿佛都在质问她是怎么把的关?
  乔素影母亲心中的幸福憧憬被击了个粉碎,叹了口气说道:“这孩子看上去还不错,不过这家人……”
  “以后谁也不要再提这个事!”乔素影的父亲怒气冲冲地从屋里走出来咆哮道。
  大家沉默了一会,各自回家去了。
  乔素影的父亲慢慢地蹲下身来,心疼万分地收拾着那些残片,乔素影的母亲怕他被碎片划伤忙拉住了他的胳膊,却被正在气头上的丈夫一把甩了出去,踉踉跄跄没站稳坐在了地上,眼泪顿时流了下来。
  乔素影从没有见到父亲这么生气过,望着愤怒的父亲和伤心的母亲,扑倒母亲怀里哽咽着说道:“爸,妈,对不起,给你们丢脸了,我不再坚持了。”
  母亲爱怜地摸着乔素影的头说:“小影啊,放弃吧,你们不会有未来的。”

  乔素影又想流泪,但她强忍住了,抬起头来笑笑说:“妈,都过去了,真的。”
  父亲拿着那些残片默然回房了,母亲则神情黯然地从包里拿出精心用红纸包裹的一摞钱重新放回了抽屉里,憧憬了多少年的幸福画面,居然是这么个场景。
  本章不显示下一章,请返回目录点击。
  日子如流水,转眼又是一年春暮。
  天渐渐暖和起来,而萧何吏的心依然寒意萧索。虽然没有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的悲凉,却也总是缺少热烈与兴奋。
  订婚那件事后,乔素影远走遥荒,乔玉莹局长受了家人不少埋怨。虽然没有刻意的为难他,但心里对他,说恨,可能多了点,说烦,恐怕是少了点。朱兆强对他一直充满了敌意,自从赵逸云调走后,他完全被排斥在以朱兆强所长为首的畜牧系统以外。

  萧何吏悠悠荡荡无所事事可有可无,几乎没什么变化。但是身边的人变化都很大。
  温叶秋住进了新房,添了个可爱的女儿,升级为父亲。
  陆春晖结婚了,对象还是那个小兰,最近也怀孕了,目前是准父亲。
  陈玉麒没结婚,进入农财科以后,管着涉农的资金审批,尽管决定不了什么,但毕竟农林局几乎所有的资金都要过他的手,权力一下大了起来,包括苏银祥、李善才这些副局长都对他很热情、很客气起来。就连乔玉莹局长对他的态度都有了明显的变化。
  段文胜也快结婚了,对象是当初他救的那位程书记的小女儿,叫程雪馨,很漂亮刁蛮可爱的一个姑娘。在工作上,被分管局长苏银祥委以重任,乔局长对他也是另眼看待眷顾有加。生活中也很美满,对他异常满意准丈母娘尤其对他疼爱和体贴,日子滋润的无以复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