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667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舞池里面的人摇摆到灵魂出窍,啤酒的味道、玫瑰花腐烂的味道、汗味、恣意的荷尔蒙味弥漫在酒吧的每一个角落。哪怕只是坐在最边上的客人,面对桌上的劣质红烛和抢眼的五彩灯光,还有震耳欲聋的音乐,也会按捺不住旌荡的心跳,假装淡定,内心风*!寂寞的人和假装寂寞的人一眼就可以看出来,寂寞的人抱着啤酒乱喝,声嘶力竭地合着DJ乱喊;假装寂寞的人抱着所谓的缘分乱摸,想方设法的找到出现缘分的理由!跳舞的人,专业和不专业,也一眼可以看到!专业的头发飞舞,腰肢乱颤,香水扑鼻,热情似火;不专业的人一直在找鼓点,和熟悉的人在舞池的最边上,眼睛晶亮,四处观察,怕被踩了脚!有钱的人大声呐喊,没钱的人也疯狂尖叫,配合DJ的蛊惑,一直癫狂,忘我!

  酒精麻痹的不是神经,是精神!
  卖花的女人,四处收罗掏钱买浪漫的男人,软磨硬泡,重复使用,反复推销!领舞的女人适时的调动舞池的气氛,把男人们的**和身体都勾引出来!这确实是个发泄的好地方,你可以目中无人的喝酒,不顾一切的摇摆,甚至可以大胆放肆的看、搭讪、勾引你中意的异性!摇曳的灯光把一切都涂上了色诱!这里就是暧昧、猥亵、偷腥、放纵的自由地!你可以把别人给你的伤害报复在这里,你可以把封闭的自我暴露出来,你可以把灵魂丢了,你可以为所欲为,当然你必须要有钱,要舍得!

  大厅里,一曲劲爆的音乐响起,步入舞池的人突然多了起来。一名身穿黑衣的漂亮女孩十分地惹眼,她一进入舞池,吧厅内就传来一阵尖锐的口哨声与欢呼声。
  黑衣女子扭动着妖娆曼妙的身姿,性感而迷人,她的旁边,围着一群年约二十岁左右的男孩,口中不断朝那女子吹口哨或发出尖叫。一名嘴唇红得发亮的紫衣女子,迈着轻盈的舞步穿梭在那些男孩之中,她靠近那黑衣女子跳起了贴身热舞,那紫衣女孩耳朵上吊着两只大大的耳环,舞姿动作极尽夸张,一张俏脸却是风情万种,又引发了人群中新一轮的尖叫**。
  紫衣女子对黑衣女子娇声说:“薛萍姐姐,今天晚上你一来,酒吧的风头都让你抢尽了。”
  黑衣女子正是薛萍,她笑道:“你没看到,那些人全围着你在转呢!”
  紫衣女子向旁边看了看那些围着自己转的男孩,那些家伙的注意力早就从自己身上转移到薛萍那边了,她无奈地笑了笑。退到一旁,安静地看着薛萍。
  薛萍依旧尽情地扭动着自己性感的身材,脸上瞬间恢复到之前的那种冷艳与高傲,她身体里似乎有发泄不完的精力。一曲终毕,她停歇下来,额头上已沁满了细密的汗珠,周围响起了那些男男女女的青年们发出的掌声与尖叫声。
  数不清的鲜花从四处拥簇而来,一个白净帅气年约二十三、四岁的男子,挤开众人,手捧一大堆鲜花递给薛萍。
  薛萍脸上陷入一种茫然之中,她客气而又委婉的拒绝了几个年轻人的邀请,回到了座位上,端起面前的啤酒,一饮而尽,这时候,还是不时有人走到她跟前约她跳舞,被她继续委婉推辞。
  薛萍看着每个失望离开的人的背景,就想起了另一个人,她眼睛不由模糊起来,心像被什么东西撕裂着,她倒满了酒,一杯又一杯地往自己嘴里灌着,萧博翰,他一定在心里瞧不起自己,他永远都不会再来理自己了,是啊,永远都不会了,自己带给了他太多的危害,听说,他恒道集团所有的场子都关门了,这应该都是拜自己所赐了,是自己把他毫无防备的拉进了这个漩涡。
  薛萍叹息了一声,默默的再次拿起酒瓶,却发现有一只男人的手把酒瓶按住了。“我来陪你喝一杯!”一个极富磁性的男子声音在耳边响起。
  薛萍抬头看时,她惊讶的合不拢嘴了,在她面前站着一个自己正思念的人,萧博翰站在自己面前,他没等薛萍招呼,就自己在她的对面坐下,拿起桌上的另一个空杯将酒倒满,头一扬“咕咚、咕咚”地把那杯中酒倒入胃中。
  薛萍呆呆的看着萧博翰,眼中就有了泪水,她不想让自己移动一下眼神,她就这样久久的看着萧博翰,萧博翰浑身上下散发着男性的狂野与力量,他白皙的脸庞泛着淡淡的胭脂红,薛萍瞬间有一种心跳的感觉,她突然感到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一个女人了。
  “我们跳支舞好吗?”萧博翰的眼神滚烫而直白,眼眸中似有一种说不出的忧郁,他将酒杯一推,向薛萍发出了约请。
  如果换作是其他人,薛萍也许会毫不犹豫地拒绝他,而此刻,薛萍被他眼中的隐痛牵动了心事,萧博翰身上似乎有一种不可抗拒的魔力吸引着自己无法去拒绝,薛萍噙着泪水点了点头。
  欢快的音乐声再次响起,薛萍感觉到萧博翰搂在自己腰上的手分外稳健有力,她居然感觉到自己的心莫名地跌宕起伏着。
  随着舞步节拍的旋转,萧博翰矫健的舞姿在闪烁的灯光下异常迷人,那粗重而略带酒精味的呼吸显得香甜而诱惑。薛萍心中又轻轻地颤抖了一下,已经早就绝望了的心田,竟被萧博翰很快又拔得有些荡漾了,她没有了泪水,淡淡一笑,很快将内心的情感藏起。
  旋转的五彩灯光下,俩人翩翩起舞,薛萍粉妆玉琢的容颜,琳珑有致的身材,曼妙的舞姿,令人怦然心动。
  萧博翰已经来了一会了,他为他自己前几天对薛萍的冷漠感到了内疚,几天以来,萧博翰想到了很多,他自己也是一个又深仇大恨的,他可以理解薛萍复仇的艰难和迫切的心情。
  假如自己是薛萍,或者自己也会采用各种手段来报仇的,唯一区别就是薛萍知道自己的仇人,所以他找到了自己帮他报仇,而自己现在却找不大杀害老爹的仇人。
  就在刚才萧博翰在一旁看薛萍跳舞的时候,萧博翰的心便痴了一半,尔后,看到她一杯又一杯以狂饮,似是借酒浇愁,心里面萌生莫名的怜悯,此时怀中搂着一天仙似的薛萍跳舞,萧博翰竟然莫明其妙地有些紧张,手心微微沁出了汗水,先前脸上的阴郁也化开了许多。
  “我来看看你,希望获得你的谅解。”虽然看起来他的脸色微红,浑身透着酒气,可吐字非常清晰,一点也不像是喝醉酒的人。
  “我没有资格来原谅你什么,这句话应该是我对你说才对。”
  “不,我太过自私了,没有体会到你的感受。”萧博翰固执的说,他口中的酒精味很浓,直冲向薛萍鼻息中,薛萍第一次觉得,男人的酒味挺很好闻的。
  “谢谢你原谅了我,但你好像有心事!”薛萍从萧博翰的眼神中,读出了那种隐藏的忧郁。

  “呵呵,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心事或秘密,不是吗?”萧博翰并不直接回答,他搂着薛萍的腰,柔软而有弹性,眼前佳人的身上散发出一种淡淡的玫瑰花香,那种香味,沁入心底,驱散了他最近心中埋藏已久的阴霾,就像一个好长时间生活在阴雨天的人,突然看到了晴空万里,心灵的那种愉悦可想而知。
  日期:2016-06-06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