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665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嫂,我老葛啊,书记在家吗。”
  “葛市长啊,你等下。”
  那单元门就卡塔的一响,开开了,葛副市长“噔噔蹬”的上了三楼,许秋祥家的门也打开了,许秋祥的老婆笑着把他让进了房子。
  葛副市长进来一看,许秋祥正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披着一件外套,也没起身,淡淡的对葛副市长说:“怎么这个时候想到跑我这来了,我这一没好酒好菜,二没美女,你不会走错地方了吧?”

  葛副市长嘻嘻的笑着说:“书记,咱们不能这样啊,刚到市委没多久,就放下挑担,来打我们卖柴的人了,难道我们政府都是酒囊饭袋之徒。”
  许秋祥调侃的说:“嘿嘿,我可没说啊,这是你自己说的,你看你脸,你敢说没喝酒。”
  “喝是喝了一点,不过没喝痛快,来找你聊聊。”
  许秋祥哼了一声:“我又不是你出气的筒子,你不痛快找我做什么,你回家找你媳妇吵去啊。”
  “领导,都是革命同志,你就不能喝我交交心,安慰一下我。”葛副市长也是嬉皮笑脸的开着玩笑,他喝许秋祥那是多年的搭档了,特别是在下班之后,他不太怕许秋祥的,要是在办公室,一般他也不敢什么乱说。
  许秋祥的媳妇就给葛副市长泡了一杯茶,招呼了一声,回到卧室看电视了。
  葛副市长自己拿起了茶几上的香烟,给许秋祥点上一支,自己点上一支,说:“唉,这两天喝酒都没喝高兴,真搓气。”
  “怎么了,谁把你尾巴踩了?”许秋祥随意的回了一句。
  “还能有谁啊,两天喝酒都遇上华子建了。”葛副市长很不满的说。
  许秋祥就笑了:“看看,我没说错吧,你们政府每天都是莺歌燕舞吧。不过我的说你几句啊,老葛,此一时彼一时,这个华子建过去虽说是你的下架,现在人家既然主持了政府的工作,你就应该好好的配合,柳林市搞不上去,不是他华子建一个人挨板子,你,我都是跑不掉的,不要整天的小肚鸡肠,老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
  葛副市长叹口气说:“这我当然心里清楚啊,我该配合的工作也在不断的配合着,我也不是傻子,不会拿工作的事情刁难他。”
  “这不就结了?你要真的抱着这个思想,工作就好办多了,你也不会因为见到他心里就别扭,要自己学会调节自己的心态。”

  “我不是因为遇见他生气,我是生别人的气。”葛副市长气咻咻的说。
  许秋祥很好奇:“别人?谁啊?”
  “江卓啊,这人连续两天都在宴请华子建,我不知道他按的什么心思,他到底想做什么?”
  许秋祥也愣了一下,不要看他嘴上在批评葛副市长,希望葛副市长喝华子建好好的配合,他心里其实对华子建也是很不以为然的,这小子上的太快,而且很难把握,在很多时候,自己是看不透他的,总感觉华子建和自己并没有同心同德。

  许秋祥想了一下说:“也可以理解吗,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谁不想找棵大树好乘凉啊。”
  葛副市长说:“别人去拍华子建我可以理解,但江卓这样做就有点过了吧,毕竟这些年你我没有少照顾他,他现在见风使舵,变得也太快了。”
  许秋祥貌似很大度的笑笑说:“也许你想多了,他们就是很平常的一起吃个饭,未必会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我到也这样希望啊,但你知道吗,昨天我明明见他和华子建在白金大酒店吃饭,我亲眼看到的,也听到他那破铜烂铁的声音在包间里奉承华子建,后来你猜怎么样,我给他打电话过去,他竟然厚颜无耻的说自己在公丨安丨局值班,你说他要心里没鬼,他至于骗我吗?”
  “这样啊。”许秋祥也皱起了眉头,这个问题最近也一直缠绕着许秋祥的,他也看出了一些苗头,那些过去不得势的,还有喝自己关系不是很牢靠的人,最近都有向华子建靠过去的迹象了,长此以往的发展下去,对自己很不利。
  江卓虽然手上还没有太大的权利,但他应该是早在柳林市都人尽皆知的属于自己这个派系的人了,万一他真的投靠了华子建,会起到一个很不好的示范效应啊,这个风是应该杀一杀。
  许秋祥冷冷的摁熄了手中的香烟,看着葛副市长说:“你找个机会敲打敲打他,让他知道一下,继续下去对他没有好处。”
  “嗯,我刚才也这样想呢,就拿前些天那个揭发他的材料作为一个契机,让他明白,不要以为投靠了华子建,拍拍华子建的马屁就万事大吉了,我们是一样可以让他下去的。”
  许秋祥就没有接葛副市长的话,他低头端起了茶杯,轻轻的,象征性的吹了吹杯子里本来并没有的浮茶。

  葛副市长知道这是让他告辞的信号,他就连忙站起来,客气几句,离开了。
  第二天一早,葛副市长刚在办公室坐了没几分钟,就拿起了桌上的电话,拨通了江副局长的座机:“江局,我葛啊。”
  那面江副局长就谦恭的问了一声好。
  葛副市长说:“你最近忙什么呢,昨晚上本来想找你出来谈谈,又怕你工作忙?”
  “昨晚上啊,我在公丨安丨局值班呢,哪都没去。”江副局长昨天倒是真的在公丨安丨局值班的,不过可惜葛副市长已经不相信了。
  所以葛副市长就冷冷的说:“值班啊,你也应该抽点时间好好想想你存在的问题,上次那个揭发材料昨天许秋祥书记又提起了,问我们这面的处理意见,我都不好给他回答,你说说你,一天干的都是些什么乌七八糟的事情,马上就是两会了,我看你真的是不想好好工作了。”

  江副局长一听,心中就惶恐起来,虽然自己也算是许秋祥的人马,但官场上,放弃和出卖那是天天发生的事情,自己怎么就能保证许秋祥和葛副市长保自己一辈子呢。
  他就忙说:“葛市长,这事情真的就是个诬陷啊,我这人你还不知道,我们过去天天在一起,我有个什么动向肯定瞒不住你的,你就帮帮我,给许书记解释一下吧。”
  这话本来也属正常,但听在葛副市长的耳朵里就有问题了,什么我们天天在一起,还你的动向瞒不住我,你小子是想说我什么事情你都知道吧,想要用这个来要挟我?我看你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葛副市长就冷淡的说:“反正你自己想好,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有时候一步错会步步错的,你好自为之。”
  挂断了电话后,这江副局长半天都没有回过味来,什么意思啊?葛副市长今天说的话有点怪怪的,不会真拿自己那件事情认真吧?不行,自己要赶快找下爱丽,把萧博翰那房子退了,不能留下后遗症来,女人天天有,但权利不能一天无。
  不说他慌忙的处理起那些花花草草的事情,且说华子建在这个早上也是起来的挺早的,他带上一些人,到各处去看了看,这几天几乎恒道所有的场子都关门了,他们在街面上也看到了一些史正杰的手下在扬威耀武的晃悠在自己的地盘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