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02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是这些人,创造了当今江湖的格局,而他们,也成长为能够左右天下大势的一帮猛人。
  可以这么说,天下十大里面,我们这一伙人有五个的实力能够入选其中。
  闻铭我不太清楚,至于威尔,这个被欧美老外誉为“血族大帝”的老大,拥有着难以想象的实力和势力,只不过……
  他不是咱们国家的人。
  所以算不进来。
  就是这样一帮人,此刻却像最普通的那些年轻人一般,为炉而坐,吹牛打屁,十分轻松。
  我和闻铭被他们特地安排在了一块儿,一开始的时候还有些尴尬,不过随着话题的展开,我与闻铭单独又喝了好多杯酒。
  这酒劲儿一上来,顿时陌生感就降低了许多,闻铭跟我两人单独聊起天来,简单地聊了一下这些年来的经历,然后又转到了小时候的日子,讲到了我们两个以前在亮司村里的时候,一起上山砍柴,下河摸鱼,去村口王老二家的瓜地里面偷西瓜,又聊到了读书时的那些同学和老师……
  闻铭告诉我,说还记得牛娟不?
  我说当然记得了,怎么会不记得呢,长得不太好看,不过人挺好的,还是我们班里的劳动委员,对吧?
  闻铭说对,就是她,后来她跟了我……

  啊?
  我愣了好一会儿,赶忙说不可能吧,你们……
  闻铭瞧见我误会,赶紧跟我解释了好一会儿,我才知道牛娟原来是出了意外,结果给闻铭救了,成为了他的后裔。
  闻铭告诉我,说牛娟现如今在西南一带,帮他做事,不过也有自己的事业,混得是风生水起,还算不错。
  但不管如何,血族与普通人,到底还是有许多不同。
  正因为这件事儿,使得闻铭痛下决心,跟过去的往事说再见,所以这才有了后来一直没有回家的那些事情。
  他不想连累到别人。

  我也跟闻铭聊起了一些同学的境况,譬如向立志啊、秦观啊、李海啊等人,另外还特别提到了许智华,说我上一次碰见她,她还一直追着我问跟你有没有联系呢,如果有的话,请一定要转告她——看起来人家似乎对你还念念不忘……
  闻铭笑了,说哎?我记得许智华不是你以前的暗恋对象么?
  我连忙摆手,说别,哥们儿现在有女朋友了,你呢?
  闻铭听到这个,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说一言难尽,这个以后再说……
  我正想八卦一下,没想到对面的杂毛小道突然大声说道:“这样不好吧?到时候要闹起来的话,那可真的不好收拾呢……”
  酒喝到这个时候,大家喝得都有些高了,虽然说凭着我们这些人的修为,劲气一驱,酒意顿时就消失一空,但这样弄,反倒是没有了饮酒的乐趣。
  所以大家都没有刻意用修为去弄这事儿,反倒是喝得自在飘然。
  事实上,当今之世,能够凑到这么一伙人在这里吃涮羊肉火锅,还真的是难得。
  我喝得有点儿多,又一直在跟闻铭聊着天,就没怎么注意陆左他们在说什么,杂毛小道这么骤然一提音,我顿时就转过了头去,想要听清楚他们在说什么,却没有想到陆左在旁边微微一笑,说这事儿呢,想来想去,还就得是我们来做。
  杂毛小道说你确定了?

  陆左拿起一根筷子,敲了敲铜火锅的边缘,然后用小调唱了起来:“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王明、杂毛小道和威尔等人轰然大笑了起来,说别在这儿拽文了,弄得好像谁不会似的。
  威尔也是喝得有点儿飘,也拿筷子敲起了碗儿来,一边敲一边拽了一大段的英文,抑扬顿挫的,弄得大家都傻了眼,陆左也愣了,说说的是什么鬼啊?
  威尔一脸诧异,说莎士比亚的名著,你们居然不知道?
  陆左说鬼知道你什么莎士比亚呢。
  威尔说我们西方也是有文化的好吧,别在我面前表现,莎士比亚的二十一部剧,我都能够倒背如流……
  陆左翻白眼,说我懒得跟你这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不死比这个。
  他们一番打岔,倒是让我忘记问之前讨论的话题。

  随后又是喝酒,他们备的酒是陶缸,拿瓢舀的,真的是放开肚皮来喝,吓人得很,喝到后面的时候,我都有点儿犯晕了,说不行,再这样喝下去,我要吐了。
  迷迷糊糊之间,有人扶我上床,然后把我往里面一挤,那人自个儿也爬上了来。
  我一开始还有些惊讶,睁眼过来,瞧见是闻铭,不过他倒也老实,转过了背去,我懒得再理会,也睡了过去。
  一夜无梦,第二天早晨我起来的时候,有些头疼,勉强爬起床来,闻到自己一身酒味,自己个儿都有些恶心,再瞧旁边,闻铭倒是穿着睡衣,弄得整整齐齐的,比我这惨模样儿好了许多。
  我推了闻铭一把,说洗手间在哪里?
  闻铭睡意正浓,指着角落,说那儿,这里是改造过的,每个房间都有独立的卫生间。
  我下了床,扶着头,走到了卫生间旁边来,却听到有一东西朝着我这儿飞来,我顺手抄了,却是一个纸袋子,躺床上的闻铭说道:“这是我让人准备的,你洗个澡,顺便把那一身换了——说实话,你这一身挺难闻的……”
  呃?
  我朝着他竖起一根中指,说得了吧,当初读书的时候,我们去网吧包夜,你们几个跑我宿舍睡的时候,可没这么讲究。
  闻铭听了,哈哈大笑。

  我进了洗手间,又闻了闻身上,一股酒臭味,衣服也发了酸,赶忙脱下来,在淋浴间里冲洗了一下。
  瞧见托盘上面的肥皂,我有些心惊,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菊花,想着还好,闻铭那小子应该没有这个爱好,我昨天晚上,好像也没有什么感觉,应该不会……
  收拾妥当,我换了一身运动装出来,闻铭也起了床,进卫生间去。
  我隔着门,说他们人呢?
  闻铭说昨天都喝高了,估计还睡着吧?你去看看。
  我点头,推门而出,来到了堂屋,瞧见收拾整齐,估摸着我们这里除了昨天吃饭喝酒的几个大老爷们,应该还有其他人,要不然不会这么整齐的。
  我走到院子里,瞧见都没有人,也不着急,在院子里练了一会儿功,头顶冒汗,热气腾腾。
  一套动功练完之后,还是没有人出来,我有些意外。

  这时闻铭也出了房间,瞧见院子里就我一人,说啊,其他人呢,还没有醒么?
  我说不可能吧?
  说这句话儿的时候,我的脑子突然一动,心中咯噔一下,说糟糕,今天是那个什么授衔典礼,这会儿几点钟了?
  今天是之前约好的授衔典礼,天下十大里面,陆左、王明和屈胖三名列其中,需要去白云观那边接受册封,据说这一次会搞得挺大的,至少比起第一届来说要隆重许多。
  在此之前,组委会三番两次的派人过来确认过的,而陆左也是答应得头头是道。
  如果这个时候迟到了,大家都会难看。
  日期:2016-10-13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