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28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要不是你们开篇在先,我怎么能知道你们成天姐呀弟呀的称呼呢?其实我也就是‘狗尾续貂’而已,只是替她问了一些心里话罢了。”郑志武“嗤笑”一声,“又失落了吧?也是,本来是对师姐的甜言蜜语,结果却被人家男人看到了,能舒服才怪。你觉得不舒服?其实不舒服的是我,是我,你知道吗?”
  哦,楚天齐已然听出来了,原来这两次短信,都是周仝发的前几句,然后有事走开了。结果这个男人就悄悄拿起妻子手机,发了后面那些无聊信息。没想到这个壮实男人,竟是这么一个小肚鸡肠的人,竟会干出这种小人勾当。楚天齐不禁火起:“郑志武,你可真够卑鄙的。”
  “什么?我卑鄙?这话说反了吧?我可是受害者。”郑志武再次手指对方,“跟别人老婆一同偷偷到市里,别人老婆背着丈夫给买衣服,跟别人老婆‘姐呀弟呀’打情骂俏,在特殊的日子和别人老婆短信传情。你说,到底谁卑鄙?”
  楚天齐“哼”了一声:“亏你还是武警营级干部,看问题竟然这么狭隘,竟然这么龌龊。郑志武,你今天叫我来,究竟要干什么,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些无聊的废话?”
  “姓楚的,我就是要告诉你,当官就好好当,多为老百姓干点实事,别整天盯着身边的女人,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你和别的女人怎么样我管不着,可你不能碰我的女人,你最好离她远点,否则有你好看。”郑志武一副威胁口吻。
  “要我好看?你想怎样?”楚天齐站了起来,“要不是看在周仝面子上,就冲你刚才说这些话,我早对你不客气了。”
  “老子不领情,那是我的女人,还用你给面子?我还告诉你,要不是丢不起这个人,我早就对你出手了。”郑志武说到这里,咬牙道,“别把老子逼急了,逼急的话,这脸面我也不要了,非让组织上好好查查你这个花局长。”

  “凭什么?就凭你的猜测,你以为别人也是白*痴?”楚天齐嗤之以鼻。
  “没做几天丨警丨察,这反应倒是够快的。我知道,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以为我没证据。告诉你,证据我都准备妥妥的,想收拾你那是易如反掌。只是我一直不忍心小仝受到伤害,你别以为我怕你。”郑志武再次用手点指对方。
  楚天齐心中一凛:这家伙要做什么?要向纪委捅我?转念一想:我怕你不成?我们之间又没什么。他沉声道:“郑志武,我不希望无事生非,不愿意别人给我泼脏水,但我并不怕你的威胁。如果你觉得自己占理,如果你觉得有必要,完全可以使出你的手段。”
  “妈*的,你以为老子不敢,竟然逼老子?”郑志武说着,毫无征兆的挥拳过去,“先揍你一顿再说。”
  “姓郑的,你想动手?也不掂量掂量。”楚天齐嘴上回话,却没误了躲闪,对方拳头几乎擦着衣服滑过。
  “咣当”,一声响动,一个人冲进来,一把拽住了郑志武:“住手。”
  “你……你来干什么?”郑志武回身怒道。
  来人随手关门,一拳打在郑志武胳膊上:“混蛋。”
  郑志武圆瞪双目:“好啊,你胳膊肘往外拐,你倒贴……”
  “郑志武,你混蛋,你看看这是什么?”来人说着,把一个手提袋放到桌上。
  “你……”郑志武喊了一嗓子,还是走过去,拿起了桌上的手提袋。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郑志武的妻子,楚天齐的党校同学——周仝。周仝看着楚天齐,长叹了一声:“哎。”
  楚天齐也只得无奈的摇摇头。
  此时,郑志武已经拿出了袋子里面的东西,一个笔记本,一个相机,还有两张大小不等的纸。他拿起相机,回头看着周仝:“你动我东西?”
  周仝质问对方:“谁动谁的东西了?啊?你用我的手机偷发短信,还把你的那些混帐话拍下来,你想干什么?”
  郑志武:“你……我那是搜集证据,我现在证据确凿。”
  “证据?好啊,那我倒要去问问你们首长,一个营官冒充妻子用手机发胡话,然后再拍下来,这算证据确凿还是造假诬告?”周仝嗓音沙哑,“怪不得你总鬼鬼祟祟的,怪不得我手机刚才无故关机,怪不得包里的东西经常变换位置,怪不得买衣服小票和**不翼而飞,原来都是你这个内鬼,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没想到你竟然这么无……”周仝没有说出那个“耻”字,就此打住了话头。
  郑志武并不领情:“你是想说我无耻吧?我不否认,我这办法是有些不够光明正大,不过我这也是被逼的,我总不能捉……那么在床吧?那我也太那个了。你要是心里没鬼的话,为什么要偷看我的照相机?”
  “偷看?我还没那么无聊。你自己做了亏心事,反来诬赖我?”周仝气极反笑,“不知道是谁,干了见不得人的勾当,匆忙忙把相机藏到被子里。等我铺床一抖被子,相机就掉到了地上,在检查相机有无故障的时候,才发现了某些人的卑鄙伎俩。”
  “既然你已看到,那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为什么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为什么要让第三者插足,为什么要引狼入室?”郑志武说的振振有词。
  “放屁,你看看这个。”说着,周仝上前一步,拿起笔记本,摔在郑志武身上。
  郑志武想要推开妻子的手,但最终还是气呼呼接过笔记本,冷哼一声,没好气的翻开。灯光暗淡,他就把笔记本举起,捧在眼前,看着上面的内容。
  忽然,郑志武看了妻子一眼,又快速翻了后面几页,然后抬起头来,说道:“你上面写的是真的?你真把他当成了你哥哥?”
  周仝没有看着郑志武,而是自顾自的说:“我哥哥才三十二岁,正是人生最好的青春年华,就那样惨死了,连个尸首都没留下。哥哥牺牲后,我经常做噩梦,梦到哥哥扛着越狱犯跳下悬崖的情景。就是惊醒了,脑子里也是回荡着那巨大的爆炸声。后来爸爸也出车祸去世,当时爸爸整个身体都断了好几截,连**也出来了。
  从此我成了孤儿,虽然叔叔婶婶对我很好,可我还是挥之不去对爸爸和哥哥的思念。我发誓要替爸爸报仇,要找出幕后凶手,要完成哥哥未竞的事业,要做一名刑警,可叔叔死活不同意,为此我们还冷战了好长时间。虽然后来和叔叔的关系出现了缓和,但我报仇的念头一直还在,一直还想进到刑警队。
  在省委党校快毕业的时候,叔叔终于同意考虑调我进刑警队,叔叔之所以同意,主要还是楚天齐在中间帮我做了工作。楚天齐当时替我说话,可能只是尽同学本分,但我却十分感激他,也觉得他身上有哥哥的影子,因为我哥以前就特别支持我做刑警的想法。也是造化弄人,后来有了宝宝,我做了母亲,只得暂时放弃做刑警的机会,但这个愿望一直还在。
  日期:2017-05-04 06:1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